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古刹镇鬼
    这么想没多久我便睡了过去,等我睡醒床上也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抱着红衣裳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想着不会是欧阳漓又走了。

    低头我正打算摸摸胸口的玉,欧阳漓从门口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我的衣服和裤子。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到的,上面还有我穿过的小内裤。

    他走来把衣服裤子给了我,我忙着转身到一边换上,穿好从床上快速的下来。

    欧阳漓收了收床上的衣服,找到墓室里面的一个角落,把衣服收好放在那里,跟着便朝着我走了过来,把我的手拉过去,转身带着我朝着外面走。

    就在我们两个走到墓室门口的身后光芒忽然一黑,转身我猛地朝着墓室里面看去。

    墓室里面竟然已经黑了,平日里墙壁上的那些长明灯,以及对面墙壁上的七星宝石也都灭了。

    我忙着看了一眼欧阳漓,欧阳漓看了看我:“他走了!”

    走了?

    我茫然的朝着欧阳漓看着,又茫然的朝着墓室里看去,难道说他刚刚才离开?

    欧阳漓并未解释什么,带着我便朝着洞口走,一边走身后一边传来轰隆隆石头碎裂的声音,我便心口一阵阵的慌乱起来,不时的回头要去看。

    但欧阳漓他说:“别回头。”

    欧阳漓不让我回头,我也不敢回头,等我跟着他走出了墓室,又走出了洞口,他带着我走出十米之后,转身带着我朝着平时的那两个洞口看去。

    此时的洞口轰然塌陷了下去,洞口一塌后山的半个山顶都塌了下去,轰的一声,把我吓得胸口一颤。

    欧阳漓他?

    “没事。”欧阳漓的手轻轻将我的手握住,似是在安抚着我一样,朝着我看了一眼,好似他的眼神能安抚人心,我便慢慢安静下来。

    等到半个山都塌陷下去,欧阳漓才拉着我的手朝着山下走。

    一边走一边问起我怎么又回来的事情,我看看欧阳漓,便将我回去阴阳事务所,睡在棺材旁,又被漂亮鬼骗回来,而后去了普临寺又被老鬼骗来,到最后见到他,一件件的事情便与他都说了。

    自然我与欧阳漓在床上的事情我没说,他也没问我与欧阳漓都做过些什么。

    许是他心里也清楚,欧阳漓与我并不那么单纯。

    “你是怎么去的普临寺?”欧阳漓问我,我便想了想我从阴阳事务所里出来的事情。

    开始我在门口打了一辆车子,上了车便打听司机,结果司机便和我说离这里不远有个普临寺,我便说要去,司机便把我送到了普临寺。

    听完我说,欧阳漓带着我连夜回了阴阳事务所那边,回到阴阳事务所也已经天亮了。

    也没去看上一眼宗无泽他们,欧阳漓进门问我饿不饿,我说有点,欧阳漓边去拿了两个馒头,两人一人一个吃了。

    吃完欧阳漓带着我刚刚出门便听门口瓷娃娃喊:“回来了,回来了!”

    我回头看看,原来他没走,那为什么那晚我回来他没反应。

    正想着去问问瓷娃娃,他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门口那辆车有问题?欧阳漓拉了我一下。

    就在此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

    此时我才看见,原来这辆车就是那天把我带走的那辆车子,就是车牌都是一样的。

    “要打车么?”司机朝着我和欧阳漓问,欧阳漓看了我一眼,我朝着车子里看去,不是那天把我带走的那个人,便摇了摇头。

    但欧阳漓还是带着我上了车,坐到了车子后面。

    坐上去司机便开走了车子,于是便听见司机问欧阳漓和我要去什么地方。

    “想去玩,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欧阳漓问司机便推荐了几个地方,但那些地方的地名都很古怪,我都没听过。

    不过司机开车开到半路说是车子没油了,就把车子开进了加油站里面,进去后下车去加油,我朝着车子两边看了看,车子上面竟然都是纸糊出来的。

    我拉着欧阳漓的手,朝着他看,他也只是淡淡的朝着车子外面的后视镜看去,我便也看了一眼,发现镜子里面除了加油员,并没看见其他的东西。

    也就是说,开车的是只鬼,我和欧阳漓正坐着鬼开的纸车。

    有了这种认知,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这么诡异,我当天怎么就一点没发现,我记得当时那只鬼也下了车,也是在这个地方加了油。

