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满清女鬼渊源
    其实老头就是不说,我也知道满清女鬼成了气候,只不过我只是不明白,这只满清女鬼,为什么会找上我,我和他到底有什么愁和怨。

    老头看了一会那只满清女鬼,看到那只满清女鬼消失,便带着我和欧阳漓朝着别处去了,这才娓娓道来我和满清女鬼的渊源。

    老头说在以前,也就是满清的那会,皇族是不会外娶的,但凡是娶回家做福晋王妃的人,都是族里各处挑选出来的格格小姐,有些身份显贵的王爷,更是在孩子还没出生就挑选好了,日后要成事也一早就指望着这些人了。

    而这个满清的女鬼,便就是其中给定了娃娃亲的那种。

    自幼她被养在夫家的王府之中,而后准备成年便于夫家成大礼,但事与愿违,偏在此时,这个夫家的未婚夫婿性格怪异,出生就不愿意与人亲近,甚至喜好鬼魂之说,中日成迷其中,自然对她忽略。

    而后不久,这个未婚夫婿就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外族女子,说是会迎娶进门,种种际遇,最后这只满清女鬼被送回家里,而被那个外族女子取而代之。

    老头说到这里我已经猜到了,我肯定就是那个外族女子,于是我便问:“难道说我最后嫁给了她的未婚夫婿?”

    听我说欧阳漓也看老头,我知道他也很是期待。

    但老头豁然爽朗的笑了两声,便说:“你不是那个外族女子,你只是一只不露脸的白狐狸,而那个外族女子最后也还是被送走了。

    不久之后王府里边传出,他的未婚夫婿对你宠爱有加的事情,她也日日寡欢,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两个人,还不如你一只狐狸,便因嫉生恨,一时想不开悬梁而死,死后便被送来了这里。”

    老头说的神乎其神,我是不相信他,怎么会有人为了一只狐狸拒绝一个人,怎么想都不可能。

    于是我便一个人朝着古玩那条街上走,反倒是欧阳漓问老头:“您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一定也知道她葬在哪里。”

    欧阳漓的这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上,我忙着回头看老头。

    老头也不隐瞒,便说:“具体的位置我无法断定,但能肯定她是在教学楼的下面,你没看见她只能站在教学楼里看我们,那就说明哪里是她的地盘,就是不在下面,也离着不远,最多离不开学校就是了。”

    被老头一说,我和欧阳漓马上向后看了一眼,便都怀疑起来,也不对啊!

    按照老头说的,她的地盘在学校里面,或者她就在教学楼的下面,那老鬼说后山藏进去的是两口棺材,另外一口是谁的,又在哪里?

    况且满清女鬼要真的是在教学楼的下面,这么多年怎么一直没动静,为什么现在才出来害人,总不至于是为了我来了?

    那也太巧了,我就随随便便选了一个不太好的学校,就给选中了?

    “要这样,她怎么才出来害人?”我不服气问,老头呵呵笑了两声,对我的不懂事不放在眼里,反倒跟我解释。

    “你没看她出不来么,她是被什么东西镇压在教学楼的下面了,学校出人才,那些人才里面不乏日后当官坐轿的,在厉害的鬼也害怕。

    学校原来教学楼那个地方是教室,后来才改成了办公室,这么一来下面就有所松动,加上长年累月的怨气凝聚,早晚是要爆发出来,你又来了,把她的怨气也就激发出来了。”

    老头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我便不说话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去了一大半,而我对自己曾是狐狸一事也是耿耿于怀,老头反倒是说:“一个人能对一只狐狸一见钟情的可不多,不是积怨太深,就是情缘太重,狐狸也没什么不好。”

    老头说完吧嗒着烟袋锅子走了,我忙着追了过去,问他还知道些什么,老头却跟我说:“都是我瞎编出来的。”

    我眉头皱了皱,这也是瞎编出来的么?

    老头一看就没说实话,于是我便软磨硬泡的和他问满清的那只女鬼葬在教学楼下面的什么地方,我以为他一定是知道。

    但老头的嘴很严,说什么不愿意告诉我,问了一晚上,我累了,他也回去休息了,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看看天也亮了,我和欧阳漓也都回去休息了。

    回了房间脱了脱衣服便去床上躺下了,等我睡着了,一睁开眼睛果然又去了欧阳漓的门口。

    这次欧阳漓可没有洗手洗脸,而是站在门口等着我,门一开我一进去,就被欧阳漓一把拦腰抱了起来,门板呼嗒嗒的关上,也不知道欧阳漓是怎么了,竟一路和我缠绵到了床上。

    我便想,他这样的一个傀儡,也不知道痛苦,想来也是很可怜的。

    对他便也温柔起来,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他望着望着便温情来了,但手上的劲却越来越重,揉捏的人死去活来,动静也就越发的大了起来,好似我要不喊,我浑身就不舒服一样。

    等他累了,我也倦了,他才将我搂在怀里轻拭着我脸上的汗,与我相拥着睡去。

    中午等我醒了,又是在自己的房里。

    叶绾贞来叫我起来吃饭,我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出了门便看见所有人都坐在那里等着我一个人过去吃饭,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走过去坐下。

