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掌印人
    老太太肯定不是一般人,要不然怎么会一眨眼就不见了,况且三更半夜的,她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太太,怎么会出现在山上,她来干什么?

    老太太说话明显不是本地人,这便引起了我和欧阳漓的怀疑。

    只不过这种怀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老太太已经走得不见踪影,想追也追不上,也只能等到明天了。

    回了阴阳事务所我也觉得累了,进门吃了点东西便回去准备睡觉,而我一想到睡着了晚上还要和欧阳漓私会,便有些睡不着。

    躺下便泛起嘀咕,谁知道嘀咕了一会,竟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等我睁开眼睛醒来,人果然又在欧阳漓的房门口了。

    此情此景我也不愿再多说什么,门一开便走了进去。

    只是我却也没想到,我进去欧阳漓便等在门口,许是他等急了,我总也不来,我一进门便将我一把拉了过去,低头便亲。

    我心慌的厉害,抬头推他,却有被他愈发邪魅出水的眸子所诱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他要变了。

    一想到他要离开的事,我便安静下来,眯上眼睛轻轻嗯着。

    听我嗯,他便越发的亢奋,亲吻的也越发的激烈,直到将我抱回床上。

    等他把一切羞人的事情都做尽,我也累的已经虚脱,但他仍旧不肯罢手,还是在我身上到处作祟,似乎总也要不完一样。

    这时我才听他说话,但他具体是说了什么,我还是听不清楚。

    于是我便问他:“你为什么每次和我说话,我都听不见?”

    他便笑,但他那笑充满了哀伤,叫人忍不住的想要摸摸他的脸,于是我便抬起手摸了摸,发现他的脸不在那么的温热,带着淡淡的一丝凉意。

    这才知道,他的身上也是这样。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竟一直没有感觉到他的变化。

    我忙着摸了摸我自己,才发现我身上也有点凉,于是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他把我害了。

    我记得爷爷曾告诉过去,一定要守身如玉,一旦我破了身,我便将有大劫,我只怪我爷爷他不懂女儿家的心思,这事怎么是一定要的事情。

    他一个大男人,我一个小女人,我怎么抵抗得过他,就是力气比他大,他这样一个男人,三番两次的与我床上斯磨,我怎么还能把持得住。

    见我看他,欧阳漓低头亲了亲我,这才从身后将我搂住。

    而此时天马上就要黑了,我奇怪竟能清晰看见外面的天是亮着的,外面隐隐约约的天要黑了。

    似乎欧阳漓是舍不得我的,于是他便用力将我抱住,没过多久我把眼睛闭上,等我在睁开,人便已经回去自己的房间里面了。

    睁开眼我看了看,又躺了一会便起来了,跟着朝着外面走去,出了门看见院子里站了几个人,半面和老头子也都在,看来一场大灾难马上就要来了。

    欧阳漓此时也出来了,我看他一眼,竟看见他眼角地方隐约的比昨天愈发的狭长了,这让我不经意的想起躺在棺材里的欧阳漓,棺材里的欧阳漓,醒着的时候一颦一笑尽是风情,就是女人都比不了他,而他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媚眼如丝的厉害,眼眸如水,眼尾比任何人的都好看,长出好多。

    但说来也奇怪,这里这么多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也只有我能看见这些,其他的人都看不见。

    “醒了?”走来欧阳漓他便问我,于是我便有些脸红的答应了他一声,他看了看我,转身朝着饭桌走去,跟着便坐下了。

    但他刚刚坐下,老头便把他的手腕给拉了过去,他其实反映也不慢,一般人想要靠近都要费劲一些,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防备老头,而是让老头把他的手给拉了过去,而后给他把脉。

    只不过老头看完竟说没什么,所以这事也就都当成是饭前的一桩甜点小事,吃过饭就被大家给忘了。

    只不过吃过饭我和欧阳漓一离开,我便拉了他的手,结果这一拉我才知道,欧阳漓的手已经很冷了。

    抬头我看着欧阳漓问:“你是不是要走了?”

    欧阳漓看我也不说话,但他低头亲了我一下,凉凉的嘴唇有些冰冷,叫人不含而已,我便哆嗦了一下。

    离开他问我:“要是我走了,宁儿会想我么?”

    会不会想他?

