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睡着的鬼王
    回去的这一路上我一直惶惶不安,顺便怨怼欧阳漓的多管闲事,我们也不是找鬼胎,我拉着他走他也不走,现在好了,跑到我肚子里来了怎么办?

    到了阴阳事务所我的身体明显出现了状况,一进门便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牵引着站不起来了。

    叶绾贞忙着从里面跑了出来,一看到便奇怪起来,问我怎么了?

    阴阳事务所里大大小小的鬼们,看见我一溜烟躲了起来。

    欧阳漓弯腰将我打横抱了起来,但我明显感觉得到他抱我的那一刹那,双膝朝着地面弯曲,可见我的身体有多重。

    但欧阳漓强撑着将我抱了起来,抱着我朝着宗无泽的房间里面走。

    我只感觉我的肚子正在被什东西掏空一样,反搅着在里面扭曲。

    进门欧阳漓便将我放到了宗无泽的面前,也不顾我是不是在别人床上,宗无泽还在上面躺着,就把我放到了宗无泽的身边。

    宗无泽一看我,顿时脸色白了白,起身坐了起来,抬起手便放到了我的小腹上面。

    我早已经疼的痛苦不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回来前我分明没什么大事情,此时却疼的不行。

    “贞贞,准备准备,我要做法。”宗无泽起身道了床下面,我睁了睁眼睛看他,分明就没事样子,还说自己元气大伤出不了远门,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想偷懒才躲在家里,亦或是想要和叶绾贞单独相处。

    说来也奇怪,就好像是我肚子里的东西知道宗无泽要弄死他一样,竟搅和的厉害起来,疼的我受不住,开始在床上哀嚎。

    欧阳漓看我痛苦不堪,低头便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紧紧按在的床上,避免我伤害自己。

    叶绾贞去的快回来的快,眨眼之时便把桌案摆好了,宗无泽一身黄色的道旁,手里握着一把铜钱穿的剑,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道是什么,叶绾贞三根香点燃,只见宗无泽的口里吐了一口血在铜钱剑上面,顿时我的身体扭曲起来。

    欧阳漓的脸色瞬间黑透,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我只顾着疼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忍不住一口咬到欧阳漓的手上,欧阳漓的手一抖,我便死命的咬住。

    也正待此时,只听见一声嘶鸣,那东西从我的小腹里面飞了出来,我一口气上不来眼一瞪人就跟着过去了。

    余下的事情我也就不知道了,等我再醒过来,发现我睡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周围安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但很快就有只多管闲事的小鬼跑了出去,去通知宗无泽他们我已经醒了。

    没过多久叶绾贞从门外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走过来先是把我扶了起来,而后要我喝汤。

    叶绾贞这个人别的不敢说,做饭的手艺也不是虚的,我忙着端起汤碗,一口口的给喝了。

    等汤喝完了叶绾贞才告诉我,昨天那个东西喝了我的血,出来后便把宗无泽给伤了。

    阴阳事务所里的大鬼小鬼也都忌惮他,吓得到处躲藏,就是她一看见那东西都不寒而栗。

    “那最后怎么样了?”我急着问。

    叶绾贞看看我颇感奇怪:“你说奇怪不奇怪,那东西连师兄都不怕,竟然怕欧阳漓。”

    “怕欧阳漓?”

    “可不是,那东西伤了师兄,还要钻到你肚子里去,结果欧阳漓一看那东西要回去,挺身挡在了你面前,那东西就急了,在空中痛苦的吱吱直叫唤,但欧阳漓不肯躲开,他只好铤而走险躲开欧阳漓,但我看见的是他害怕欧阳漓,越是看欧阳漓就越是害怕。”

    大概是能感觉到欧阳漓是鬼王吧,毕竟那天晚上恶鬼来犯的时候,我从欧阳漓的身上明显感觉到了那股冰寒之气。

    虽然欧阳漓把什么都忘了,可不见得就什么都不是了。

    鬼王就是鬼王,即便是睡着了,也还是鬼王。

    “那后来呢?”

    叶绾贞这个人说话大喘气,我听得实在是着急,只好不住的问叶绾贞,叶绾贞这才说。

    “后来那东西急的到处的搞破坏就是不敢靠近欧阳漓,但她回不去你的身体就开始虚弱,欧阳漓瞅准了时机,一把抓住了那东西,摔死了!”

    “摔死了?”我忽然震惊起来,宗无泽用铜钱剑都杀不死的东西,他用手摔死了?

