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半面的阴阳脸
    老实说我并不知道命魂是什么,但既然是命魂,字面上看肯定会一个人的性命有关系,加上魂,就是魂魄吧。

    我没敢多问,担心叶绾贞会情绪激动,毕竟她的相好死了。

    但我不问叶绾贞她自己反倒是告诉了我。

    叶绾贞说人有三魂七魄,而三魂就是天魂,地魂,命魂三魂。

    人死了,人的三魂也就散了,天魂会去天道,地魂去地府,至于命魂,便会往来于地府和坟冢之间。

    人要有三魂才会有意识,三魂少了一魂,人的意识都会全无。

    而眼下叶绾贞手里的是命魂,也就是说,另外的两魂要不是走了,就是被什么东西打散吃了。

    夜晚真心现在很担心半面,要只是重伤丢了命魂,救活半面就有办法,就怕地魂已经勾去了地府,到时候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半面了。

    听叶绾贞这么一说,我的心也都散了,这么说,半面是凶多吉少了。

    正站在大门口担忧,瓷娃娃忽然大喊了一声:“回了,回了!”

    听瓷娃娃一喊,我和叶绾贞忙着朝着对面看去,果然四个人是回来了,只不过仔细一看,心也凉了半截。

    四个人回来,三个人走着,另外的一个给欧阳漓正背着,而老头显然也受了重伤,正给宗无泽搀扶着。

    看他们回来我以为是要回到阴阳事务所里面,马上让开了一条路,没想到却是回了老头的棺材铺。

    一看他们朝着棺材铺走,我也跟了过去,老头推开门进去,跟着其他的人也都跟了进去。

    此时也有一些阴阳事务所里面的大鬼小鬼跟了进来,有些便开始猜测老头和半面遇上了什么事情。

    “是不是遇见大魔王了?半面可是很厉害,都能出事,看来是真的大麻烦来了。”山羊胡子的老鬼站在一旁说。

    “这不好说,看看伤的这么严重,不像是一只鬼所为。”那只一直喊着我爷爷爷爷辈的小鬼也说。

    其他的鬼更是乱嗡嗡起来,叶绾贞伤心,一挥手鬼都散了。

    我这时候才定睛去看半面,掀开了他半边脸上的那块黑布,下面竟然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顿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平时难看的鬼和人见得多了,但却都没有半面的脸骇人,半面的脸就像是个无底洞是的,一半里面什么都没有,看了就要人心惊胆战。

    我推了推,站在一旁看着,半面被欧阳漓放在了老头棺材铺里面后边的一口黑色棺材里面,一看被放进去,我便毛骨悚然起来,好好的人放进棺材,肯定是活不成了。

    但叶绾贞反倒跟着看,并没露出伤心欲绝的样子,于是我便奇怪起来,没看到人总还有希望,她都伤心成那样子,为什么此时人放进棺材她反倒没有那么伤心了。

    欧阳漓离开宗无泽便走到了棺材前面,竟没看到他什么时候藏在身上的铃铛,十六个银色的铃铛都挂在了棺材上面,我数了数,不多不少的十六个铃铛,我记得欧阳漓在墓室里面说过,挂在棺材上面的是招魂铃,难道是在给半面招魂。

    “贞贞,把瓶子打开。”宗无泽说完站在一边,好像是在挡着什么东西,面朝着棺材里的半面,一动不动的。

    叶绾贞马上弯腰去了棺材里面,打开了手里那个小瓶子,跟着便看见瓶子里面的一缕青烟似的魂魄,渐渐成了人形,没有多久朝着棺材里面的半面身上去了。

    但这一去不好了,我看那缕白色的命魂怎么都回不去,就是他想回去也还是回不去,此时他便又要出来,宗无泽立刻施法,嘴里念念有词的逼着命魂回去半面的身上。

    但不管做了多少的努力,命魂就是不回去半面的身上,这也让我们这些人有些着急了。

    老头此时拿了一张红色的纸出来,朝着棺材的上面就贴了过去,把那缕白色的命魂给贴在了里面。

    “半面,师傅要你在里面熬过今晚,过了今晚你肯定就没事了。”老头站在棺材外面说,我这才知道,感情半面是老头的徒弟。

    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徒弟弄到棺材里面去的,想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棺材用红纸封住,就跟闹了诈尸一样,棺材原地砰砰两声,镇魂铃铃铃直响,叶绾贞哇的一声又哭了,蹲在棺材旁捧着脸哭。

    看叶绾贞哭我还想劝她,但却给宗无泽拉了一把。

    “今晚我要留在这里给半面守魂,你和欧阳回去阴阳事务所里,晚上就靠你们两个了。”

    一听宗无泽这话,我顿时没了反应,这是要让我和欧阳漓两个人巡城的意思?

    那晚上可有的我们忙了,真要是遇上大鬼,我们还不和半面一样,三魂七魄都给打散了。

    听宗无泽说我便朝着欧阳漓看了一眼,欧阳漓这才问:“半面是被什么东西伤了?”

