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王胎
    吃过了晚饭我和欧阳漓稍稍休息了一会,等到叶绾贞和宗无泽出门,我们也出去了,因为要去接应宗无泽和叶绾贞他们,我们也就没去古玩街上,只接去了学校的教学大楼后面。

    那条路不但能看看满清那只女鬼,还是经过去后山毕竟之路,所以我们打算先去后山看看,而后顺便看看那只满清女鬼。

    那只女鬼今天又不在,我和欧阳漓也只是看了看便离开了,但是哪里始终阴风阵阵的,所以我走到那里都会紧握着欧阳漓的手。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正握着他的手我想起白天他说的那话,我便看了他一眼。

    白天欧阳漓和我说晚上要陪他睡,也不知道他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总觉得怪怪的,像是他被鬼上身了一样。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他是一只鬼,又是在渐渐复苏阶段,会说出些也什么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就好像是人格分裂症一样,一会他是现实里的欧阳漓,一会又是梦里的欧阳漓。

    绕过了学校的教学楼我在外面站了一会,看看学校里面没什么动静,便跟着欧阳漓朝着后山上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四处的看看。

    今天晚上的后山上面十分的安静,除了虫鸣就是风都没有。

    走到半山腰我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漓,看他脸上表情凝重也没问他什么,兴许他是觉得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也说不定。

    又走了一会我们才到了后山的山顶上,山上此时安静的只有几只虫子在叫,而且对面的山洞也只有两个,一个大的是通往欧阳漓的墓室口的山洞,一个是那时候我进去找到古董店何老板女儿尸体的小山洞。

    此时他应该也看得到,这里是有两个山洞吧,不然他不会目光盯着其中那个大山洞的洞口看。

    “我们要进去看看吗?”于是我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不知是觉得周围太安静了,还是他渐渐恢复中的关系,竟将我的手拉过去搂在了他身上,低头亲吻起我的嘴唇。

    平日里与他在梦里倒是没少做这种事,但现实里醒着的时候还是第一次,于是我便脸红起来。

    想躲,他马上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深邃的眸子仿佛能看穿我的心思,滴滴入目,而后亲吻着着我的嘴唇,我的脸。

    我被他亲的身上有些热,心口扑扑乱跳,忍不住便搂住了他的腰身,跟着他便将我带进了洞穴里面。

    进入洞口他又朝着墓室里面走去,我只得跟着他一步步的进去,到了里面墓室里面空着,而欧阳漓的棺材已经不见了。

    我心一慌忙着松开了欧阳漓拉着我的手,快步走到放着棺材的地上,一阵阵的心慌起来,抬起手摸了摸那块白色的玉佩。

    玉佩还在,棺材为什么不见了?

    欧阳漓跟着我便走了过来,他便问我:“如果现在要你选择,是我还是他?”

    我忽然发起呆,欧阳漓他?

    转身我朝着他看着,他已经走了过来,双眼目光专注而认真,而我便茫然起来,是他还是棺材里面的欧阳漓?

    “你早就知道?”我忽然朝着欧阳漓问,既然他能问出这种话,想必每晚与我在一起他也是知道的。

    想到这些我便脸红心跳起来,他看着我,丝丝入扣的目光落入我的眼底,抬起手他将我搂在了怀里。

    “我要知道答案,是我还是他?”

    “你们不是一个人么?”我呐呐说,似乎在逃避这个问题。

    “我们注定只能留下一个呢?”欧阳漓他说,我茫然抬头看他,注定?

    难道说真正的欧阳漓回来,他就要消失么?

    想到这些我竟有些忍不住的心痛,隐隐约约的对他感到不舍,而棺材里的欧阳漓我也有些不忍。

    无论是他们哪一个,或许我都不想失去。

    咬了咬嘴唇,我没回答,却目光有些忧伤。

    这样的问题我早该知道,只不过我一直不肯面对罢了,他们之中肯定是要有一个人消失,而眼前的这个一定是要消失的那个,想到这些便觉得眼前的欧阳漓很是无辜。

    也不知道是等的急了,还是不想知道了,欧阳漓忽然低头亲了我,跟着便将我带到了一旁的墙壁下面,头上烛火摇曳,灯下与他缠绵起来。

    开始我并不愿意,毕竟这里是欧阳漓的墓室,他虽然是欧阳漓的化身,但我也不愿意在这里做那种事情,但是他的手一直在我身上游离,而后没过多久我又被他脱得不剩什么,最后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愿去了。

