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第二只眼
    看到那东西跟着宗无泽和叶绾贞去了,我便有些担忧。

    等人走远了我拉着欧阳漓朝着宗无泽他们身后跟去,至于另外的一个洞口,回来了再去看也是一样。

    被我拉走欧阳漓竟丝毫没有反驳,我拉着他他便跟着我走。

    许是他也觉得害怕了,所以不想分开吧。

    走了一会,墓道上面渐渐宽敞起来,但周围明显感觉不到有什么东西的存在了。

    又走了一会,前面看见一个更大更宽敞的墓室。

    墓室里面看见一些陈列的随葬品,倒是没看见叶绾贞和宗无泽,没想到他们两个走的这么快,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一进墓室我便被墓室里的随葬品吸引住了目光,不由得松开欧阳漓的手朝着那些随葬品走去。

    我打算看看都有什么,要是这里没有什么鬼魂游荡,带出去一两样,说不定能卖上好价钱。

    见我走了过去,欧阳漓转身朝着墓室里面看去,观察四周围的格局。

    随葬品没什么特别的,像是被盗墓的光顾过了,之前的东西都被盗空了,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看看没什么,我起身站了起来,走去欧阳漓的身边看他。

    他也看了我一眼,没什么看向墓穴里面另外的一个墓道口,我站在那里看看,和我们进来时候边上要去的那个墓道口一个位置。

    “这是右边的那个。”我不是问,是已经断定。

    欧阳漓也没说什么,看了我一会。

    接下来我和欧阳漓又朝着里面走了一会,里面好友一个墓室,但里面同样什么都没有,同样也是给盗墓的光顾过来。

    对此我表示十分的失望,这么繁复的一个墓室,竟然什么都没有。

    终于走到了尽头,欧阳漓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我离开。

    但离开我们便开始迷路了,在墓室里面绕了一圈又一圈的也出不去。

    这时我才知道,我和欧阳漓是走入一个迷宫了。

    欧阳漓看了看周围,把身上的指南针拿了出来,我看看他那个指南针,实在是没想过靠这个东西就能走出去。

    但过了没多久,我和他竟然顺着墓道走了出去。

    到了最后的一个墓室了,我看看地上摆放着的东西,确定来过,不禁欣喜若狂起来,抬头看了他一样,但他那张脸着实冷冷冰冰,看不见什么温度。

    比起另外的一个欧阳漓,简直天壤之别。

    正要出去,背后袭来一阵阵阵寒气,转身我朝着身后看去,身后竟是一身大红衣裳的欧阳漓站在那里,于是我便愣住了。

    欧阳漓此时也转身看着对面的那个人,不由的也是一阵意外,而后朝着我看了一眼,似乎很是吃惊。

    但我此时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反倒是奇怪的问对面那个媚眼如丝的欧阳漓:“你怎么出来了?”

    算算日子,今天才六月初几,他怎么就出来了?

    听我问,欧阳漓勾起唇笑了笑,继而迈步朝着我走了过来,一边的手端着,一边的手垂着。

    看欧阳漓过来,迈步我也要过去,却给身边的欧阳漓一把拉住了手腕,将我朝着身后拉了一把。

    “你是什么东西?”欧阳漓的声音有些冷冰,我看他一眼。

    他果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连他自己都不认识。

    只见对面那个欧阳漓眼角余光扫了身边的欧阳漓一眼,不理他抬起手给了我。

    我望着那只手,刚想要过去,便给身边的欧阳漓拉住了。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马上现形,冒充别人有什么意思?”说话的时候只见欧阳漓把画符的那只手抬了起来,结果只是朝着对方亮了亮,对面的那个欧阳漓便吓得魂不附体,快速的向后退了几米远,而我这时候才看清,对面竟是一只半面脸的女鬼。

    到也没有多少吃惊,但还是有些奇怪,对方怎么知道欧阳漓的样子。

    对方现了形,欧阳漓马上拉着我朝着对方走,对方一看欧阳漓来势汹汹,忙着后退想要逃跑。

    但她还不等跑,我便紧闭双眼,已然催动了念力。

    之后便听见凄厉的一声鬼嚎,等我再睁开眼睛,那只半面妆的女鬼已经魂飞魄散了。

    其实我也不想杀她,但她要害我,也就怪不得我了。

    低头我又看看自己开始躁动的黄花梨木手串,一阵躁动不安之后,果然睁开了第二只眼睛。

    与此同时,宗无泽和叶绾贞也从对面的洞口中走了出来。

    看到两个人我便也放心了,但我并没把手串拿出来给宗无泽他们看,归根究底人家的宝贝法器一个多过一个,我这点小伎俩拿出来给他们看,也只有让他们笑话的份。

    见我们都相安无事,宗无泽才说,他们遇上了两只小鬼,一只大鬼,但都不是什么重要的鬼,所以这趟我们算是白来了,并没找到那只所谓的满清女鬼。

    既然没找到,我们也只好回去,但回去的这一路上欧阳漓都十分的安静,直到我听他说,他在洞里面看见的是只女鬼,我这才把眼眸落在他身上。

    怎么我看见的是欧阳漓,他看见的是只女鬼?