    “应该是一只成了气候的慑青鬼,半面是大意了,才着了道,你们两个晚上遇见了这种慑青鬼,小心一点。”

    宗无泽交代完,欧阳漓点了点头,转身便朝着外面去了。

    此时已经过了中午,早饭我们都没吃,再不吃就要饿死了,于是我忙着回了阴阳事务所那边,把叶绾贞做的饭菜留一些够我和欧阳漓吃,剩下的给叶绾贞他们送了过去。

    饭菜放下我看叶绾贞呆呆的坐着不动,我也没说什么,转身回了阴阳事务所里。

    欧阳漓没吃饭,正等着我回来吃,我坐下了他才拿起筷子,饭菜也没有热一热,我们便吃起饭。

    正吃着我问欧阳漓:“半面的事情你知道吗?”

    不是我爱打听,是半面的那张脸实在是太吓人,我不问问心里痒痒。

    听我问欧阳漓便答应了一声:“知道一些。”

    于是我便朝着欧阳漓讨好的笑了笑:“那他的脸是怎么了?”

    欧阳漓吃着馒头,咬了一口说:“你想知道?”

    半面的脸不是说少了一块那么单纯简单,开始我确实看半面的脸是少了一块,像是被刀子飞快的给削了下去,但刚刚我看,半面的脸就像是一个人的眼睛,相似深深的一个大坑洞,一眼望不到尽头,也没有底似的。

    “我问问,你要是知道告诉我。”

    听我说完欧阳漓吃了最后一口馒头,起身擦了擦嘴:“一会到我房里来,我告诉你。”

    欧阳漓说完走了,我便有些气,说话就说话,非要去房里。

    但想到可能欧阳漓是担心被阴阳事务所里的大鬼小鬼听了去,心里也就不多想了。

    吃饱了我便起身站了起来,收拾收拾去了欧阳漓的房门口。

    来了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敲门进欧阳漓的房间,抬起手敲了敲便进去了。

    欧阳漓开门站在里面,已经把外衣脱了,此时身上穿的是白色的一件背心,下面是一条灰色的棉线短裤。

    “进来吧。”看到我欧阳漓转身回去,我便也跟着进去了。

    进门我把门关上,跟着去了欧阳漓房间的桌子边上,欧阳漓坐在椅子上面,我自然也要去他对面坐着。

    “现在说吧。”我满怀期待的看着欧阳漓,但他却叫我坐过去,离他近一点。

    我看看便坐了过去,于是他便低头在我耳边告诉了我是怎么回事。

    听完我便有些奇怪起来,“那你说半面那半张脸是……”

    我正想说,欧阳漓把手抬了起来,直接挡住了我的嘴唇,余下的话我也就说不出来了。

    但欧阳漓的手掌心温润,我便想起他在我梦里摸来摸去的时候,忍不住便有些脸红,跟着站了起来。

    “不早了,你睡吧,晚上还要去巡城。”迈步我朝着门口走去,开了门一溜烟跑回了自己房间里面。

    回去我关上门就在门口站着,摸摸扑通通狂跳的心口,我又不是没给欧阳漓摸过,有什么好紧张的,只是挡住了嘴唇而已。

    门关上我去床上便睡了,躺下没多久便睡了过去,结果等我醒来,果然又去了欧阳漓的房门口。

    门一如每次,呼嗒一下便开了,我便朝着里面看去。

    门口欧阳漓果然站在那里,看到我伸手一把将我拉了进去,进门便将我按在了门板上面,拉着我的手让我在他身上摸。

    门关上他的吻便迫切起来,我哪里是他的对手,三两下便缴械投降,嘴里哼哼呀呀起来。

    听我哼哼的声音越发的勾人,欧阳漓的大手一把握住了我胸前的小山丘,用力的捏了一把,我便有些把持不住,抱着他喊了一声。

    欧阳漓离开,漆黑的眸子盯住我,不似棺材里面的欧阳漓那样媚的出吹,到更像是一抹山涧的泉水,源源不断的朝着我身上流淌,清清凉凉,要人欲罢不能想要伸手去摸摸。

    于是我便抬起手摸了摸欧阳漓的脸,摸摸他的嘴唇。

    指尖轻轻碰了一下欧阳漓粉嫩的嘴唇,软绵绵的舒服,我便朝着他笑了笑,要不是我知道这是在做梦,我当真以为我是在与他厮混了,谁叫他的嘴唇触感这么好的。

    见我轻轻摸他,也不知道是痒了还是怎么了,欧阳漓竟轻轻含住我的指尖,用他的牙齿轻轻咬了一下。

    一点不疼,反倒是有些痒痒。

    痒了我也就忍不住笑了,看我笑,欧阳漓低头便来亲了我一口,不轻不重的,但他张开嘴用牙齿咬了我。

    跟着欧阳漓抬起手把我的手一手拉到他的脖子上面搂着他,一手拉到了身下,我有些紧张,要把手拿开,但他马上便握住了我的手,在我耳边低低的叫起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