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已成气候
    也多亏了那只男鬼,谁会想到我一睁眼睛,竟醒了。

    而此时欧阳漓正紧握着我的手,双眼紧盯着我的眉心,见我醒了他才松了一口气,但也不难看出他此时的心情不好。

    要不然也不会一把将我的手放开了。

    正在此时宗无泽在地上扫了两道鬼符贴到我和叶绾贞的额头上,我被打的一阵激灵,这才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叶绾贞已经醒了,此时正站在地上宗无泽的身边,对面陪着那个半面的男人。

    见我醒了叶绾贞一阵的不乐意,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不过我也不怪她,换了是我,那种情况下也会心里范堵。

    看我没说什么叶绾贞把脸也转了过去,继而我和她一起看着对面宗无泽施法。

    “你不出来,我也打的你魂飞魄散。”只听宗无泽说话的时候,一条黑影从一旁闪现出来,黑影刚刚出来,还不等我和叶绾贞看的清楚,另外的两条人影便闪电一般射了出去,我来不及多想,眼一闭双手紧握,聚精会神想着要杀死那只缠人鬼。

    便听一声哀嚎,那只缠人鬼便瞬间消失不见了。

    等我睁开眼朝着欧阳漓和半面去看,两个人果然险些撞到一块,而那只鬼也早就不翼而飞了。

    恰巧整个房间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只鬼和欧阳漓半面的身上,我闭眼睛的那一瞬根本没人发觉,而那只鬼死后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与此同时我放在被子下面的手腕上面,珠子一阵轻微晃动,我用心和珠子说话,别乱动,珠子竟然便不动了。

    房间里空寂的有些吓人,我吹了一下额前还贴着的黄纸符,这时才有人看向我。

    “怎么不见了?”这件事最关心的就是叶绾贞了,因为那只鬼要害她,所以她很紧张。

    宗无泽是讶异,一只鬼跑了他却没有任何的预感。

    另外的就是半面了,看他也像是个大老粗,没什么文化故作冷漠的那种,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找了很久。

    最后的一个便是欧阳漓了,他转身先看向的我,被他一看我果然有些心虚了。

    山洞里面他见过我收了那只黑影鬼,这时候他想到的也肯定是我。

    为了不引起其他的人的怀疑,我索性装着很疲惫,躺下便呼呼的睡了起来。

    房间里先是一阵的乱腾,吵吵闹闹的,特别是叶绾贞,说我想要害她。

    但没多久宗无泽解释她便安静下来,还为了我睡着的事情掉了几滴眼泪,而宗无泽也给我把脉,说我没什么大事,可能是有些累了,睡一觉便会好了。

    房间是叶绾贞的,我总觉得睡得不舒服,睡得差不多我便醒了,而我醒了叶绾贞便拉着我的手和我道歉。

    我看她那么有诚意,还说给我做很多好吃的,我也就原谅她了。

    不过叶绾贞身体虚弱,宗无泽还要给她做一场法事,我吃好吃的的事情也只能延后了。

    叶绾贞的房间里面出来,我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正走到门口欧阳漓从他的房间里面出来,与他走了对面我便有些心虚,但还是笑呵呵的主动和他先说话。

    “你不休息一会,晚上还要起来抓鬼。”

    “休息过了,没事了?”欧阳漓像是在关心我,我想想也就应承了。

    “没事,那我回去睡觉了。”转身我便回去了,门关上欧阳漓却又来敲门,我只好开门看他。

    “这段时间都会很忙,学校就先不回去了,一会我会给你们请假,至于其他的换洗衣服,你和叶绾贞没事回去取。”

    “哦。”

    看欧阳漓说的一脸正色,我也没说什么,比起读书,我还是觉得赚钱抓鬼重要些。

    个人利益抛到一边先不说,鬼怪出来祸害人总归是不好。

    再者,学校现在也确实没什么可给我学的,现在是放假时间,虽然学校没有放这个假,但也确实没有什么新课程,去不去其实也都一样。

    答应下来我便转身去睡觉了,晚上一夜没睡,又去忙叶绾贞的事情,这一觉我睡到下午才醒过来。

    等我醒了,我便低头看我手上的珠子,第三只眼睛又睁了睁,说明第三颗眼睛再有一颗就能全部睁开了。

    我数了数,一共十六颗珠子,睁到最后面的一颗也不知道多少只鬼。

    太多了我也没去算,不过我很希望这些珠子都睁开眼睛,那样我的泥巴鬼就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我就不用害怕妖魔鬼怪了。

