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大钟底下的墓穴
    大钟里面的哀嚎声太难听了,震得人心口发慌,我忙着把手缩了回来,睁开眼看着欧阳漓。

    “这应该就是进去的入口,就是这口大钟下面。”欧阳漓手收回来,便将我的手拉了过去。

    我便低头看了看,便想,他是已经习惯了,但凡是我在他的手便要拉着我的。

    给他拉着我的心绪便也平静下来,跟着他便用空闲的那只手推了一下地上的大钟,我便吃惊起来,他竟正用手推这么大的一口钟?

    可结果他还真的把大钟给推动了,只不过大钟下面忽然哀嚎声音便不见了,我忙着要把他的手拉住,想让他别推开,免得钟下面的鬼魂跑上来,结果到底还是晚了他一步,大钟还是给他用力一推,撞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大钟倒在地上,我分明还看见了大钟里面的一圈经文,好似有人在里面坐着念经,一圈圈的经文跑了出来。

    抬头看看都是些看不懂梵文,想必宗无泽要是在这里就看的懂了,至于我和欧阳漓,自然是看不懂。

    但此时我哪有心思去看那些经文,低头忙着看大钟原先扣着的地上,果然地上出现一个深洞,朝下看洞里面看不到头,黑漆漆的有些瘆的慌。

    “宁儿,进去之后要一直跟着我念,切莫被眼前的东西吓倒,别忘了跟我念,听清了么?”欧阳漓他朝着上面看着,好似在看着眼前的那些经文,但我茫然不知他看的是什么,难道他看的懂上面写了些什么?

    正在我困惑之际,欧阳漓又叫我:“宁儿。”

    听他叫我,我忙着答应听见了。

    “下去之后关乎你我生死存亡,宁儿千万不要停,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把我说的念一遍,我们就能安然回来,要不然就要留在下面,与冤魂恶鬼作伴。”

    听欧阳漓说我便害怕起来,有心说不去了,看着他把大钟推开,要不下去除了下面的祸害,以后也是麻烦,

    也只好跟着他下去了,下去之前也看了看上面那些正飘在空中飞快转着的经文。

    好似经文是活得,正要我和欧阳漓熟记于心。

    但欧阳漓还好,我却是一字不识,也只能寄托于他了。

    看完欧阳漓站在那里念:“香讃,炉香乍热,法界蒙熏,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吉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南摩香云盖菩萨摩诃萨……”

    听欧阳漓念我便马上跟着他念,但他第一句念了三遍才继续第二句,第二句便有些听不懂了,但第一句我听他说的是净口业真言,便跟着他念。

    紧跟着他便嘴里开始念我听也听不懂的了。

    唵,修利修唎摩诃修唎,修修唎,萨婆诃

    余下我便听不懂欧阳漓说了些什么了,但他说了几个真言,跟着便是什么华严第四会,夜摩天宫什么了。

    我虽然也听不懂,但跟着他念便觉得下面洞里面没有那么黑不见底,于是便清心寡欲跟着他念诵起来。

    在我看来,欧阳漓能看懂上面的那些经文,必然是有些用处。

    正当欧阳漓念诵的时候,头上那些经文一下便消失不见了,我便有些害怕,但下一刻欧阳漓已经把我的手握住,想到他说的那些话,我也不敢耽搁,他念我便跟着一直念。

    “稽首本然精心地,五金佛赞大慈尊。”

    他念我就跟着念,跟着欧阳漓便带着我纵身一跃跳进了黑洞里面。

    下去的时候我还听他一直念诵经文,我也不敢停下,他一句我便一句。

    闭上眼眨眼之时就到了下面,睁开眼我已经被他搂在了怀里,拍着我欧阳漓仍旧在念诵经文,我哪敢停下,眼前正围着一群饿鬼,个个长得青脸赤目,但他们似乎是很痛苦,正一个个抱着头在我和欧阳漓面前痛苦哀嚎。

    我稍有分神,欧阳漓便用力握握我的手,我便也不敢停下,跟着他一直念诵经文。

    好似是来过一样,欧阳漓带着我朝着前面走,一边走一边从他嘴里念出一些经文,我也跟着他念。

    我与他所经之处,每一步都好似有鬼魂在痛苦哀嚎,有些甚至趴在地上打滚哀嚎,看着便痛苦不堪。

    而此时我也发现,我和他来的这个地方,果然就是一个墓穴,只不过与那些上等墓穴里面想比,这里四周围要更好上一些,墙壁被打磨的光滑无比,洞穴顶上绘制了星空图,好多的星星被连成图案。

