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死尸
    等我醒了已经是一天之后了,阴阳事务所里又恢复了平静,而我竟在欧阳漓的房间里面休息。

    睁开眼我还有些糊涂,自己到底是醒了,还是在梦里。

    房间里没人,我特意看了一眼床上,床上也没人我才起来,掀开被便从床上下去把鞋穿上了。

    走到门口门开了,院子里站着欧阳漓。

    听见开门声音,欧阳漓转身看我。

    我这才知道,天已经黑了。

    回头我看看关好的房门,想着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现实里。

    但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最后只能走去欧阳漓的面前问了他。

    自然不能开口就问我们是不是在做梦,估计我就是问了他,他也不知道我说什么,还会当我是脑子坏了。

    “几点了?”走去我问,欧阳漓转身站在我面前看我,打量了一会告诉我已经晚上十点钟了。

    我哦了一声,而后问他:“我们不去巡城了?”

    “今晚不去,明晚去。”欧阳漓的回答总是很简单,不过他的回答也让我确定了一件事,巡城肯定是现实中,梦里我和欧阳漓除了滚床单实际上什么都没做过。

    “饭菜好了,你先吃饭,吃了饭回去休息。”

    欧阳漓说着坐到桌子对面去了,我也确实有些饥肠辘辘,便坐下和欧阳漓一起吃饭,吃饭我才知道,今天已经是初七了,我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

    至于叶绾贞和宗无泽他们,早早的就醒了,现在已经在外面抓鬼了。

    吃过饭欧阳漓便说该去睡觉了,我便问他,真的要去睡觉。

    其实我是想说,既然我没事了,可以去街上看看,帮着叶绾贞他们减轻一点负担,但话到了嘴边我又没说。

    既然欧阳漓说去休息,肯定是我身体没好,我要是出去了,没帮忙反倒是添了麻烦就不好了。

    一边回去我一边问欧阳漓:“那只鬼是什么鬼?”

    “不是什么鬼,是一股怨念,因死的时候及其的痛苦,便生了一股怨念,人有三魂七魄,他的天魂和地魂都已经归位,但是命魂却被怨念勾了出来,而后这股怨念把命魂给吞噬了,他就成了不鬼不魂的东西,之后在死去的地方徘徊飘荡。”

    听欧阳漓说我才知道,为什么宗无泽的法术对虚晃鬼没用了,原来他根本就不是鬼,是一股怨念,难怪我的念力收不了他,相比驱鬼师只能抓鬼,别的便不行了。

    我也没问欧阳漓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他本来就是鬼,知道也没什么。

    走到房门口推开房门便进去了,有些睡不着便坐了一会,但我实在是没什么可坐着的,本身宗无泽的地方就不是多好,阴气重不适合人住。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着,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脱了鞋也只好回去床上躺着了。

    结果刚躺下就有些倦了,没多久便闭上眼睛睡了。

    一如每天那样,刚刚睡着便醒了。

    睁开眼人已经站在欧阳漓的房门口了,只不过睡了两天我的精神极好,门开了便朝着欧阳漓的房间里面看了看。

    而此时的欧阳漓似乎就是在等着我,衣服已经脱了一半,胸前小麦色的肌肤露出来大片。

    我进门门便呼嗒一下关上了,欧阳漓看着我,我便有些蹉跎,犹犹豫豫的走了过去。

    平常都是欧阳漓来接我,今天轮到他等我,我反倒有些不自在。

    但我还不等走过去,便被欧阳漓一把扯进了怀里,这才知道他身上有些凉气正四处环绕。

    伸手我摸了一把,抬头看欧阳漓:“你身上这么冷?”

    欧阳漓眉头皱了皱,也不说话,按着我的后脑便亲,我也被他亲的习惯了,连挣扎都没有便开始学着他回应。

    欧阳漓亲了一会,呼吸开始加重,拉着我的手便朝着身下去了,我开始缩了一下,但后来又伸了过去。

    其实要没有宗无泽在除掉韩薇薇时候的那些话,我还真不知道,人和鬼是不能阴阳交合的。

    想必欧阳漓至今让我守身如玉便是这个道理。

    正亲着,欧阳漓一把扯开了我身上的衣服,结果我胸前呼之欲出的两个家伙便亮了出来,欧阳漓抬头看我,忽然便亲了上来,身体一番,人便被他压在了床上。

    侧躺着欧阳漓将我脱光,而后用被子将两人盖上,手不断的在身上摸来摸去,我看他觉得脸红,他便将我的腿抬了起来,用力压过他的肩,一时间我便脸更红起来,把脸转去了一边。

    一番缠绵过后他便一下躺倒了床上,躺下便把眼睛闭上了,我以为他是累了,便翻身也睡了过去,不想他还是不老实,像是怎么也摸不够似的,翻身便开始乱摸。

    我原本都已经睡着了,不想又给他吵醒了。

    但我不愿意把眼睛睁开,便躺在床上不动,谁知道他便胆子大了起来,被子里的手不但胡乱的摸,还趁着我睡着了到处作乱,等我忍不住要叫出来,他便忽然将我的嘴堵住,看我睁开眼睛他才慢慢将我放开。

