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守夜
    敲了敲门宗无泽便让我进去了,这次宗无泽没有先起来坐下,而是看到了我之后才从床上坐了起来,朝着一边靠了过去。

    关上门我便说:“我过来看看你,时间太早睡不着。”

    宗无泽也没说什么,起身靠在一旁便看着我。

    我只好自己找个地方坐下,等我坐下宗无泽才说:“贞贞和我说你买了一根香烛回来,差点闯祸。”

    我尴尬,我都知道错了,贞贞怎么还说了出来。

    笑了笑,我有些抱歉看着宗无泽:“我不知道会惹来这么多的麻烦,下次我一定问过再买。”

    “下次就别这样了,贞贞和边上的家伙好几年不说话了。”

    好几年?

    我对叶绾贞的这个好几年顿时感兴趣起来,宗无泽原本不想说,但也经不住我再三的追问,最后只好告诉了我。

    原来边上的那家伙是贞贞一起的竹马,小时候经常和贞贞在一起,还说长大要娶贞贞的话。但后来因为家里人反对,加上他又年纪轻轻毁了容,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叶绾贞和那人闹僵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所以说也是后来才闹得不愉快了。

    我想想,兴许就是想见叶绾贞他才把香烛卖给我,不然叶绾贞怎么会那么生气?

    正想着有些困了,我本来想要回去睡,结果还不等我说要回去,眼睛闭上便睡了过去。

    睁开眼我揉了揉,竟又站在欧阳漓的房门口了,而此时,我满心的惆怅。

    其实也不是我不愿意,倘若里面的人是那个棺材里的欧阳漓,我也就算了。

    他对我上下其手其实也是常有的事,我只是无法习惯晚上跑来跟他厮混,白天又装的什么没发生,这事实在是累得慌。

    不等我转身回去,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本以为是被风呼的一声吹开,毕竟这是他惯用的伎俩,每次我来门都是这么开的,但这次却是欧阳漓站在门里面,双手握着门,很显然,这门是欧阳漓开的。

    我便想,看来他的能力又精进了,竟然已经能收放自如的操控这个身体了。

    看到我,欧阳漓目光看了看,不似白天那样的冰冷,反倒是眼底若月若现的期待。

    顿时,我又泄气几分,果然他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转身我要走,欧阳漓伸手拉了我一把,手搂在我的肩上,将我搬了过去,我转过脸看他,便说:“其实你也不愿意,而且明天一早起来你就忘了。”

    欧阳漓眉头深锁,他也不说话,好似听不明白我说什么一样。

    我心便想着,来都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了。

    于是我便大大方方的跟着欧阳漓进去了,进去之后身后的门便关上了。

    欧阳漓站在门口看我,低垂着眼睛,我便觉得他有点不对劲,每天欧阳漓都一脑门的汗,怎么今天他就没有汗了,有点不对劲了。

    “你怎么了?”我奇怪的问了一句,欧阳漓也不回答我,就是蠕动了两下嘴唇。

    还在门口呢,欧阳漓就低头亲了我的嘴唇一下,给他一亲,嘴唇就像是黏糊上了似的,他离开还贴了一块。

    欧阳漓侧着头,轻轻的亲了我一下,离开便将我一把搂了过去。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给欧阳漓亲了,但我还是心口被他撞的一颤,他也太用力气了。

    到底是个傀儡,手上没有轻重。

    看他不知道轻重,我才抬起手推在他胸前,提醒他:“你轻点,别将我撞碎了。”

    说完我便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劲,于是我便想改口,但又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

    但欧阳漓没等我这些,低头便朝着我的嘴上啄,双手也不老实的在身上到处摸着。

    一会揉着臀一会捏着胸的,我便忍不住的嘤咛起来,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会想,果然不是白天的那个欧阳漓了,白天的欧阳漓怎么会干这种事情。

    听见我嘤咛,欧阳漓的手劲更大了,仿佛听我叫他就亢奋是的,弯腰将我抱了起来,转身便上了床。

    此时我才看到,欧阳漓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衫,一条裤子,上床便把衬衫脱了下去。

    我看他,呼呼地一个劲上喘,欧阳漓也不说话,低头便用力亲我,总之,能亲的地方都给他亲了,他还觉得不满足,最后竟真的要做那事,只是还不等他做我便忽悠的一下醒了,醒过来天也亮了。

    这才发现我竟然坐在宗无泽的房间里面,顿时有些脸红心跳的了,也不知道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梦呓,毕竟我在床上那么大的声音,这都是说不准的事。

