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虚晃鬼
    进门我便朝着阴阳事务所的里面走,在我看来,只要我回了阴阳事务所就安全了,却没想到,越是阴阳事务所这种阴气盛的地方,越是能滋养跟着我来的那个东西。

    在外面本来我身上的阳气还是比较重的,结果进了阴阳事务所反倒阴盛阳弱,阴气慢慢将阳气挡去了不少,若是平常也没什么,毕竟我本身接触的就是一些阴气比较重的东西,开始觉得冷,时间一久我也就习惯成了自然。

    而此时阴阳事务所左右两侧都是招引阴物的东西,阴阳事务所里又经年的养了一群大鬼小鬼,我身上的阳气被挡住便也正常。

    这东西虽然在别墅里面滋养,但怎么也比不了阴阳事务所里面的阴气旺盛。

    结果我一走到阴阳事务所的里面,便觉得那东西逐渐强大起来,好似在吸食周围其他鬼魂的阴气。

    我顿觉不妙,而宗无泽此时也发现,确实有个虚晃的东西徘徊在我的左右。

    宗无泽忙着上前,却听见那东西竟然开口说话了。

    “想不到还有这么个世外桃源,真是天助我也。”听那东西说话我马上转身朝着他看去,朦朦胧胧也只是看见一个影子,而此时阴阳事务所里面大大小小的鬼魂,都像是见了阎王爷似的,一个个抱头鼠窜,鬼心惶惶。

    但此时我倒是不觉得那么害怕了,看不见他时我怕他,看见了我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仔细打量,他竟是一只只有虚影的鬼魂,飘来飘去像是无根的野草。

    叶绾贞大概也是感觉到了什么,从里面出来便朝着虚影看去,看到也是一阵意外。

    “师兄,他是什么?”叶绾贞都不认识的东西,想必不是什么大有来头吧,但我总觉得这东西是跟着我来的,便有些奇怪了。

    一路上他就跟着我,他想干什么?

    看看叶绾贞我朝着里面走了走,虚影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便冲着我飘了过来,虽然不怕他了,但我还是有些紧张,好好的被一只鬼跟上,不管这是一只什么鬼,我都是不喜欢的。

    于是我便朝着一旁又躲了躲,不想这只鬼魂竟说:“虽然你是个女人,但是你的身体我很喜欢,给我做容器也不错。”

    说着鬼魂便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一听他说的,果然他就打的是我的注意,哪里还敢再院子里面呆着,转身便朝着宗无泽后面的房子走去。

    在我看来,宗无泽是个驱鬼师,他住的地方肯定比我住的地方要好,只可惜我还没有跑到宗无泽的房子门口,就被那只虚晃的鬼给堵住了去路。

    宗无泽随后跟了过来,抬起手捏了个诀,打算收拾了那只虚晃鬼,结果却毫无用处。

    “师兄,怎么回事?”叶绾贞跑来问,宗无泽脸色都白了,我便朝着后面退去,便听见对面那只虚晃鬼哈哈大笑。

    “糟了,他没有天魂,也没有通往阴间的地魂,现在只剩下了一缕怨念,命魂也被怨念反噬了,他不在鬼道,我没办法收他。”听宗无泽那话我就很是生气,什么时候了,他还在一旁婆婆妈妈,不能收倒是想想办法,难不成我就得给他做盛怨念的容器。

    叶绾贞也着急了:“那怎么办?”

    “我要做法,贞贞,你去帮我设坛。”宗无泽说着已经拿出了铜钱剑,平常没看见他带在身上,关键时候总能拿出来。

    “阳关大道你不走,骗走独木桥,我今天就送你魂飞湮灭。”宗无泽大话说下,但虚晃鬼丝毫不在意他,反倒更喜欢我的身体,一步步朝着我靠近。

    我便奇怪起来,在外面他怎么不直接占了我的身子,偏偏到了阴阳事务所里他才想要占我的身体,难道说他在等时机?

    抬头我朝着天上看看,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时候明明是要天亮了,怎么天上忽然乌云密布起来?

    我又想起在别墅的时候,天上是有月亮的。

    难道说他怕光,不敢见光,所以这一路一直躲在阴暗处跟着我,一直在找几乎占我的身体?

    这么想我便朝着门口挪腾,但他始终不肯放过我,跟着我到了门口。

    被逼到尽头,我想起要收了他,紧闭着双眼想用念力把他收了,结果经丝毫不奇效。

    平时闭上眼便能感觉到鬼魂的扭曲,但今天竟感觉虚晃鬼越发的靠近,甚至身边阴风阵阵,刺骨的寒冷。

    忍不住叫人浑身打激灵,竟出汗了。

    “宗无泽,你好了没有?”我睁开眼忽然大声问,一睁眼差点没吓过去,虚晃鬼竟已经把身体贴了上来,正准备占据我的身体。

    离得远还不算什么,离得近他的脸几乎贴到我的脸上,好似一张液体面罩似的,正缓缓贴上我的脸。

    我吓得想要后退,却被紧紧的吸附在虚晃鬼的身上,身体里竟有一道白光被挤压了出去,一种撕裂的痛苦让我痛不欲生起来。

    而就在此时,我胸口欧阳漓给我的那块玉佩又出现了,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虚晃鬼身体猛然一震,朝着后面退了一步。