    原来他也出了一身汗,额头和眉心都是汗。

    想想他也怪可怜的,我便伸手帮帮他,于是他便趴在我耳边不断的吸着我的耳朵,轻唤我的名字,一声接着一声的宁儿叫起没完。

    等他不叫了,我也累的手不会动弹了,自然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

    他这才将我一把搂了过去,裹上被子和我说话,只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他要和我说什么的时候,我都听不见他说的什么,而后没过多久我便睡了过去,只不过这一夜出奇的漫长,等我醒了,他还睡在我身边,他便手还是不老实,在我身上作祟,一次次的,直到天亮了,我睁开眼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这一夜的漫长也是怪累人的,早上我便起来的有些晚了。

    十点钟了我才从被子里面爬出来,谁知道起来竟看见床上有一点血。

    低头我看着床上的一点血,不是很明白,伸手摸了摸,竟有些干了。

    这不是经血,那是什么?

    挺奇怪的,我伸手摸摸,跟着穿上衣服下床,下了床我本打算在去看,结果床上却什么都没有了。

    我肯定我不是眼花了,但床上现在明明干净的很。

    我转身出去,出了门叶绾贞他们已经回来了,而且饭菜都已经做好了。

    “小宁,你醒了?”看我没事,叶绾贞忙着跑来和我说话,我也朝着院子里看去,半面已经没事了,人就坐在一旁等着吃饭,老头也在,正吧嗒着烟袋锅子。

    宗无泽看见我从一旁走了过来,问我:“怎么样了?还不舒服么?”

    听宗无泽这么问,我便马上说没事了,跟着走去吃饭的地方吃饭。

    刚坐下,欧阳漓从房间里面出来,看见我们也没打招呼,便去坐下了。

    一起吃了饭,也到中午了。

    宗无泽这才说,要去那天韩薇薇出事的地方看看,趁着白天的时候过去。

    宗无泽说要带着我去,欧阳漓却站了起来。

    “你们一夜没休息了,我和宁儿去行了。”欧阳漓说着已经朝着门口走,我本想说我不愿意去,但看他势在必行的样子,也只好跟了过去。

    但我也没忽略他叫我宁儿的事情,这才想起,他还没叫过我的名字,平常在学校里自然不算,像是叶绾贞那样小宁小宁的叫倒是没有过,如今他忽然叫我宁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到门口我还是说:“还是人多一点好。”

    于是宗无泽便跟了出来,只是欧阳漓又说:“休息吧,今天是初八,晚上还要忙。”

    说话欧阳漓把手已经伸了过来,拉着我的手便走。

    我此时才发现,欧阳漓的手比昨天凉了许多,心里便知道,他已经在渐渐恢复了。

    宗无泽到底没跟过来,而后我和欧阳漓两个人去了韩薇薇魂魄出现的那栋别墅,但我有了阴影,一看那栋别墅便心里不舒服,觉得肯定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只不过没出来而已。

    欧阳漓回头看了看我,竟将我拉到了面前,一手拉着我的手,一手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

    我的下巴本身就有些尖,他一端起来,我便感觉整个人都要被他提起来了。

    下一刻,欧阳漓低头便亲了我一下,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那么一下,但离开后他便又亲了一下。

    亲了不算,他还说:“今晚你过来陪我睡。”

    我眉头皱了皱:“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走吧!”

    欧阳漓没事人似的,转身便牵着我的手进了别墅,别墅里阴气浓重,一进去我就把他大白天无端亲我的事情给忘了,拉着他的手也改成了抱着他的手臂。

    鬼宅也不是没去过,可是大白天就阴气这么重的还是第一次遇上。

    一只跑出去的怨念都那么厉害,要是遇上鬼魂不更加的厉害了。

    只是此时来都已经来了,我要说走,欧阳漓肯定不同意,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进去了。

    进了别墅欧阳漓先是拉着我从别墅的外面转了一圈,看了看走到那一池泳池的边上站在了哪里,我本打算看一眼便走,不想刚刚站在泳池旁边,便看见泳池里一具面目全非的女尸竟躺在下面。

    我吓得脸白,跟着便一把抱住了欧阳漓,大喊着:”韩薇薇,她就是韩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