    地上的地板都是带着花样的,周围也都摆放了石头的桌子椅子,可见这里是个规格极高的墓穴。

    朝着里面走,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上面此时布满了痛苦哀嚎的鬼魂,欧阳漓好似是看不见一样,拉着我的手一路念诵着经文,朝着洞穴深处走去,而我和他所经过的地方,恶鬼怨念也一并灰飞烟灭。

    走到里面,忽然觉得一股强大的震感袭来,阴森森的凉透人的心,我便有些心口发麻,但欧阳漓他用力一握,我便好了许多,一股清凉从手掌心源源不断注入我的体内,心内便舒服起来。

    但就在此时,对面一只全身被锁链缠住的人出现在我和欧阳漓的眼中,欧阳漓带着我也停在了那里。

    欧阳漓一边念经一边抬头看看,跟着我也抬头看看,虽然我也看不见什么,上面光秃秃的都是石头,但能看见石头,想必就是到了后山上面了。

    也就是说,我和欧阳漓已经到了两个坟堆的下面。

    “啊!”正当我和欧阳漓看的时候,对面哗啦啦的锁链响了,而里面的那只恶鬼正慢慢苏醒过来。

    与此同时,欧阳漓的经文也是越念越快,我甚至有些跟不上他,但他不停我怕跟不住他,便也念的快了起来。

    “尔时铁围山内,有无量鬼王,与阎罗天子,俱诣忉利,来到佛所所谓恶毒鬼王,多恶鬼王,大诤鬼王,白虎鬼王,血虎鬼王,赤虎鬼王,散殃鬼王……”

    听欧阳漓念我便狐疑,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鬼王吗,好似有无数鬼王,一时间要人眼花缭乱,耳聪缭乱。

    欧阳漓不停,对面的恶鬼全身锁链哗啦啦的震颤,一开始还朝着我们面目狰狞的啊啊大叫,但是叫着叫着也没力气了,我便心里一喜,不想竟忘了跟着欧阳漓继续念诵,对方的那只恶鬼,竟突然朝着我扑了过来,但他明明是被锁链锁着,却能一下朝着我扑面而来,着实吓得我不轻。

    欧阳漓一把将我护住,嘴角竟流出血来,我忙着要抬起手给他看看,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嘴里不停念着:“各各与百千诸小鬼王,尽居阎浮提,各有所持,各有所主,是诸鬼王…”

    看他如此我哪敢再分心,忙着跟他念,他念的要是快了,我就念的也快,但我还是抬起手给他擦了擦嘴角上的血。

    擦完我便朝着对面那只恶鬼看去,闭上眼睛跟着欧阳漓念经。

    没有多久我便听见那只恶鬼的哀嚎声,跟着没有多久哀嚎声便消失了,睁开眼我手腕上的珠子竟忽然睁开了一颗眼睛。

    我朝着那颗眼睛看去,眼眸竟比其他的亮了许多,心想也是一阵欣喜,但这次可不敢再激动,也只是看了一眼,欧阳漓他不停我就不敢停。

    本以为要回去了,但是欧阳漓竟带着我一路念经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看着墓室里面光剩下了一具干尸和一串沉重的锁链,我朝着四周围看了一眼。

    这里是一个墓穴的主卧室,中间停放着一口黑色的棺材,棺材大小要比欧阳漓的那口还要气派,看着便想到是身份尊贵之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是葬在这里,而是被绑在这里。

    欧阳漓带着我去了棺材旁边,棺材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四处看看欧阳漓带着我在周围找了找,结果在墓室里面果然找到了一个通往另外墓室的门。

    石头门没有被什么东西密封死,欧阳漓只是在周围找了找,挪动了一下边上的一块圆形石头,石头门便开了。

    石头门里是一条通往另外一个地方的通道,在我看来那就是通往另外一个墓室的通道。

    欧阳漓一边念诵经文,一边带着我朝里走,走到里面最深处,终于看见了一点光亮,借着这一点光亮我和欧阳漓走了进去。

    出去眼前亮了一下,是一个比刚刚那个墓室还要华丽的高格局墓室。

    墓室里面同样有一口棺材,棺材周围放了许多的长明灯,灯不知道用什么做的,上面一直亮着,这也是我和欧阳漓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会眼前一亮的原因。

    墓室里我和欧阳漓看了看,里面绘制了很多恶鬼的图案,周遭还好,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欧阳漓看了看把我带到棺材旁,抬起手推开了那口棺材,结果里面竟躺着一个绝色女人。

    女人身上穿的是黄色的衣服,手上带了许多的戒指,胸前佩戴了一块护心镜。

    其实只是一具保护好的女尸而已,她身上我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鬼气,但就在此时,我忽然注意到了女尸的头发,竟长到脚底,而且女尸的双手指甲,也几寸长短,着实有些骇人。

    欧阳漓也不说什么,带着我后退了几步,继续念诵经文,直至那具女尸从棺材里面活生生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