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开棺材铺的师叔
    听欧阳漓说我还哪里敢说什么,忙着闭上了嘴,但女鬼还是搔首弄姿的问我:“难道我不好看么?”

    我看看女鬼,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勾我的魂,难道是看我好欺负?

    于是我为了显摆一下我不是好欺负的人,便闭上双眼用念力把那只女鬼收了,只听那只女鬼啊的一声,瞬间便消失了。

    根本我都不费力气就把女鬼收了,收完我睁开眼看了一眼珠子,眼皮抬了抬,没什么动静,俨然是一只根本就不够什么用处,于是我便打算趁着这个月,把珠子给喂饱,让他们把眼睛都睁开,我就有更多的泥巴鬼保护我了。

    但这想法似乎是没能得到欧阳漓的认可,我看他看我的眼神分明是没瞧得起我。

    不过他瞧不起我也是应该的,我还是比不了他强大的真身的。

    与他比,我其实只是想要保护我自己而已。

    于是我也没和欧阳漓废话,收了那只女鬼开始四处的打量,如果周围还有这样的鬼,我就直接收了。

    之后的一个多小时里面,我和欧阳漓遇见了不少回家探亲的鬼,这些鬼里面都是些不会害人的好鬼,出现大多是回家看看就走了,似乎也不愿意多逗留,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看看就走了。

    看着那些鬼魂离开,我还有些失望,遇不见坏心鬼,我也就没有收获了。

    眼看着要两点钟了,过了三点钟鬼魂也就都找地方安身休息去了。

    本以为今天就到这里了,但是古玩街走到头却看见一个人影蹲在地上,地上还点了一堆火。

    远远看去我正奇怪,要不是眼力好,真当成是鬼魂了,结果仔细看了才知道,对方那里是鬼魂,分明是个人蹲在那里烧纸钱。

    我正奇怪,欧阳漓停下了脚步,看他停下我也停下了。

    而此时,我的手还在欧阳漓的手里握着,自然我也不那么害怕。

    只是有些奇怪,对方大半夜的不在家里睡觉,这时候了干什么?他就不怕给鬼魂吃了?

    这时候我才听见,原来那个烧纸钱的人正在哭,而且哭的很伤心。

    而就在此时,一阵风呼啸着刮了起来,我便听见那个正哭的人忽然朝着四周问喊着问:“老公,老公是你吗?”

    也是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烧纸的那人是个女人。

    于是我便想,可能是个刚刚死了丈夫的寡妇,正在烧七什么的。

    风停了,女人哭的也更严重了,而远处隐隐约约的我看见一条黑影已经慢慢靠近走了,欧阳漓示意我不要出声,我便屏息凝神的注视着那抹黑影朝着这边走来。

    没多久那条黑影慢慢显露出了人形,一个长相文弱的男鬼出现在女人面前,蹲在了女人对面。

    男鬼抬起手摸了摸一直哭的女人,但她们毕竟阴阳两隔,两个人谁也感觉不到谁的存在。

    男鬼突然的着急起来,嘴里一直说着什么,但哭着的女人一直也听不到似的,蹲在地上一个劲的哭,一边哭一边说:“你一走你大哥就来了,不但把我们的钱都抢走了,还做了猪狗不如的事情,老公,你为什么要走了,扔下我可怎么办?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我为了孩子也不能去找你……”

    听女人哭,男鬼彻底的发疯抓空起来,地上的火焰呼呼的猛窜,而我看看欧阳漓没表情的脸,多么凄凉的故事,他却一点反应没有,果真他就是根不折不扣的木头。

    似乎是男鬼受了刺激,忽的一阵风便消失不见了,欧阳漓顿觉不好,迈步便朝着男鬼消失的方向走去,我也觉得事情不好,忙着跟着他走了过去。

    而此时哭的不行的女人也发现了什么,反倒被吓得一下晕了过去。

    回头我看看,也管不了女人了,抓鬼要进。

    一转眼我和欧阳漓追到了古玩店院子门口,门口上面贴了两张门神,只见男鬼左右的横冲直撞,身体一阵阵的冒着黑烟,好像在和门神作斗争似的,没有多久便累的没力气了,趴在地上不动弹。

    我看那只男鬼,一时间感慨万千,看他也像是个有文化的人,此时看就像是一直趴在地上的哈巴狗,伸着舌头,累的起不来了。

    我本打算要收了男鬼,却不想给欧阳漓抬起手拦了我一把,跟着我便看见院子里面出来了一个三十多岁长相一般的男人。

    门推开男人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眉头皱着:“什么人敲门?”