    加油回来那只鬼重新把车子开了出去,我便看到后面那个加油员把手里的几张钱扔了下去,低头开始清理地上的油。

    太诡异了,这个加油站也是有诡异的,回来一定要来看看。

    难不成是专门给鬼服务的加油站。

    车子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司机口中的度假好地方,竟然是一处休闲度假屋。

    到了地方司机收了钱,找给我和欧阳漓钱,我伸手接了过来,司机转身便把车子开走了。

    等司机走了我便低头看着手里的五十块钱,果然成了一把灰。

    我忙着把灰扫掉,转身朝着眼前度假村看去。

    此时我已经能够感觉到度假村里冒出来的阴气了,而且其中还有一股浓重的怨气正一点点的散发出来。

    欧阳漓拉着我的手去了度假村的里面,度假村的门口出来两个保安,见到我和欧阳漓稍稍打量了一眼,便将我放了进去。

    我一眼辨认出,那两个保安其中的一个就是那天在门口接我进去的和尚。

    走过去之后我又看了一眼欧阳漓,此时我也只能用眼神和他交流了。

    走出去了几步,欧阳漓带着我朝着度假村的客房那边走去,而那些怨气重的恶鬼也都接踵而至,似乎是终于要美餐一顿了,殊不知他们来了也是自取灭亡。

    带到欧阳漓停下,那些恶鬼也都围了上来,但他们竟没有一个认出我是来过。

    欧阳漓也不废话,来一个灭一个,来一群灭一群,我只见他从我眼前经过,那些鬼便哀嚎起来,剩下最后一直我忙着拉住了他的袖子,趁他还没下手,捡了这个便宜。

    忙着闭上眼用念力收了一只,若不是这样,恐怕我连一只都捡不到了。

    只是这次珠子的眼皮都没抬一下,看来是一只不够,我也没有在这上面纠结,反倒是朝着度假村的后上看去,而此时度假村已经没有了,周遭变成了一片废墟,只有隐约能够看出,这里是我被老鬼带走后留下的古刹。

    古刹恢复原本的面貌,但周围还是阴风阵阵,也说明周围还是有什么东西。

    欧阳漓拉着我去了后山,到了后山看见那里有一片坟茔。

    这是近处的,而远处的便是两座大山似的坟墓了。

    看见了那个坟墓,欧阳漓带着我朝着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跟我说:“这是个镇压鬼魂的寺庙,是有人在这里为了震住底下的鬼魂才建造的庙宇,但是年久失修,加上常年没有香火,这里的和尚死光了,也就没有人再来了。

    没了人,自然就没有和尚,没有和尚没人念经,这里一坍塌,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下面的鬼魂肆虐,就在这里害人。

    但迄今,寺庙还没有完全坍塌,这里的鬼魂虽然跑了出来,却仍旧被镇压着。

    这里属水,又是建造成了玄武形状,玄武示水,镇宅,但是这里的阴气太重,会伤人阳寿,所以这里的和尚大多都早亡,也还有一两个得道高僧寿命长一些,死后没有化成恶鬼。”

    听欧阳漓说的那么玄乎,他都快成会看风水的阴阳先生了。

    不过他说的到有一样,那些恶鬼里面确实没有年纪的大,许是死后才知道自己被安置在这个地方,用来镇宅,活着的时候又没什么修为,功德不够,死后生了怨气,自然就成了恶鬼。

    走到后山上面,欧阳漓四处看了两眼,并没看见那天像我招手的小女孩,两个人便朝着后山上面走去,走到一定的高度,欧阳漓带着我朝着山下的古刹看去,果然在古刹那里看见一个山坳似的地方,古刹就坐落在那里。

    而周围四处都是高山,其中一面要数我和欧阳漓站着的这边高处许多。

    “这地下就是个大坟墓,寺庙要镇压的一定就是你和我脚下的什么东西了。”欧阳漓说着便要找到进去的地方,我忙着拉着他:“不然我们先回去,这么大的一座坟墓,要是真的有厉害的鬼,你和我对付不了。”

    “现在回去就跑了,宁儿,有我在不会出事。”欧阳漓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担心,只不过既然他都已经说了,我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于是便跟着欧阳漓在后山上面找了起来,不只是天渐渐亮了,还是我和他找的不够仔细,找到了天色大亮,也还是没找到后山的入口,这便让我有些泄气了。

    看我也确实累了,欧阳漓便带着我去了下面,不想上面没有找到进去坟墓的入口,下面到是找到,竟然就在古刹的钟楼下面!

    原本我和欧阳漓是打算到古刹外面看看,经过的时候欧阳漓却看向了古刹钟楼那里。

    所谓的古刹钟楼,其实也不过是和尚们撞钟的地方,年久失修,也只剩下了一口落在地上的大钟。

    “怎么了?”看欧阳漓朝着大钟看,我便问他,他看看我拉着我走了过去,拉着我的手放到钟上面,跟着便闭上了眼睛,看他闭上眼睛,我便也闭上了。

    结果,我竟听见大钟底下的哀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