第二十九章:多出来的山洞
    听老鬼说,起先满清确实征用过学校后面的后山,只是知道干什么用的人却没有几个。

    但是老鬼就是本地人,说是老早就在这里了,道行也有几百年了。

    要是好好修炼,早就成了气候。

    但鬼各有志,老鬼就喜欢游历人间,成不成气候都不在意。

    话还要从满清刚刚入关的时候说起,当时的老鬼刚死不久,因为舍不得自己的家人,便流连在人间到处徘徊。

    那一年老鬼听说儿子被满清的官兵强行拉走建造什么工程,便找来了后山上面。

    但老鬼没找到自己的儿子,倒是看到一男一女两个满清的权贵下葬到这个大山里面。

    当时的墓主人身份没人知道,墓葬的规格不是很高,也没有墓碑以及墓志铭,这便让老鬼奇怪。

    老鬼说他也只是知道这些,看见两口大红的棺材而已。

    墓门封闭之后老鬼想进去看看,但墓穴的门口用阴阳镜和八卦阵镇住了,使得一般的鬼魂还不等靠近就望而生畏,也自此便没有什么鬼魂在敢靠近。

    后来过去了几百年,老鬼说他偶尔也到后山上面去游荡,但是奇怪后山上面越来越多的洞口一个多过一个。

    他也说不清楚那些洞口是后来什么人弄上去的,但每次他去都能感受到一股阴寒之气从洞口里面冒出来,只有那个墓室的墓门,也在日月种渐渐改变的方位。

    直至今天,老鬼说再也分不清楚具体的方位了。

    但是老鬼说后山上面肯定有什么厉害的东西,要不然每逢月圆之夜,但凡是踏进后山的鬼魂,都是有去无回的下场。

    几百年了,几乎都是如此。

    听老鬼一说,我倒是奇怪起来,老鬼说的大红棺材,分明就是欧阳漓的那口棺材,但老鬼说有两口,还是一男一女的,但我为什么只是见到了一口。

    要是有两口,我不可能只看到了其中的一个。

    仔细的回想欧阳漓墓穴中的那口大红棺椁,明明就摆放在墓室的正中,要是还有其他的棺椁,应该有位置才对。

    还是说,另外的一口棺椁根本就不在欧阳漓的墓穴里面。

    周围还有什么墓穴是挨着的?

    老鬼说完跑去又吸了吸香烛,而后一溜烟跑的没影了。

    我和欧阳漓以及宗无泽相互看看,三个人都沉默起来。

    这时候,叶绾贞的晚饭做好了,这才一起吃了饭。

    吃过饭各自回去休息,我刚刚踏入房门便觉得不太对劲,结果一转身便看见一只穿着旗袍的女鬼在我眼前晃荡。

    看我看她,忽然做了个鬼脸,伸长了舌头,披散了头发,朝着我张开血盆大口,伸着是个长指甲,要吃我的样子。

    我不由的一声叹息,住在这里,要是没有一点神经质,早晚也是要给吓出神经质的。

    看看女鬼,我摇了摇头,告诉她:“你的胸破了!”

    听我说女鬼一愣,低头看了一眼,两个硕大胸脯果然破了出来。

    女鬼忽然不好意思起来,朝着我笑了笑:“我整理一下。”

    我看看女鬼,回去坐下了,靠在一旁看着女鬼把衣服给弄好,又把头发绑到脑后。

    女鬼觉得好了,飘到我面前,问我:“你有阴阳眼?”

    完全没听女鬼说什么,我抬起手戳了戳女鬼的大胸脯,我本来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大。谁知道我刚刚碰上,便听女鬼啊的一声刺耳尖叫,一股黑烟冒出,人便消失不见了。

    吓得我忙着从床上起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跟着我睡觉的房门被人推开,叶绾贞和宗无泽从外面进来,一起的还有那只被我戳了胸的女鬼。

    反观那只大胸女鬼,我一下沉默了。

    女鬼左边那只大胸此时饱满丰盈,右面的那只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又干又瘪。

    好看的脸也有些阴呼呼的,此刻正大眼睛十分气愤的瞪我。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我没干什么,就是碰了一下。

    “你是驱鬼师的后人,一般的鬼都会被你伤到。”宗无泽解释,我则朝着女鬼走去,女鬼一看我过去,吓得躲到宗无泽的身后去了,双手握住宗无泽的肩膀,躲在他身后不敢出来见我。

    我此时才发现一件事情,我的身体鬼魂不能碰,为什么宗无泽就能碰,他也是驱鬼师。

    “你怎么她能碰?”我奇怪的问。

    宗无泽回头看了一眼:“我和你不一样,我能控制,你控制不了。”

    我似乎明白一些,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欧阳漓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也走了进来。

    “没事了,都休息吧,你跟我来,我帮你修复一下,还有你们,以后记得不要随便靠近小宁。”