    男人没看见什么人,主要是我和欧阳漓离他家里不进,所以他也没注意到我们。

    说完话男人便转身回去了,而就在此时,门关上的一瞬,我发现地上的那只男鬼竟不见了。

    我忙着左右看看,想到可能是跟着进了古玩点的院子里面,便要推开门进去。

    但我刚刚迈步,想到什么看了一眼欧阳漓,莫不是他故意的?

    “是你把他放走了?”我问欧阳漓,欧阳漓看了看我,没回答拉着我朝着古玩店的院子里面走去,结果门推开,那个出来开门的男人便七窍流血死在了地上。

    虽然天色有些黑,但我和欧阳漓还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人的眼珠子都留了出来,白色的脑浆也爆裂的到处都是。

    看那个男人,我忙着把手给挡住了眼睛,死的太难看了,就有些吓人了。

    平时鬼见的多了,鬼不吓人,倒觉得死人有些吓人。

    但就在此时,我觉得身边有个东西走了过去,我便转身去看,果然是那只男鬼从我身边经过了,我也顾不上其他,转身追了出去。

    想到叶绾贞说过的话,鬼一旦害了人,就在也不能转世投胎了,他要是到处害人,早晚成了厉鬼,我还是收了他的好。

    追出去男鬼便不见了,等着欧阳漓出来我也朝着女人哭诉的地方去了,到了那里,正看见女人呆呆的坐在地上,好似是看见了男鬼一般,抬起手正摸着男鬼的虚影。

    只不过那鬼看似好好的一个人,摸上去却什么都摸不到。

    隐约的我也听见男鬼说话了。

    “我要走了,我已经把对不起我们的人杀了,你以后好好照顾孩子,带着孩子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找个好人嫁了。”

    听男鬼说也怪感动的,但是他们终究是人鬼殊途,怕是男鬼也知道这些。

    男鬼告别后我就看见女人哭晕在了男鬼的怀里,我便奇怪起来,平常看一些鬼依附着人的身体不假,但也见过那些幻出人形之后还有真身的鬼,怎么眼前的这只若隐若现飘忽不定似的。

    好似是看出我在想些什么一样,欧阳漓便告诉我,其实这是因为男鬼已经了却了心愿,再无怨念,此时他已经要离开了。

    我隐约明白,但欧阳漓也告诉我,如果此时我不动手,一会男鬼的魂魄便消失了。

    我一听欧阳漓这话,马上把眼睛闭上了,正要催动念力把男鬼收了,结果闭上眼我又马上睁开了,总觉得他们很可怜,一时间有些于心不忍。

    但眼看着男鬼就要消失,我又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最后也只好痛下狠心,闭上眼用念力收了男鬼。

    等我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又只剩下的女人一个人坐在那里哭,哭傻了似的,看见我和欧阳漓也没什么反应。

    而此时天边大亮,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我和欧阳漓结伴也朝着回去的路走。

    但回去的这一路,我变得出奇的安静,我在想,人鬼殊途这四个字。

    既然女人和男鬼人鬼殊途,那我和欧阳漓是不是也人鬼殊途?

    不过想了也没什么用,没有答案的事情,根本就不该继续去想。

    一路回到阴阳事务所,阴阳事务所的门口宗无泽和叶绾贞也都回来了,看见我们叶绾贞还跑了上来,追问我们晚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我便将晚上遇见了几只鬼,还有一段凄婉的故事说了出来。

    叶绾贞说他们也遇见了几只鬼,但都是不起眼的小鬼,不是回家看看亲人,就是一些没有什么地方去,在街上游荡的鬼,所以说叶绾贞和我们也差不多,都没什么特别的收获。

    至于老头和半面两个人,听说是早早就回来了,而且回来就回去各自的家里休息了,至于具体他们遇见了什么,我们自然不得而知。

    回到阴阳事务所里面,一如每天我们去休息,躺下又开始重复和欧阳漓的梦境。

    不过因为我太累了,进门我便倒头去睡,欧阳漓躺在身边搂着我也没做什么,两个人也算相安无事。

    一觉睡醒也快要天黑了,起来去吃了饭,几个人又准备要去外面巡夜了。

    老头临走前过来拍了我一下,我回头看老头,老头便朝着我呵呵一笑,但他笑的有些奸诈,我始终觉得他不怀好意。

    回头我看看,肩膀上竟然有一道符纸,伸手我要接下来,被叶绾贞拦住了。

    “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师叔可轻易不帮人,帮你就是爱护你,留着吧,一定有什么用处。”

    听叶绾贞说我才知道,原来老头是她师叔。

    开棺材铺的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