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他是玉?
    “小鬼师,助鬼修行那是逆天之事,你的死期将至,你还被他迷惑,识相的马上离开,不然本尊也不会给你面子。”正在我看着老鬼的时候,老鬼朝着我说,听他说我便有些狐疑,对他的话一整莫名。

    他那话中的意思分明是在和我说,欧阳漓利用了我修行,而我帮了他,已经触犯了天规。

    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天规这个东西,但下意识的我便这么想。

    又联想到这段时间我与欧阳漓之间发生的种种,他虽然没有与我真正的发生男女关系,但是他也有个替身夜夜与我同床。

    想到此,我又亮相到我在古刹里面根本没看出来那些和尚都是鬼假扮,加上眼前的老鬼和那只漂亮鬼也都骗过了我的眼睛,莫不是我现在已经在失去看到鬼的能力了?

    这么想我的脸白了白,难道真像老鬼说的,欧阳漓利用我在修炼,为了成全他自己,害了我!

    “老鬼,你的死期到了,乖乖的把位子给我,我便饶你不灰飞烟灭,不然休怪我将你族人化为灰烬。”

    老鬼话落,欧阳漓冷声说,他也没多看我一眼,而那脸俨然是更冷了,我便想,一定是老鬼说破了他的计划,他所以才生气了。

    身体四周围贞贞阴寒袭来,而这些阴寒之气竟将我层层包裹了起来。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人便跟着躺了过去,昏昏沉沉种感觉被什么东西托到了半空之中,跟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度醒来,周遭一切宁静的不能再宁静,房子里面灯火摇曳,地上铺着红色的毯子,身下是一张华丽丽的龙凤床,床上无人,但是床很大,而且我身上也没穿什么东西,除了一层红色的细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身上的一些曼妙地方看似朦朦胧胧,却也清楚可见。

    房门好似被风吹开,一阵阴凉袭面而来,房门跟着便关上了,房间里却没看见什么东西。

    但我分明感触得到有个东西在靠近,于是便朝着床里躲了躲,扯了扯被子将自己给裹得严严实实了。

    我晕倒之前明明记得欧阳漓和老鬼正在打架,至于是谁赢了变不得而知了。

    而眼前此时此景分明是洞房火烛。

    要是欧阳漓赢了尚好,要是他输了,灰飞烟灭的便是他,那眼前这个正一步步靠近的东西,莫不是那只老鬼?

    要是这样,他把我弄成这样,将我带来这里,他是要干什么?

    难不成他也想要用我修炼,增进他的法力?

    正想着身下的床动了一下,我便慌忙的朝着床上陷下去的地方看去,心里一阵阵的慌乱。

    “你你是谁?”被欧阳漓逼,虽然我有些不情愿,但是与欧阳漓我也算日久生情,真发生了什么,也算情有可原。

    但要是那只老鬼,我与他……

    不行,我有些害怕!

    “宁儿,是本王!”正当我害怕的时候,欧阳漓渐渐在我眼前显现,一身华丽丽的衣裳红的耀眼,一看是他我还不相信,即便他那眼睛里面媚的春水荡漾,但我还是不信他。

    莫名的吞了一口唾液,我便闭上眼想用念力收他。

    我收的是老鬼,他要是欧阳漓自然不会伤了他,他要是老鬼,我现在就收了他,给我的珠子补补元气。

    但我也不敢完全确定,我是否收的了老鬼,也只能试试了。

    结果我等了十几秒钟也没有听见老鬼的哀嚎声,反倒是轻轻的一阵阴风袭来,从我身上扑了过来。

    跟着我睁开眼睛去看,欧阳漓已经将我身上被子扯了下去,将我抱在了怀里,低眉正看着我。

    而后看他袍袖一挥,身后的窗幔便落了下来,跟着他便低声叫起我的名字。

    我也想要抗拒他那一声叠着一声的勾魂声,奈何我总也抵不住他的诱惑,在他几次三番的召唤下,便也不再反抗了。

    一番缠绵他将我搂在身边,问我:“宁儿可喜欢本王?”

    我也是累了,靠在他怀里也不说话。

    “宁儿。”见我不回答,欧阳漓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我便眼眸撩起看着他。

    与他说:“宗无泽说人鬼殊途,是不能行房事的,我与你怎么能在一起?”

    见我问,欧阳漓忽然那么一笑:“宗无泽的道行,再过几百年也无法懂得其中玄奥。

    宁儿可知道身体里的是什么?”

    欧阳漓他问,我便低头看看,我身体里的?

    抬起手摸摸,小家伙一直安安静静,忽然动了一下,我忙着把手缩了回去,看欧阳漓艳若桃花般的面容发起呆。

    “这是本王和宁儿的孩子,是能让本王靠近宁儿的一架桥。”靠近我的一架桥?