    欧阳漓偏巧就坐在我身边,漆黑的眼眸看了我一眼,我便听到对面老头说。

    “今天就是三十了,晚上过了子时就是初一,吃过饭休息休息,按照一开始的安排,我和半面一组,宗无泽和贞贞一组,你们两个一组,估计不会出什么的大事情,来的都是些没有名号的小鬼,各自保证安全。”

    老头说完开始吃饭,我们相互的看看,吃了这顿饭便回去各自睡觉了,不想我刚睡着,一睁开眼睛便又到了欧阳漓的房门口。

    又是那阵风把欧阳漓的房门吹开,结果门里欧阳漓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门开了他才讶异的看我,我这才十分无奈的进去,进去后门便关上了。

    继续这么折腾,我早晚我这条命要搭上。

    欧阳漓看我也是一阵茫然,跟着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我走到他面前,我经听他问我:“不累?”

    茫然间我也是一阵以为,朝着他说:“累也还是来了。”

    听我说欧阳漓反倒不经意的笑了,我已经很久没见他这么对着我笑了,他长得本来就好,他一笑百花尽凋零,不知道那些牡丹芍药恨不恨他。

    看他笑我也笑了,他的手一把将我揽进怀中,抱着我翻身压在床上,半身躺在床上看我。

    看他看我我便心里一阵空虚,到底我是喜欢上了外面的欧阳漓,还是沉迷着里面的欧阳漓。

    想到有一天他们之中注定有一个会消失的干干净净,便不由得泛起一丝难过。

    但欧阳漓似乎是也感触不到这些,毕竟他只是一个傀儡。

    看了我一会,欧阳漓亲吻起我,我便开始回应其他,这一番缠绵下来,我也睡了过去,等我再度醒来,人已经睡醒了。

    朝着窗外的天看了一眼,果然天黑了,天黑便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精神了精神,我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穿好了衣服去了门外。

    此时外面仍旧月朗星稀,一群大鬼小鬼正在晒着月亮。

    只不过今天晚上我的珠子似乎是晒够了月亮,没什么动静,显得十分安静。

    抬头我看看院子里面,人已经都到齐了,饭菜也已经准备好了。

    我过去说了几句话,坐下便开始吃饭,这顿饭吃过,叶绾贞和宗无泽两个人便先走了,跟着是老头和半面,最后才是我和欧阳漓两个人。

    临走我听见瓷娃娃大喊了两声:“小心,小心。”

    回头我看了一眼瓷娃娃,他要不喊我还好,喊了我反倒是有些提心吊胆的了。

    离开阴阳事务所我和欧阳漓沿着每天的必经之路一路巡夜,上半夜一起都好,但到了下半夜便有些不对劲了。

    子夜不多乌云便把月亮遮住了,星星也都黯淡了许多,我看看欧阳漓,正看着他,他的手便伸了过来,把我的手握住。

    我低头看了一眼,也并没觉得害怕,他怎么就把我的手拉住了,难不成是他害怕了。

    但看他那一张平平静静的脸,怎么看也不像是害怕。

    “到时间了么?”我问欧阳漓,欧阳漓回答:“还没有,但是现在已经有鬼魂四处作乱了。

    阎王大赦冥界,黑白无常这时候也都偷懒去了,有些鬼魂自然要跑出来害人。”

    听欧阳漓说也有些道理,不过我倒是更加的好奇起来,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些,总不能是他书上看来的?还是宗无泽告诉他的。

    言传身教都是叶绾贞才会做的事情,什么时候也轮到宗无泽了?

    正当我看着欧阳漓胡思乱想之际,古玩街的一家店铺门前,晃晃悠悠窜出几只黑影,一看到那些黑影我马上有些紧张,一下就看见这么多只,还是有些担心的。

    但比起我,欧阳漓竟丝毫变化没有,带着我便朝着几只黑影走去。

    黑影似乎看不见我们一样,先是在那家古玩店的门前徘徊了一会,之后便一眨眼从门缝进去了,我一着急便要跟着进去,欧阳漓马上抬起手将我的嘴捂住了,看他摇头,我便安静下来。

    跟着欧阳漓便带着我透过门缝去看了一眼古玩店的门里,只见那几只鬼影没有多久便显露出了人身,跟着古玩店里一些物件上面也都冒出一些鬼影,很快一院子的鬼影便聚集了起来。

    叽叽喳喳看着好不热闹,但我就是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

    看到这些,欧阳漓把我带去了一旁,便扔下那些鬼影不管了。

    于是我便问欧阳漓:“不管他们?”

    “他们不会害人,应该是回来看朋友的。”听欧阳漓说我便也信了,我还回头看看,结果回头竟看见一只艳鬼正站在我身后搔首弄姿,看我看她竟还问我:“好看么?”

    我本想回答好看,却给欧阳漓阻止了,欧阳漓还告诉我,这是一只勾魂鬼,我要不回答还好,回答了魂魄就给她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