    我这才稳住了身体,但还是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挤压过了,浑身都散了的疼。

    虚晃鬼看着我,空洞洞的目光落在我的胸口上面,看着我胸口的玉佩发起呆。

    以为他是要抢走我的玉佩,我忙着用双手护住,跟着喊宗无泽。

    “宗无泽你好了没有?”我大喊,宗无泽回我:“躲到一边去。”

    听宗无泽说那只虚晃鬼忽然朝着身后的宗无泽看去,面上便狰狞起来,像是一条被密封在瓶子里的鱼脱了皮似的,看着着实狰狞可怖。

    “嗷!”虚晃鬼嗷的一声,周围阴风四起,我便忙着躲到了一边,以免宗无泽伤了我,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原来鬼也是会狼一样嚎叫的,发怒的时候嗷的一声。

    叶绾贞也跟了出来,手里握着她的铜钱剑,胸前挂着铃铛。

    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叶绾贞稚气的像是个孩子,不及宗无泽仙风道骨。

    宗无泽绕着桌子走了两圈,我便不由得在心里摇头叹息,什么时候还有心情绕桌子。

    不过等宗无泽绕完了桌子,他举剑竟把天雷引了下来,继而朝着虚晃鬼劈了过去,我忙着抱头躲了出去,只听咔嚓的一声,一个闷雷在地上炸开了,我本以为虚晃鬼已经被雷劈了,可结果我进去看,虚晃鬼竟已经把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个人的脖子狠狠的掐住了。

    “救命,救命!”门口的瓷娃娃大喊,我哪有时间去想,进门便拿了宗无泽掉在地上的铜钱剑,直奔着虚晃鬼劈去,结果我还不等到他面前,他的手一挥我便被一股强大的阴风摔了出去,一下砸在了墙上。

    只感觉后背心一凉,人就从墙上面滚了下来,跟着一口血从最里面吐了出来,刚好吐在了宗无泽的那把铜钱剑上。

    铜钱剑上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竟冒起烟,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的血像化学品一样,在铜钱剑上能冒烟。

    宗无泽和叶绾贞的脸都白了,周围大鬼小鬼也不出来帮忙,反倒跑的无影无踪,这种时候,能指望的只有自己了。

    欧阳漓和老头都没出现,说明两个人肯定是遇上什么东西了,回来的晚了。

    无论如何我也要坚持到他们回来,先把叶绾贞和宗无泽救下来再说。

    于是我强忍着疼,从地上爬了起来,握着手里的那把铜钱剑一步一步的走去了虚晃鬼的面前。

    我本打算举起铜钱剑给他一剑,没想到不等我给他一剑,他忽然将宗无泽和叶绾贞扔了出去,啊的一声尖叫,吓得我魂没丢了。

    手里的剑一下就落到了地上,摔得铃铃响不说,摔的人心都慌了。

    跟着虚晃鬼的鬼爪朝着我胸口抓来,我低头一看他是来那我的玉佩,我哪里肯给,忙着双手护住,就是这护住的时候他嗷的一声,朝着我便贴了上来。

    我这才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是他上了我的身,我身上什么不是他的。

    我吓得不行,但悔之晚矣,也只能眼睁睁看他朝着我身体里进,但就在这时候,一道极快的影子从阴阳事务所的门口射了进来,跟着我便觉得身上一凉,人瞬间便挪了地方,等我心神一震,心平和下来的时候,我已经落入了欧阳漓的臂弯里面。

    欧阳漓脸色及其的难看,一身寒气逼人,我从没见他这么的生气过,他生气眼睛竟然是白雪的颜色,甚是吓人。

    看我欧阳漓也没说话,而我身体实在是虚软,站都站不稳,也只能靠在他的怀里了。

    但他似乎并不觉得我重,搂着我也没有太多表情,反而是看向对面虚晃鬼的时候,他那双雪白的眼睛渐渐凝结出了冰片。

    而他身上也着实有些冰寒,叫人忍不住哆嗦。

    要不是我知道他是欧阳漓的替身,我还真会以为他是个怪物了。

    此时的阴阳事务所里面大鬼小鬼都跑光了,叶绾贞和宗无泽也都晕了过去,知道欧阳漓不是人的也就剩下我一个会喘气的了,所以我也就不担心他被人发现了。

    不过欧阳漓杀鬼真没什么新鲜,一如既往哪一个动作,眼看他带着我一道光似的朝着虚晃鬼直射过去,来不及看清什么,他的手已经狠狠掐住了虚晃鬼的脖子,丝毫不留余地,徒手一把捏碎了虚晃鬼的怨念。

    虚晃鬼临死还哀嚎着,凄惨的悲鸣震得耳朵都疼,但不管怎样虚晃鬼还是死了,虚晃鬼要不死,我也就活不成了。

    只是,明明我看见他是掐死的虚晃鬼,虚晃鬼扭曲的痛苦不堪,但后来竟被撕裂成了一块一块,跟着化成了烟雾。

    我本想问问,却双眼一闭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