    低头我看看,欧阳漓的手轻轻放在我的小腹上面,揉了揉,似乎在斥责小家伙别再里面乱动,小家伙很快就没有动静了。

    我伸手摸摸,小家伙也没有反应。

    抬头我看他,他忽然朝着我笑了笑,修长的手轻轻端起我的下巴,揉了揉,轻轻亲吻起我的面颊,嘴唇……

    被他亲了,我便觉得全身发热,对他身上那股阴凉越发的贪恋,似乎我急需要吸取他身上的阴凉避暑,缓解身体里的阵阵燥热,于是也顾不上其他,一边嘤咛一边抚摸着他的身体。

    此时的欧阳漓,身上还是穿着一件半透面的袍子的,也不知道他穿着这东西做什么,我已经被他脱的寸缕不剩,他却穿着袍子。

    但我的手从他肩上经过,他的袍子便滑了下去,跟着他便将我按在了床上,低叫起我的名字。

    等他叫完,我也累的昏昏欲睡,再度醒来,天也已经黑了。

    此时我才发现,我睡着的地方在他的墓室里面,而此时他坐在墓室里面的一张大床上托抱着我,一身华丽丽的红色袍子,着实好看。

    见我醒了,他便笑着问我:“宁儿,梦里本王可好?”

    梦里?

    我恍然的注视着欧阳漓发呆,难道刚刚我和他发生的那些都是梦里?

    见我一副茫然样子,欧阳漓的手指揉了揉我的下巴,低头端起我的下巴,亲了我的嘴唇一下。

    放开后依旧抱着我说:“宁儿,本王虽是王,但也不能逆天行事,有些事还是不能。

    所以本王也只能与宁儿在梦里相聚,至于本王对宁儿的心,宁儿以后自然会明白,宁儿也要记得,切莫辜负本王对宁儿的一片痴心,若是辜负了,本王会伤心。

    本王现在有事要做,短时间里不能陪伴宁儿左右,宁儿要照顾好自己,也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儿。

    至于这里,宁儿也不要再来,本王此去也要一段时日,若是宁儿真的想本王了,本王自会回来。”

    听欧阳漓的话他是要走了,我便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出了不少的汗,抬起手给他擦了擦,他便拉住了我的手,轻轻在嘴唇上亲吻。

    他的嘴唇还是冷的,但那眼神分明不冷。

    “宁儿,本王是不是很冷?”他问我,我便摇了摇头,他忽然便笑了,笑过之后人便不见了。

    墓室里一下剩下了我一人,而欧阳漓的那副红色棺椁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他一走我便趴在了床上,许是我都睡惯了这种地方,自然是没有起来,但就在这时候,墓室的门口竟走来一人。

    听脚步声已经到了墓室门口,我便睁开了眼睛,朝着门口看去,不想门口的人竟是整日与我捉鬼的那个欧阳漓。

    欧阳漓穿了一件格子衬衫,外面是一件灰色外套,修长的腿穿着一条黑色裤子。

    看到我他也是愣了一下,跟着朝着我正穿着一身大红华丽衣裳的身上看来,深邃的眼眸落到我身上,滞了几秒钟,跟着便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也是到这时候才发现,我身上竟然穿着与欧阳漓一样的大红衣裳,上面还绣着百鸟朝凤。

    见欧阳漓走来我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一阵稀碎声响,我才低头看去,才知道我竟穿了一身华丽丽的大红衣裳。

    似乎是有些急了,欧阳漓竟几步走了过来,从床上一把将我拉进了怀里,我还来不及思考,便被他用力抱紧了。

    给欧阳漓一抱我险些断气,跟着便有些疼了,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听到我疼了欧阳漓也不放手,用力将我抱在怀里,似是真的与我生离死别了一样。

    “宁儿。”低低的欧阳漓他在我耳边叫了一声,用力将我搂紧。

    好一会,欧阳漓才将我放开,放开后便用力亲我,我身上的大红衣裳太繁琐了,根本就动弹不了,就是动弹,我也推搡不过欧阳漓。

    结果我才刚刚恢复一点,欧阳漓便上了床,与我在墓室里的大床上滚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等欧阳漓都歇下来,我趴在他怀里问,他身上还盖着我穿过的那身大红衣服。

    而此时欧阳漓像是也累了,正一手搂着我的肩,一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听见我说睁开眼睛想了想,但没过多久他又把眼睛闭上了,竟就这么睡了过去。

    看他睡了,我竟有些舍不得睡着过去,伸手还摸摸欧阳漓的身体,他的身体是热的,所以他不是棺材里的欧阳漓。

    可他是怎么回来的?难不成以后他都要以这样的方式,替欧阳漓守在我身边?

    问题一个个接肘而来,我便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我应该欧阳漓临走前问问他。

    现在就是我想问,也问不到了。

    我正想着要睡去,胸口的那块玉佩突然的显了出来,正发出一阵阵的薄雾,但很快薄雾散去,玉也消失不见了。

    我狐疑的伸手摸了摸胸口,总不会他是一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