    宗无泽转身走了,我抻长着脖子看了一眼,没看到宗无泽,倒是看见欧阳漓了。

    不过欧阳漓看我始终是那种冷冰冰的眼神,好像上辈子我和他就有恩怨没了清,看我他总不顺眼。

    还是叶绾贞好些,对我总是那么好。

    “小宁,睡吧,明早还要去后山呢。”叶绾贞交代了才走,等我答应完欧阳漓也转身回去了,我这才去关门回去睡觉。

    躺下了便把眼睛给闭上了,结果眼睛刚刚闭上,眼前又是一阵天昏地暗,跟着我便已经离开去了欧阳漓的门口。

    站在欧阳漓的门口我左右看看,心想着不对劲。

    周围一个人影一个鬼影都没有,说明我又开始做梦了。

    于是我掐了自己一把,结果疼的我哇的一声,眼泪没出来。

    这么真实的梦还是第一次发生,果然是被鬼糊弄了。

    正想着,欧阳漓的房门呼嗒一声开了,分明要我进去的意思,我抬头便看见从床上坐起来的欧阳漓。

    此时,欧阳漓的裤子还没脱下去,身上一件白天穿过的衬衫敞开着,露出雪白的一片肌肤。

    我也是到此时才发现,欧阳漓也长了衣服好身板。

    看见我欧阳漓的目光一沉,我想转身回去,结果身体却不受控制,迈开步竟走了进去。

    进门身后的门便关上了,跟着咔嚓一声门闩插上。

    回头我还看了一眼,确定是插上了。

    转身目光落在欧阳漓的身上,脸上一红一白的,我说:“你要不愿意,你跑吧。”

    欧阳漓微微一愣,看着我问:“为什么会这样?”

    我低头看看正一步步朝着欧阳漓走去的双脚,抬头看看他,回答:“我说我不知道你信不信?”

    欧阳漓没说话,看着我坐到了床上,而后他便抬起手将我的下巴搬了过去,我能感觉到欧阳漓并不愿意,但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

    跟着欧阳漓的嘴唇便覆了上来,将我推在床上,推倒前欧阳漓的额头密密麻麻的冒着汗,他竟然还问我:“谁在我身上?”

    我努了努嘴终究是没说。

    事已至此,他非要这样我也没办法。

    看着欧阳漓,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长发披肩的欧阳漓,看他桃花眼正媚眼如丝的看我。

    闭上眼,欧阳漓掀开了我身上的衣服,低头亲着我,结果这一夜又是活色生香。

    一觉睡醒,一道光打在我脸上,我这才疲惫不堪的从床上起来,被折腾了一个晚上,根本我就没有力气。

    奈何今天要去后山,我是说什么都要跟着一块去,不然真出了什么事情,我担心我的小命也要不保了。

    起身下床我去了外面,洗洗漱漱去餐桌上等着吃饭,结果没多久欧阳漓便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一出来欧阳漓便朝着饭桌上看来,明明就是衣服平平淡淡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但我总觉得他是在找我。

    问题是他找我干什么?他又什么都不记得。

    与我比,欧阳漓神清气爽,看着他都比昨天精神,越发的脸色红润,喝了十全大补汤一样。

    而我则睡眼惺忪,看着他出来便打起瞌睡。

    欧阳漓走来便坐下,继而朝着我看了一会,我也着实有些累的喘不上气,趴在桌子上呼呼的睡了过去。

    叶绾贞走来推了我一下,叫我起来吃饭,我半天才睁开眼睛看着叶绾贞,抱着小碗吃了一口饭。

    “小宁,你怎么了?”叶绾贞问我,我这才说:“昨晚做了个梦,没睡好。”

    听我说欧阳漓吃着饭不吃了,我也没怎么理会,估计他是没有梦见什么,就是梦见也都忘得干干净净了,要不然怎么那么坦荡的看我,人也那么精神。

    在看看我,明明就是个吸了大烟的大烟鬼。

    听我说叶绾贞也不在多问,倒是说起上山的事情。

    今天是周末,宗无泽打算到后山找一天,如果找的到,我们晚上就进去。

    见我不说话,宗无泽便以为我很同意这件事情,吃过饭便带着我们出发了。

    上山的路本来就不远,所以这一路我们走着过去。

    但他们三个都好,唯独我,有些力不从心,走一步喘一步。 睁眼撞鬼:

    “贞贞,我歇一会,你们先走。”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坐在一边的大石头上面和叶绾贞说,前面正走着的宗无泽和欧阳漓此时才朝着我看。

    “贞贞,你留下照顾小宁,我和欧阳先去看看,一会汇合,有什么事情放信号。”宗无泽吩咐完打算走,叶绾贞也答应留下来要照顾我。

    就在此时,欧阳漓走了过来,低头看着我说:“不用了,我抱着她走,不然太耽误事了。”

    弯腰欧阳漓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也不问我愿不愿意我便被欧阳漓抱着上了山,这才知道,欧阳漓竟是个大力神,抱了我一路竟然连口气都没喘过。

    到达山顶欧阳漓将我放下,低头看了我一眼,深邃的眸子一抹不悦,我便想,也不是我让你抱得我。

    欧阳漓没有理我,继而看向山上一个连着一个的山洞。

    而我这时才突然发现,山上的山洞竟多了很多个,根本不是原来我离开时的那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