    下山天也黑了,明天我和叶绾贞要上课,宗无泽和欧阳漓也要授课,我们便在学校的门口分了手,我和叶绾贞回去学校的寝室那边,宗无泽和欧阳漓去他们在学校里的住处。

    我和叶绾贞回到学校已经错过了晚饭的时间,食堂早就关灯了。

    两个人只好泡了两桶泡面,吃了泡面我们也累了,特别是我,本身晚上就没休息好,折腾了一个晚上,又在山上找了一天的鬼,吃过泡面我说累了,便爬到了床上去休息。

    许是我真的累了,躺下之后竟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早上起来整个人神清气爽,舒服的不行。

    早课是欧阳漓给我们上,我坐在下面听的十分专心,这才知道,欧阳漓果然是个不错的老师,他讲得课就如同他的人一样,叫人记忆深刻。

    下课我直接便走了,欧阳漓都走了,我们这些学生要是不走,留下来还干什么。

    但我刚刚出去,就听有人说,学校里昨天晚上死人了。

    一听说学校里面死人了,谁不是过去听听,于是我也过去跟着听了听,这才知道,是真的死了个人。

    是个男同学,二十二了,长得不错,而且很花。

    听说他死了,都没多少人觉得惋惜。

    二十二岁,竟然就没有一个人可怜他的。

    但是说来也真是奇怪,这人死的很是蹊跷。

    听学校里面的学生议论,昨天还看见这个男生好好的,结果早上起来就死在自己寝室的床上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学校没敢声张。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才一天不到,就马上有人知道死了一个人。

    听他们说是个抬着出去的,而且死相很是恐怖。

    至于怎么个恐怖法,也都是大家说的一个人说一个样了。

    有的说是马上风死的,有的说是吓死的,有的则说是心脏病死的。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听了一会,越听就玄乎,我就不听了,转身打算回去,一转身看到站在身后的欧阳漓了。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打算给他让个地方,谁知道他非但没有理我,反倒是专注起对面说话的几个人。

    可惜这几个人死到临头的还不知道,竟然一点没察觉班主任就在他们面前。

    等他们说完了,欧阳漓也开口说话了。

    “这么愿意说,去办公室里说吧。”

    说完欧阳漓走了,转身的那一刻,我仿佛是看见了一根木头在我眼前晃荡,那感觉比看见鬼魂还要可怕!

    欧阳漓走了我也就回去了,下节课是历史课,也就是宗无泽的课。

    从我来了开始,我就没有见过宗无泽给我们这个班的学生上过课,所以我也没指望什么。

    欧阳漓走了,我便也回去寝室那边了,打算睡一觉,却看见叶绾贞从寝室里面出来,我这才想起来,叶绾贞第一堂课根本没上。

    “回来了?”叶绾贞见了我便问,手里握着罗盘,我没答应问她干什么,叶绾贞这才说,昨天晚上死人了,死的有点蹊跷要过去看看。

    我心想,果然我没猜错,宗无泽就没给我们上课的意思。

    寝室没去,我又跟着叶绾贞去了学校下面的医院。 http://

    我们这里的医院,离着学校有段距离,要是平走,走半个多小时。

    倒了学校外面叶绾贞也不多说,带着绕来绕去的走的都是小路,但小路比较快,半个多小时的路,我和叶绾贞没用十五分钟就到了。

    但当我们倒了,欧阳漓和宗无泽两个人也到了。

    我们门口见得面,我就知道肯定不是我们两个,见面也没多说,只是我总觉得欧阳漓打量我的眼神不太对劲。

    虽然只是随便扫了我一眼,但我每次看他都觉得他能看透我的骨头。

    死人见面进了医院,和院长打了声招呼,说是学校专门派我们来配合机关检查的,医院也没有多问什么,便答应了我们进去看看。

    结果我们不看还好,一看脸都变了,特别是我和叶绾贞,根本就是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