    看我大眼睛瞪着看她,叶绾贞还说:“摔到地上听那东西哭,我都心里发毛,别提多难听了。

    第一下没摔死还想要起来,欧阳漓一脚上去,那东西竟踩得的炸了。”

    听叶绾贞说,我总觉得这事情那么的玄乎。

    宗无泽都没有办法的东西,会被凡人一样的欧阳漓杀死,总觉得不那么真实。

    但谁让欧阳漓是鬼王呢,想想也就不足为奇了。

    叶绾贞看我平静许多,起身又站了起来,她说宗无泽还在床上躺着,说她还要去照顾宗无泽,便走了。

    叶绾贞走后我又躺下休息,不放心我还抬起手摸了摸肚子。

    又想起那个东西长得实在是好看,白白胖胖干干净净,还是有那么一点可惜的。

    鬼胎顾名思义就是鬼做的胎,真没想到鬼胎也长得和人一个样子,我还以为鬼胎是一团黑黑的东西,鬼影那样呢。

    又躺了一会,下午了我才从床上下来,喝了叶绾贞的那碗汤之后全身的力气都回来,于是我便想到外面去透透气。

    出了门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除了阴暗处正说话的鬼们,院子里什么人都没有。

    而此时看我出去,那些鬼们都飘到了我面前,上下左右的看我。

    我挥挥手,一群鬼便猢狲散的跑了。

    看看天,今天的天也好的不行,晴空万里的,我便到院子里面去坐下,刚坐下欧阳漓推开门从他房间里面出来,看见我迈步走了过来。

    “没事了?”见我,欧阳漓便问,我点头嗯了一声。

    欧阳漓便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我身旁。

    “你说他们是不是看对眼了?”又是那只爱说的山羊胡子老鬼,就是他的话最多,这种事也是好当着人面讲的么?

    “我看像。”一直小鬼附和,就是说是我爷爷爷爷还爷爷辈的那只。

    “这可不好了,那宗无泽怎办?”

    ……

    一群鬼们议论着,我朝着欧阳漓看了一眼,我便想,他到底是听不听得见,看不看得到那些鬼。

    “你怎么看得到小齐他们家人?”想起这些我问欧阳漓,他一个普通人,怎么看见的鬼魂,我是阴阳眼,难不成他也是?

    似乎我的问题都不是他原意回答似的,我问完他也起身走了。

    不说不说吧,看他鸭子嘴能到什么时候,总有一天我会知道。

    欧阳漓前面走了,后面我就去了瓷娃娃的面前,他肯定是知道。

    在我观察,他没有不知道的事情。

    “不好,不好!”看我过去,瓷娃娃立马喊道。

    我笑嘻嘻的朝着瓷娃娃,“你乖乖告诉我,省的我用锤子打你的头,你也不经打。”

    “救命,救命!”瓷娃娃哇啦啦的大喊,于是我便再接再厉的对他严刑拷打威逼利诱,结果我使尽浑身解数,瓷娃娃对我也不买账,最后我只得放弃追问他的事情,转身跑到阴阳事务所的外面晃荡晃荡。

    出了门我朝着右边的那家去看了一眼,右边的是卖冥纸冥钱的,没事还是能去溜达溜达的。

    至于左边的那家棺材铺,谁稀罕。

    其实卖棺材的那家我都听叶绾贞说了,他家也不光是棺材,之所以是棺材铺,是因为他家祖上就是卖棺材的,所以一直就没改过,实际上人家现在都与时俱进了,店铺里面分明卖的就是骨灰盒。

    除了骨灰盒,还卖一些寿衣之类的,其他的我便不知道了。

    绕道那家香烛店,站在门口我看了看,那天我阴盛阳衰的时候,这家店明明也是关着门的,今天却大开着,开门做生意的样子。

    于是我便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摸了摸身上有没有银子,想起那天小齐爷爷奶奶来的时候,给了一把钱,叶绾贞分了我四分之一,我还放在身上呢,于是便拿了出来。

    结果手一摸我便傻眼了,低头在看从兜里逃出来的东西,分明就是一把飞灰。

    扫扫手我赶忙扔掉手里的飞灰,心里埋怨了叶绾贞一句。

    明知道他们是鬼,还分给我。

    右边兜里没有钱,我又摸了摸左边的兜里,这次摸到了一点钱,拿出来看看,买点零嘴给老鬼他们吃。

    刚刚进门,便听头上铃铃几声响,抬头我便朝着门上看了一眼,竟然是两个铜铃铛挂在门口,一进门我正好碰了那两个铜铃铛,铃铛便铃铃的响了起来。

    看看我便走了进去,进门店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东西倒是很多。

    但凡是我见过的冥纸冥膏都有,最显眼的记是一根粗壮的香烛,我一看那东西便笑了,把这个买回去好了,老鬼他们一定高兴。

    于是我便朝着那根又粗又壮的香烛走了过去,还不等触碰,便看到一个人从店铺里面走了出来,我瞧着,那人竟是个半面脸的,不由的愣住,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