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除魔卫道
    就当我以为我和欧阳漓都要死在对方手里的时候,一阵呼啸的黑风突然从院子里面刮了起来,刮得一瞬间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欧阳漓的反应极快,一把将我紧紧护在了怀里,并且将我的脸转到了他怀里,用手按住了我的头。

    跟着耳边便是一阵阵的哀嚎声,哀嚎的声音没了,风也停了,等着我和欧阳漓再去看,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地上什么都没有,天上也出现了月亮,就是星星也出来了。

    我忽然奇怪起来,这天怎么说变就变了。

    欧阳漓松开我回头看了一眼,脸上也是一番奇怪,四周围瞬间又恢复了宁静。

    在我看来,一定是棺材里的欧阳漓生气了,所以刮了那么一阵大风,把那些妖魔鬼怪都给吹跑了。

    但我却忽略了,此时身上又多了一样东西。

    等那些鬼怪都走了,欧阳漓松开我朝着地上的宗无泽走了过去,弯腰把人背了起来,直接送到了屋子里面。

    先是灌了糯米水,而后是给扎针。

    我这时候才知道,欧阳漓还有这个本事,会扎针。

    宗无泽这次算是大伤了元气,醒过来还要在床上躺着,叶绾贞则是一直坐在边上哭。

    但宗无泽一直说他没事了,还说要我和欧阳漓这几天都别出去乱走,一定要留在阴阳事务所里面。

    其实就是宗无泽不说,我和欧阳漓也不会离开,毕竟宗无泽是为了我才受了伤,我离开怎么好意思。

    折腾了半个晚上,终于能去休息了,结果一躺下阴风阵阵又睡了过去。

    睁开眼有些晕沉沉的,但是我睁开眼便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在欧阳漓的风门口。

    好像是欧阳漓就在等着我似的,门一开他人就在床上躺着,门开了他忽的一下从床上起来了。

    我看他,微微有些尴尬,于是我便说:“你就当是做梦吧。”

    欧阳漓看我,神情复杂,双眼目光显得空洞。

    我进去身后的门呼哒一下关上,等我到了欧阳漓的面前,他便一把将我搂了过去。

    许是欧阳漓用力过重,许是我的身体太轻,总之那一刻我的心差点被他撞出来。

    但我没看见欧阳漓的额头上面有汗,更没看见他的脸白。

    相反,我觉得他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跟着欧阳漓将我的身体放到了身下,翻身将我搂在怀里,端起我的下巴问:“可以么?”

    我咬了咬嘴唇,也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可不可以的。

    见我没说什么,欧阳漓低头亲了我一下,离开后又亲了几下。

    但这晚的欧阳漓似乎是知道我的月经在身上,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亲了我一会将我搂在了怀里,被子盖上紧紧的搂在了一起。

    起初我还有些睡不着,但没过多久两个人便睡了过去。

    早上我睁开眼一醒过来,天便大亮了,看看时间竟睡到了早上八点多钟,忙着从床上起来了。

    刚起来便听见身旁有个小孩子开口说话,马上转身去看,不看还好,一看便愣在哪里了。

    这孩子分明就是上星期我住在这里,睡在我床上胆小的那只么?

    看到小鬼我奇怪起来,不是都跑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没有理会小鬼,转身我又去了门口,结果门外也是一群鬼站在哪里,此时正躲在阴凉处聊天。

    叶绾贞已经把饭做好了,但她一边端着饭走一边骂:“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都滚出去,没人可怜你们。”

    听叶绾贞说我走了过去,问叶绾贞宗无泽怎么样了,叶绾贞便说好的差不多了。

    身边的几只鬼马上飘到我身边,跟我说:“没事了,不用担心。”

    我看看那几只鬼,大概也明白过来了。

    有困难的时候他们都跑了,没事了又都回来了。

    人心难测,鬼心何时不是如此呢?

    叶绾贞的早饭做好我还不见欧阳漓出来,我便去叫他,结果我叫了几次他才从房间里面出来,出来的时候竟然衣服还没有穿的整齐,我便奇怪起来,这么晚了还没穿好。

    但看欧阳漓的好身材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他到也没有生气,只是站了一会,抬起手把衣服穿好,跟着从门里走了出来,看了我一会走了出去。

    我低头看看,我身上的红线还没有拆下来,是他绑的,绳结有些特别,我试了几次都没解开,想必也只有欧阳漓能给我解开了。

    转身我跟了出去拉了一下欧阳漓,转身欧阳漓便看着我,我才说:“你帮我解开。”