    “醒了?”看我醒了,宗无泽才坐起来,坐在床上双眼目光静静的凝视着我。

    宗无泽要不看还好,他要是一看我更加的不自在了,忙着起身站了起来,招呼也不打的朝着外面走去,开了门急匆匆的回来自己的房间那边。

    不想我还不等回去,欧阳漓便从房间里出来了,他一出来我便站在房门前没了反应。

    “你去哪了?”此时的天确实亮了,但也没有大亮,也只是五六点钟而已,所以欧阳漓问我这话也不突兀。

    我回头看看,没说实话。

    “我去茅房了。”说完我便推开自己的房门跑了进去,门外欧阳漓就站着,一步没动,站到叶绾贞来找我去吃饭都没离开。

    我答应着,这才推开门出去。

    但这一天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欧阳漓没事就盯着我看。

    一天过去又到了晚上,我便觉得,今天晚上睡觉之前,绝对不能再到处乱走了。

    免得在哪里做出什么事情来,被人知道,还以为我夜夜发春梦呢。

    于是过了晚饭的时间我便独自回去准备休息了,等我躺下眼前便又入梦了。

    刚刚睡下,一睁开眼就去了欧阳漓的房间门口,今天也不用风吹,也不用欧阳漓被逼着出来,我自己便把欧阳漓的房门给推开了。

    估计梦里一般的门都不会自动的锁上,只有我进去了门才会上锁。

    门推开欧阳漓果然坐在床上等着我,但他似乎是意外我自己会进来,坐在床上呆呆的看我。

    门关上我便走了过去,等我停下欧阳漓便伸手将我拉了过去,连点思考的空间都没给我,翻身便将我压在了床上,两个人便滚在了一起。

    又是一夜灯火无眠,早上睁开眼我便陷入了沉思当中。

    我明明就记得,昨晚欧阳漓很想要干那事,但今晚却始终没深入到那个程度。

    天还有些早,我想了想便继续睡着了。

    等我醒了也不早了,叶绾贞他们把饭都吃完了。

    我起来还问叶绾贞,为什么不叫我吃饭,叶绾贞说不是没叫,是叫了我也没醒。

    我顿时无语,我就睡的那么沉,叫我我都不醒,分明是没有叫我,要是叫了我怎么会一点没听见。

    不管怎样,这几天阴霾的天总算是过去了,吃过早饭我也想要回去了。

    算算时间我也出来有段时间了,也该回去上课了。

    宗无泽今天的气色也不错,人已经能出来走动了,既然没事了,我也就安心了,回去是自然的事情。

    我和叶绾贞说了要回去学校的事情,叶绾贞也觉得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学校都要通缉我们了。

    “我留下照顾两天,你们回去吧。”商量后,欧阳漓还是决定留下,我和叶绾贞这才离开。

    回到学校叶绾贞和我都像是被拉去出苦力了一样,躺下寝室的床上呼呼大睡一天。

    寝室的宋玲一个劲的问我和叶绾贞是不是跑出去游山玩水没告诉她们,叶绾贞看着宋玲,满眼你可真会想的目光。

    宋玲缩了缩脑袋,吐着舌头笑了笑。

    休息好了,我和叶绾贞才去学校上课,才发现宗无泽和欧阳漓也都来学校了。

    没人时我和叶绾贞还跑去教学楼那边看宗无泽,问他身体情况。

    其实不是我想去,是叶绾贞很担心宗无泽。

    “没事了。”宗无泽当着我的面,也只是笑了笑,给了叶绾贞一颗宽心丸吃。

    我便想,到底叶绾贞和宗无泽是什么关系?

    看完了宗无泽我和叶绾贞还不等走,宗无泽便告诉了我们一件事情,我和叶绾贞便被这件事情又吓得不轻。

    其实主要是我被吓到了,叶绾贞一向是吓不到的那种。

    听宗无泽说我和叶绾贞才知道,学校里又有两个花心的男生相继死去,而且死相都和上次我们在医院太平间里见到的那个人一样。

    这事便蹊跷起来,学校为了不引起恐慌,秘密的和学生家长取得了联系,并争取到了学生家长的同意,低调处理这件事情。

    学生家长也觉得学生死的奇怪,毕竟这种事不好看。

    所以学校里能知道这些事情的,也只有几个少数的学生,还都被学校深度洗脑了的。

    学校已经利用各种诱惑的手段,促使知情的学生不说出去。

    至于学校的老师们,自然会知道这件事情,也当然不会说出去。

    “已经死了两个人了,现在怎么办?”叶绾贞神情十分担忧,但我却觉得,这事她该庆幸,幸好我们都不是男生,自然不用担心那么多,就是对面的这两个?

    心里想,但我嘴上没敢说,也只是看着宗无泽和欧阳漓两个人。

    只不过,我也只是多看了一眼欧阳漓,便觉得他那两只眼睛要吃人,我便忙着把双眼移开了。

    与此同时,宗无泽他说,今晚我们要两个人一组,轮流在学校里面守夜,于是我便胆战心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