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五感
    两个人一组,自然就要一男一女,当然不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主要是我和叶绾贞毕竟是道行不深的女生,身边带个男生还是比较妥贴。

    我原来以为,像是我这种的弱鸡,一定适合跟在大神的身后,谁会想到不等宗无泽说什么,欧阳漓便主动要了我。

    顿时我有些不情愿起来,只是到最后我也只能跟着欧阳漓一组。

    毕竟他还算有点本事,能徒手把鬼胎弄死的人,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跟着他也错不了。

    晚饭过后我和叶绾贞收拾了一下,我就说我肚子疼,要去看看,叶绾贞说陪着我,两个人就这么从寝室里面出来了。

    离开女寝室,我和叶绾贞绕到了男寝室那边,在男寝室的门口不远处和欧阳漓宗无泽他们碰了面。

    四个人话都不多,碰了面各自一边,欧阳漓带着我从左边去男寝里面,叶绾贞跟着宗无泽从右边去男寝里面。

    其实我们学校这边男寝分两边,毕竟学校也是正规学校,住的地方还是比较正规的。

    因为学校接二连三出事的关系,学校方面已经出现了晚上老师值班的困难现象。

    男老师怕遇上索命的女鬼,女的胆子都小,特别是男生寝室,本来也轮不到女老师。

    这么一来学校方面便出现了困难,听叶绾贞说,学校听说欧阳漓和宗无泽要值班,什么都没说,马上就答应了。

    学校找这种人还找不到呢,好不容易遇上了两个,学校还不牢牢的抓住么?

    男寝这边为了方便学生上下楼,一共有两个门,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刚好这次便派上了用场。

    说来今天晚上是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抬头看了看,又是这种鬼天气,比起漆黑无月的天,我还是喜欢皓月当空。

    穿过前面的一片草坪,我伸手拉了一下欧阳漓的手,欧阳漓便停下看了我一眼,我便说:“你也不用紧张,有什么事我会保护你的。”

    这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害臊,但我实在是说不出来我害怕的那话,也只好这么说了。

    欧阳漓再度迈步朝着前面走,绕过去了,走到男寝的门口把门推开了。

    平常看那个门一点事情都没有,虽然我也没来过,但是男寝的格局和女寝那边也确实没什么两样,就好似是双胞胎一般的存在着。

    但我们女寝那边的门着实发不出这么沉重低哑诡异的声音,吱呀呀的声音像是鬼叫魂一样,听的人浑身不舒服,忍不住抓紧了欧阳漓的手。

    欧阳漓大概也是习惯了,并没理我,迈步将我带进了还亮着灯的男寝。

    而此时,男寝那边还有很多人都没休息,正议论着学校里先前死了人的那件事,以及这两天死了的那两个男同学去了何处的事情。

    “我说就是胆子小给吓跑了。”其中一个寝室的男同学叫嚣着说。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也被女鬼给吃了呢。”另外的一个男同学倒是猜中了,可惜没人信他。

    闹鬼的这种事不好说,信的没有几个,特别是大学生,他们都是崇尚科学的,也只有像我这种少数的几个,亲眼所见的,才会相信,这世界上确实闹鬼。

    我抬头看看身边的欧阳漓,一脸的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绷着一张扑克脸也不累。

    进了男寝我就不觉得害怕了,现在灯是亮着的,人也都还没睡,听叶绾贞说那三个男同学死的时候都是下半夜两点钟左右,所以我觉得一时半会那只女鬼不会来,自然放心许多,把手从欧阳漓的手里抽了出来。

    欧阳漓好似没有什么察觉似的,根本也不理我,迈步朝着寝室里面的值班休息室走去。

    男寝和女寝是一样的,里面只有一个值班休息室,这也就预示着我和叶绾贞宗无泽两个人很快就要见面了。

    但很奇怪,我和欧阳漓到了值班休息室却没见到他们。

    值班休息室靠在他们那边近一点,照例说他们先到才对,结果却没看见他们。

    门开了我朝着休息室里看了一眼,四张床,一面一个高低铺,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两个茶缸,一个水壶。

    还有两把椅子放在地上,俨然是平常有人住在这里的。

    进门我便有些担忧,没看见叶绾贞和宗无泽便很不踏实。

    结果脚跟还没站稳,就听见门外有脚步的声音,我忙着转身过去,躲到欧阳漓的身后去了。

    等着门被推开,一看见叶绾贞进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我不适合做驱鬼师,还没见过那个驱鬼师我这么的胆小怕事。