    欧阳漓这时才低头看我,叫我去他的房间里面。

    “不用了,就在外面行了。”一根红线扯开就行了。

    听我说欧阳漓也没答应转身回去了,我只好跟着他回去,他是我班主任,我不回去他又要我写检查呢。

    进了门他叫我把门关上,我关上了走去他面前,结果他坐着我还要站着。

    欧阳漓的床我一点不陌生,虽然现实里我是第一次进他房间,但事实上我已经来了很多次,可以说轻车熟路了。

    “转过去。”绑红线的时候,我记得是在前面打了个结,但却没想到要解开的时候是在后面,难怪我没解开,原来是错了。

    听到欧阳漓说,我便转身过去,欧阳漓的手便落在了我的腰上,在我腰上解开了红线,一圈圈的手臂一会绕到我的前面,一会在我的后面,时不时还会和我有身体的触碰。

    我这时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欧阳漓不在外面,许是怕人看见,觉得难为情。

    再怎么说他一个老师,对一个学生做这种事,好说也不好听吧。

    红线都解开了,我顿觉全身舒畅,回头跟欧阳漓说了一声谢谢,转身便朝着门口走了。

    门推开,人便出去了。

    吃饭的时候欧阳漓才出来,洗了洗手坐到我对面。

    此时桌上吃饭的人就两个,宗无泽病了需要人照顾,叶绾贞要陪着宗无泽,顺便一起吃,饭桌上自然就剩下我和欧阳漓两个人了。

    我此时才发现,欧阳漓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一边吃一边端着碗,和我吃饭俨然是不太一样。

    一顿饭我盯着欧阳漓看了半顿饭,欧阳漓吃完我半碗饭还没吃完。

    欧阳漓起身擦了擦嘴,我这才想起来吃饭。

    吃过饭也要中午了,欧阳漓和我这才去看宗无泽,见了面宗无泽说他没什么事情,还说过个几天就没事了。

    既然没事我也放心了,这才转身去院子的外面,但宗无泽说要我学习画符,我看宗无泽那么辛苦,只好按照宗无泽说的,去后院画符。

    刚到了后院我便听见后院有有几只鬼在嚼舌根,说昨晚叶绾贞哭的严重,还说宗无泽昏迷的时候念叨的是我的名字。

    这些我全当是没听见了,继续画我的鬼符,画好了我打算用后院嚼舌根的几只鬼试试,省的他们在人背后嚼舌根。

    这么肆无忌惮的当着我的面说,分明就是在挑衅我。

    我这人别的都好,就是有点记仇,怎么会忘了他们在我面前说过什么。

    鬼符画了一个下午,总算是初见成效,于是我便找了一只爱说人闲话的鬼试试,结果贴上之后什么用都没有,我便泄气了。

    而就在此时,我也听见前院叶绾贞喊要吃饭了,我便扔下手里的笔去前院吃饭,进了门还不等吃,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音,一对年迈的老人进了门。

    一进门怀里便抱着一个孩子,哭哭啼啼的跪在门口不肯起来。

    叶绾贞放下碗筷走了过去,一旁的欧阳漓也看着,唯独宗无泽不在这里,无奈他现在人都起不来,还怎么去抓鬼。

    来人是一对上了点年纪的老人,男的六十多岁,女的五十左右,面向都很和蔼。

    只是穿着有些过分的朴实,一看就像是农村里面来了,而我还没听说大学附近有什么村子,想必就一定是远道慕名而来的人了。

    叶绾贞忙着把两位老人从地上扶了起来,请老人去椅子上面坐下,还把饭给两位老人盛上,请他们有什么话吃了饭在说。

    老人还抱着个孩子,孩子六七岁左右,脸色有些白,大眼睛乌黑乌黑的,看人的时候虎头虎脑的,甚是觉得可爱。

    “你吃吧,还很多。”叶绾贞把一小碗饭给了小孩子,小孩子说他叫小齐,之后就捧着小碗吃饭,吃的狼吞虎咽的。

    看着喜欢我就坐着看小齐,跟着听两位老人说发生在他们孙子身上的事情。

    两位老人说,不久前孙子从南方回来村子里面,说是来住一段时间,开始好好的,但最近到了晚上就说胡话,说的都很吓人,白天醒了有时候也说,一会说看见老王爷爷了,一会说是看张寡妇了。

    这两个人都是前不久小齐来了之后死的,他们就害怕了。

    最近的几天孩子到了晚上就发烧,也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孩子父母不在家里,他们心里害怕,听说有个阴阳事务所,抓鬼很灵验,他们就来了。  [ 首发

    一听两位老人说,叶绾贞就看了看我,我便摇了摇头,根本看不见孩子身上有什么东西。

    叶绾贞眉头皱着,先和两位老人说话,等着孩子吃完饭了,就过去抱了起来,转身去找宗无泽了。

    我起身也跟了过去,两位老人不放心,起来一起跟着。

    都过去了,宗无泽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正盯着孩子看着,结果等他看完了,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为此,宗无泽只好派两个人跟着两位老人回去,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宗无泽他此时卧病在床,叶绾贞又要留下照顾他,自然,这除魔卫道的重任也只能落在我和欧阳漓的头上。

    只是谁都没能想到,这趟去我们去了两个,回来却多出来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