    难道他真的要消失了?

    一时间我便有些心乱起来,边走路也不记得都走到哪里去了。

    没有多久我和欧阳漓已经到了教学楼的后面,结果那只女鬼竟不在教学楼的后面。

    女鬼不在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和欧阳漓也没有去看看,我们其实很想去后山上碰碰运气,看看那个诡异的老太太是不是还在那里。

    教学楼离开我和欧阳漓便去了学校的后山上面,到了那里果然一切都很安静,甚至是觉得,老太太其实只是个巧合。

    然而,我和欧阳漓走到山顶,竟然又遇上了那个诡异的老太太。

    老太太这次看见我们并不意外,走来的时候还是说叫我们小心一点,不然惊动了亡魂是要付出代价的。

    老太太走来我明显感觉她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对劲,但我又明白的知道,她根本不是鬼魂,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为此我就更奇怪了,这么大年纪了,又是深更半夜的,她一个老太太来这里干什么。

    看看欧阳漓我们两个从后面跟了上去,结果跟到了半山腰老太太就不见了。

    人一不见我忙着推开了欧阳漓,跟着便追了上去,在原地到处找了起来。

    但老太太就像是空气一样,凭空消失了。

    回头我忙着看了一眼已经走到禁区的欧阳漓,脸上一片片的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太诡异了!

    “没事。”欧阳漓嘴上虽然这么说,双眼目光却在周围扫视,一定是他和我想的一样,担心欧阳漓的坟墓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这人法力高强,不是我们所及,所以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之后我和欧阳漓在山上反反复复的找了两遍,两遍都没找到老太太的去向,就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但山上异常的安静,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

    而这种安静显然是不寻常。

    以往就算是山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一两只鬼魂还是会有的,而此时山顶这么的安静,一只鬼魂都没有,便更叫人担心了。

    天快亮了我和欧阳漓才朝着山下走去,到了阴阳事务所也已经天亮了,这一路我一直在想老太太的事情,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什么,于是也不想了。

    回到阴阳事务所里,里面正坐着那个上了点年纪的警察,见我和欧阳漓回来看了一眼,于是我们也坐了过去。

    这才知道,警察是为了别墅的那件事而来。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老余,负责我们这边的刑警队长。”宗无泽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警察叫老余,是刑警队的队长。

    我和欧阳漓也没说什么,相互的看看,宗无泽又把我们介绍给了老余,大家相互也就算认识了。

    认识之后老余才说起别墅的事情。

    老于说已经把别墅封了,但是他们的封条对某些东西不起什么作用,而且别墅那边阴气太重,他们有好几个同事从那里办案回家,晚上都遇上了奇怪的事情,所以他们现在也不敢过去了。

    希望我们能配合一下,过去那里给处理一下。

    所谓的处理就是我们去把那里的鬼魂都收拾了,剩下的警察再进去。

    “七月十五马上就要来了,今年与每年不同,我们现在人手还不够用,别墅那边我们现在也无能为力。

    不过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你不防试试。”

    宗无泽说老余马上精神起来,忙着问宗无泽:“是什么?”

    “官印,如果你能找到官印放在那里,短时间里镇压住那里的鬼魂没问题,这样我们也就有时间过去处理,只要过了七月十五,相信我们就有时间去处理别墅的事情了。”

    听宗无泽说老余脸上露出一抹为难之色。

    “现在不是古时候,官印这个东西不好找,再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刑警,你让我去哪里弄这么一个东西?”

    “这到不难,但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缘了。”宗无泽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一旁的叶绾贞便说:“以前皇帝在民间大肆修建行宫,死伤无数,而后便将那些人扔进乱葬岗,久了,那些东西就跑出来皇帝的行宫找他算账,皇帝爷爷难眠,便找了个术士为他镇压那些鬼魂。

    但除了术士,皇帝还有另外一间东西能压得住这些鬼魂。

    一个人的命。”

    听叶绾贞说我总觉得那么瘆的慌,一个人的命,难不成要再杀一个人,去那里祭奠厉鬼?

    “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老余一脸的不快,难道还要杀人么?他八成也和我一个想法,所以才会面露不快。

    “贞贞说的是活人命,不是死人命,你别误会,两回事。”宗无泽继续卖关子,我都看不惯他,何况是老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