    只是这次他有些弄疼了我,我便抱着他的手臂呜咽起来,看我呜咽他便堵住我的嘴,而后便占了我的身子。

    只是当他占有我的时候,我有种虚空的感觉,而他也渐渐透明起来,忍不住去摸,他又马上活生生的是个人了。

    就这么反反复复的很长一段时间,终于他停了下来,而我也瘫软的跌落到了地上,最后还是他将我从地上抱了而起来,而后将我的衣服给我穿上。

    我靠在一旁,双眼目光朝着他看了看,本以为身上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此时我除了看见他像是影子一样的在我眼前晃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累了我还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不愿意睡去,因为看见他像是影子一样的出现,我怕他就这么散了,想来我是舍不得他的,于是我便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以防止他忽然的不见。

    但我实在是累了,看着他没有多一会人就睡了过去。

    睡着之前我还看着他说:“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想来我是累糊涂了,不然我怎么会对他说出那种话,想想他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

    他似乎也对我说了什么,但我就是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于是我便着急的睡了过去。

    等我一觉睡醒,猛然睁开了眼睛,朝着四周围看去,却没看到欧阳漓,反倒是看见地上那口红色华丽丽的棺椁了。

    墓室里安静的一点人声都没有,我正躺在一旁的一张方形大床上面,床上铺着红色的锦被,上面绣着五彩凤凰,金色的丝线绣了一圈,好看的不行,华丽的不行,摸摸手都跟着滑了。

    我四处看看,没看到欧阳漓的影子,只看到烛火摇曳,和对面正对着我的大红棺材。

    起身我朝着棺材那边走去,光着的脚连鞋子都没穿,便停在了棺材前面,本想推开棺盖看看,竟听见墓室的一端有走步的声音,我朝着门口看去,手自然拿了回来。

    结果门口竟是欧阳漓走了进来,看到我人便眉头深锁,似乎是有些不高兴。

    “怎么不穿鞋就下来了?”给欧阳漓一问我才知道,我没穿鞋就下来了。

    但此时我的心情十分复杂,所以我也管不了自己的脚了,反倒是问欧阳漓:“你去哪里了?”

    欧阳漓也不迟疑,一边走来一边回了我一句:“出去看看。”

    欧阳漓看似不想和我说他出去是做什么了,他不想说我便也没问,但能再次见到他,心里竟有一丝喜悦。

    而且欧阳漓走来便将我打横抱了起来,迈步便去了大床上面,将我放下弯腰拿起鞋扫了扫我的脚,把鞋给我穿上。

    穿好之后他便起来了,而后便带着我出去。

    离开前回头我看了一眼墓室正中的棺材,不由的奇怪起来,来的时候明明没看见有棺材,怎么又有了。

    离开山洞我便觉得小腹里面有些不舒服,便伸手摸了摸,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便有些害怕,伸手拉了拉欧阳漓的手。

    欧阳漓回头看我,询问的目光深不见底,好似在问我怎么了,我便低头看看我的小腹上面,伸手摸了摸。

    欧阳漓似乎是看出什么,伸手便落在了我的小腹上面,给他一摸我便马上把牙咬紧了,脸也有些红。

    到底是不一样了,给他摸自然会有些不适应。

    手也跟着拉了一下他的手臂,结果他的手在我小腹上面果然是摸到了有个东西在里面。

    一开始他的神情有些意外,但很快他便朝着山洞里面看去,看了一会手在我的小腹上面平摊,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在交流一样,闭上眼平稳的呼吸。

    果然我小腹里面安静下来,我伸手在去摸也好像是什么都没有了。

    于是我便奇怪起来,在我的小腹上面摸来摸去。

    “是什么?”我忙着追问,欧阳漓却低头亲了一下我的嘴唇,跟着牵起我的手便朝着山下走。

    “以后就知道了。”欧阳漓迈步带着我便走,我也不好在问什么,虽然我很担心肚子里是不是钻进去了不干净的东西,但看他不担心的样子,也就不那么担心了,倒是他一路带着我走起路皮平时小心许多。

    到了山下我便觉得周围隐约一阵躁动不安,即便是我经过教学楼后面的时候,周围也是一阵阵躁动不安。

    但我并没觉得周围有什么不干净要靠近的东西,相反觉得自己好的很。

    回到了古玩街上,看看时间也已经到了下半夜,说好了要去接应叶绾贞和宗无泽,两个人便朝着别墅那边走去。

    而这一路上,但凡是经过的地方,那些平时好似看不见我和欧阳漓的鬼魂,今天晚上倒是出奇恐慌,看到我们一个个都躲的老远,一步不敢靠近,惶惶不安的躲了起来。

    走出去之前古玩街上几乎已经看不见什么鬼魂了,而走过去之后回头看看,那些鬼魂又都跑了出来。

    不由得奇怪起来,怎么我所经之处,鬼心惶惶,难不成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想到这些我又想到了我肚子里的那东西,于是便伸手摸了摸,结果我一摸他便轻轻动了一下,好似有个小脑袋在我手心上面蹭蹭,于是我便害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