    摸了摸珠子,我才起身去外面,等我到了外面天也黑了。

    一看黑压压的天,我便有些兴奋劲头。

    要放在以前我肯定不会这么兴奋,但此时,为了珠子我也该兴奋兴奋。

    出门我就闻着饭香去了,原本我以为会在厨房里面看到叶绾贞,谁知道厨房里站着的人竟然是半面那个家伙。

    看他正在厨房里面忙来忙去,我便走过去和他说说话。

    “马上好了,出去等着,别进来了。”半面冷冷冰冰的声音,还不等我说什么,他先把我轰了出来,顿时我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似的,从头淋到脚的感觉不舒服。

    我也不生气,转身便去了外面。

    此时的外面,夜幕完全笼罩了大地,天空一片漆黑深不见底,好在上面还有星星,一轮新月倒挂在天边,要不想到鬼魂作祟,一起看来都是那么美好,但此时,谁都想不起去欣赏着寂寥月色,反倒是十分忧心马上到来的鬼月。

    正当我抬头仰望那轮新月的时候,一群大鬼小鬼也都跑了出来,一个个站在我身边望着月亮,吸收月光精华。

    他们是鬼,我是人,我怎么能站在他们当中抢他们的东西,于是我便打算离开。

    但此时我才发现,我的身上也有东西明显在吸收月光精华。

    虽然很少,但也隐约感受得到了。

    手腕上的珠子发出一阵阵的心凉,我便伸手摸了摸,竟发现有缭绕的气从指间朝着珠子里面钻了进去。

    我便想果然是鬼物,竟然也吸收日月精华。

    既然他们要吸收,我自然要找个合适的位置,于是便在院子里面扫了一眼,发现中间的石桌最合适不过了,只不过欧阳漓正坐在哪里晒月亮,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看了我一会了。

    他看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不会介意给他看,于是我便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把带着珠子的手放到了石头桌上。

    有他给我挡着,那些鬼都阳面朝着天上看,自然没有人注意我身上正吸收月亮精华的珠子,我便由着珠子吸收,直到他们吸饱了,自己不吸了,我才把手收了回来。

    而此刻,胸口的白玉也若隐若现的出现了几次,我倒是没有发现,反倒是欧阳漓,目光落在我的胸口上面,我自然不会当他是不怀好意,便想到了那块玉佩,低头那块玉佩果然发着青光,周围被烟气撩绕着。

    看了一会,那玉忽然就不见了,我这才听见有人走了过来,欧阳漓和我便朝着那人看去。

    半面正端着饭菜出来,放下转身又回去。

    于是我便手托腮朝着半面的背影看去,心里更是想,这样的好男人叶绾贞都不喜欢,真是可惜了。

    我正寻思,欧阳漓看我,我感觉到他的眼神,才把目光收了回来,而此时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个人也都来了,看到我和欧阳漓相继坐下,等着半面来了,我们这些人才一起吃晚上这顿饭,正吃着棺材铺的那个老头也来了,进门便走到了我身边,跟着他就坐下了。

    一脸笑呵呵的样子,问我:“丫头啊,你姓什么?”

    听他问我,我也没犹豫:“我姓温,温暖的温。”

    “姓温,是鬼师的温?”老头问我,把我问的一愣,想必他也是道中人,知道我祖辈上一些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便和他说了实话。

    结果他听完呵呵笑了两声,和我说:“你爷爷奶奶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看来我们还真有些缘分,竟在家门口都能见面。”

    听老头那么说我也没有仔细问,机缘巧合而已,不算什么。

    见我不说话老头又笑呵呵的朝着欧阳漓问:“你们欧阳家也不简单啊!”

    老头那话说的实在是有些奇奇怪怪,不过老头这个人就有些奇怪,我和欧阳漓也都没说什么,这事也就过去了。

    等到饭吃完了,我和欧阳漓站了起来,打算去外面巡夜,刚刚起来便听老头说:“我看这样,我跟着你们两个,后山,学校,还有这里,贞贞刚刚好点,跟着半面比较妥帖,至于宗无泽,你就一个人吧,我把我的镇魂袋给你,出了什么事自然有人去帮你。”

    听老头这么说,我转身看他,好好的他也要跟着我们?

    我见宗无泽没说话,便看了一眼身旁的欧阳漓,他也没说话,这事便就这么定下了。

    等我和欧阳漓出去,老头也手里握着一个烟袋锅子跟了出来。

    回头我看看老头,我和欧阳漓走在一起,把他扔下总归是不好,转身我又走了回去,一边走一边和老头说起话。

    老头吧嗒了两口烟袋锅子,吹了一口烟气,黑豆似的两个精明眼珠子看了我一眼,一边吧嗒一边走。

    欧阳漓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眼光八方的看。

    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周围特别的安静,只是这种安静叫人有点不安。

    越是平静,就越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无独有偶,当走到学校的教学楼后面,我又看见了那只满清的女鬼,结果这次老头便说:这鬼已经成了气候,叫我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