    见到我和欧阳漓,叶绾贞笑了笑进门就去床上坐下了,扫了扫身上躺在下铺的床上了。

    “十一点之前睡觉,十一点之后起来去巡夜。”叶绾贞这么说我们都没有反对,大概是也都猜到了,寝室关灯之前那只女鬼不会出来,即便是出来,我们也能感觉得到。

    来的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的反应,也就是说那只女鬼没来。

    看到叶绾贞去躺下我也想去躺下,但我却为了是躺在上面还是躺在下面的事情犯起难。

    要是上面,我要爬上去,有点什么事情下来就不方便了。

    要是下面,真的有什么事情,我又抵挡不了。

    思来想去我想去和叶绾贞挤一挤。

    反正我们也不是睡一晚上,几个小时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于是我便坐到了叶绾贞的身边,打算和叶绾贞睡在一起,结果我还不等开口,叶绾贞便说:“小宁睡我对面好了,要师兄他们在上面。”

    被叶绾贞这么一说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于是我便睡到叶绾贞对面的床上去了。

    说来也奇怪,我本来以为我换了地方肯定睡不着,特别是这种时候,结果我躺上去没有多久便把眼睛给闭上了。

    睡了一会,就听见叶绾贞叫我。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她,才知道马上就十一点钟了。

    揉了揉眼睛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摸了一把,打算起来,结果摸到像是树杈一样僵硬的东西。

    我有点奇怪,我睡着的时候也没发现身边有什么东西,怎么感觉这东西那么像是人的手骨头!

    手骨头?

    有了这个想法我便僵硬住了,脖子都有点不会动弹,机械一样的扭了过去,结果转过去一看,还是坐在我身边的欧阳漓,我的手正摸着他的手。

    看到是欧阳漓我松了一口气,把手顺便拿了回来。

    “马上关灯了,我和师兄先出去,你们也出来吧。”叶绾贞说着便跟着宗无泽去了外面,我这才从床上起来。

    欧阳漓和我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朝着门口走去,便就在这时候身后的窗户呼嗒的一下开了,好似被风给吹开了一样,两扇窗户呼嗒嗒的朝着两边拍了过去,我顿时吓的一脑门汗。

    转身我便有些紧张了,欧阳漓也转身看。

    但我什么都没看见,只是看见两扇陈旧的木头窗户朝着两边开着。

    欧阳漓走过去要关上,我忙着拉了他一把,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我不能让他把我扔下。

    于是我便又把手拉在了欧阳漓的手上。

    欧阳漓也没说什么,拉着我去了窗户前面,向外看了一眼把窗户给关上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随着刚刚的一阵风进来了,但我却什么都没看见,但那感觉确实脊背生寒,凉飕飕的吹着。

    欧阳漓关好了窗户回头看我,我哪有心思看他,马上在寝室里面看了一圈,从上到下的都看了一遍,我这才放心一点。

    欧阳漓他还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没看见什么我也只能这么说,欧阳漓见我确实没什么,这才带着我去值班休息室的外面。

    但门关上之前我明显觉得有个什么东西从门里溜了出来,不由得手心里冒出汗来。

    转身我朝着身后看去,此时的走廊里面,除了值班休息室的灯还是亮着的,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关了,走廊里更是漆黑一片什么都没看不见。

    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的目光总是追着地上看,好似地上有什么东西在那里走动。

    “没什么走吧。”欧阳漓说着将我的手拉了过去,转身一边擦着我的手一边用余光看我,很显然欧阳漓也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

    但我实在是害怕,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就在附近,而我又确实看不见她,才更加的叫人害怕。

    我要不是错觉,连我都看不见的东西,叶绾贞遇上了怎么办?

    正当我想着,身后感觉忽的一阵风吹了过来,凉飕飕的直穿过我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看我打了寒战,欧阳漓便停下看我,与他黑夜中对视也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比起他我更关心刚刚穿过身体的那股风。

    这里是寝室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这不是太奇怪了?

    转身我朝着后面看,一转身看见叶绾贞和宗无泽从黑漆漆的走廊里面走了过来,看见是他们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额头也早已经密密麻麻的汗了。

    看到我这样,叶绾贞忙着问我:“小宁,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有种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值班休息室的窗户进来了,但我看不见,不敢确定。”

    听我说宗无泽的目光朝着四周围看去,但此时的走廊里面,随着宗无泽和叶绾贞的到来,早已经感觉不到什么了。

    “师兄是不是?”叶绾贞想说,宗无泽解释:“这个世界上,驱鬼师有五感,听,闻,望,心,以及触五感。

    一般的驱鬼师传人,都开天眼,望也就是阴阳眼,但同时能开两感或两感以上的人极少,我先祖父也只是开了三感,听闻望,极少会有人开心和触,现在我还不断定小宁开的是心还是听,但一定是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