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阴冥路
    看到女尸从棺材里面出来,我吓得呼吸一滞,但有了先前欧阳漓吐血的教训,这次说什么我也不敢停下跟他念经。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和尚念经不管用,我一个外来的闲人念起经能震杀四方恶鬼。

    自然念得欢快了几分。

    女尸一起来欧阳漓便带着我后退了两步,也不知是怕伤了我,还是伤了我们。

    但我总感觉欧阳漓不是怕伤了我们,而是怕伤了我。

    跟着女尸从棺材里面一跃跳了出来,我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女尸已经成了一只僵尸。

    此时的女鬼头发披散在地上,乌黑油亮,一双手臂直直的伸了出来,牙齿也从嘴唇下面露了出来。

    一看女尸我顿觉毛骨悚然,看她的指甲那么长,抓一把还不把我抓成肉泥。

    我正想,欧阳漓最终急急念道:“亦有百千恶道鬼神,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冷落恶道。

    何况本造恶者。

    师尊,如是阎浮提男子女人临命终时,神识惛昧,不辨善恶,乃……”

    欧阳漓一急我也跟着急了起来,而对面的那只女僵尸到此时我才发现有些不寻常之处。

    一般僵尸离开了棺材都要跳着攻击人,我听叶绾贞说过僵尸一旦闻见了活人的气息,就会扑上来咬你。

    叶绾贞当时说的很严重,我还觉得害怕。

    此刻看到觉得有些奇怪,眼前的僵尸为什么不朝着我扑过来?

    我正奇怪,欧阳漓好似在我的脑子里面说话,“她不是自愿成为僵尸,是有人把她养在这里,所以还不攻击人,宁儿,别分心!”

    听欧阳漓说我虽奇怪,但也不敢掉以轻心,忙跟着他念。

    没过多久,女僵尸的指甲渐渐缩了回去,头发也渐渐变短,而嘴里的牙齿也都缩了回去。

    我正惊奇之时,欧阳漓忽然从身上拿出一道黄色符箓,我只看见他的手一挥,黄色的符箓便贴在了女僵尸的眉心上面。

    但他始终不停的念经,我也不敢停下来。

    女僵尸站在那里,直挺挺像是一根木头,此时我才发现,这墓室的四周围飘荡着一股腐蚀的味道。

    走去欧阳漓从身上又拿出了许多黄色符箓出来,而后用红线绑在一起,一边念经一边缠在女僵尸的身上。

    缠好了欧阳漓带着我退后了几步,而后朝着女僵尸美丽的容颜看着。

    我便想,一定是女僵尸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欧阳漓动了心思,要不他一直盯着女僵尸看什么呢?

    看他看我也去看,竟看到女僵尸呆滞的双眼中滚落一颗眼泪。

    我吃惊的差点说出话来,欧阳漓的手一紧,我又忙着念经,跟着欧阳漓便拉着我朝着外面一路走一路念经,我忙着回头看了一眼墓室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僵尸。

    不看还好,一看竟看到了她满眼的凄凉,但那凄凉之中不知为何,我又看见一抹欣慰。

    似乎她能遇见我和欧阳漓,是她的幸事!

    离开墓室欧阳漓忙着带着我朝着回去的路走,而我也觉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底下的鬼魂可是惶惶不安,看见我和欧阳漓露出狰狞而又不甘愿的眼神。

    欧阳漓脚下不停,我也不敢停。

    一路下来,我和欧阳漓刚刚上去,就听见地下啪啪作响起来,我忙着朝下看去,竟看到那只女僵尸在我们的下面抬头看着我们,而她身边不知何时已经被无数只的恶鬼包围,那些恶鬼有些在咬她的身体,有些在抓她的脸,很快她便被那些恶鬼淹没了。

    欧阳漓上来,转身便带着我去了那口大钟的前面,抬起手掌一掌打在大钟的上面,轰的一声巨响,大钟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面。

    此时我便听见大钟下面鬼魂哀嚎,跟着一声一声轰鸣声音,脚下开始坍塌,欧阳漓带着我便朝着古刹外面跑去。

    欧阳漓他跑的快,我跑的也不慢,毕竟是逃命的事情,我也不敢慢下来。

    跑出古刹十几秒,欧阳漓才停下念诵经文,等他停了我也马上回头看去。

    竟看见墓室里面那只女僵尸的魂魄飘在哪里,正静静的注视着我和欧阳漓,而此时的女僵尸倒更像是一只得道成仙的女鬼。

    她飘在空中,一声黄色的衣服,身后站着一群大大小小的恶鬼。

    眨眼之时,周遭一片迷雾,什么都不见了。

    我马上看向欧阳漓,追着他问:“她是什么人?”

    “清朝的一位法师,生前被人陷害致死,死后被有些人放在太阳下面暴晒三天,装进棺材里进行养尸,但她还有神识,不肯被人利用,始终没有化尸。

    于是害了她的人变担心因果报应,轮回之说,找了有些道行的法师把她弄来了这里。

    这里死过的人都是殉葬,活着就埋到了坟墓里面,因为是她才让这些人成为人殉,所以在这里死了的人都是对她充满了怨气,就是外面的那个锁链锁住的人,也是因为她才被活着锁在墓室里面。

    这一切都是为了要让她化尸,她生前是个法师,死后如果能化尸,必定会成为一只罕见的王尸。

    僵尸也是分等级的,最低级的是九级,最高的是一级,那些在墓穴里面的僵尸,最多是只官品的僵尸,他们最多五级四级,但她要是化尸就是一急,不管是道士还是鬼道得到都会大有用处。

    为祸人间肯定不是问题。”

    听欧阳漓说我才知道,原来僵尸也是分级别的,就和官职差不多。

    不过他知道也真多,平常我就以为叶绾贞知道的多,没想到欧阳漓知道的也不少。

    “既然要让她化尸,为什么又在这里建庙?”我便不理解了。

    建了庙不是就把下面的鬼魂震住了么?

    欧阳漓眉头微蹙,看了我一眼:“这里建庙的人和把她要化尸的人不是一个人。

    化尸的是要害她的人,但是建庙的人应该是发现了这个地方,自己又没办法把这里的恶鬼收拾掉,最后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用寺庙震住这里,在用地藏本愿经封住墓道的洞口。

    这么一来,他虽然没有把这里的恶鬼收拾掉,但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虽然还会有人在这里遇害,但比起恶鬼在世上泛滥,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什么人会这么做?”我像是问了一句白痴才能说出来的话,但欧阳漓并没有这么看我,反倒是很细心的解释:“可能是这里的第一任方丈。”

    第一人方丈?

    一个老和尚?

    余下的话我也不再多问,反倒是看向古刹后面那两个坍塌下来的两座坟堆。

    两座坟坍塌下来,四周围也恢复了安静,欧阳漓带着我在哪里站了一会,在没发现有什么恶鬼出来,带着我才转身离开。

    一边走我还一边问他:“那些司机也是这里的和尚假扮的?”

    “这里的和尚出不去这里,司机都是来到这里死后被放出去的人,之后便带着人来这里,这么一来这里死过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现在这里都没了,那些司机还会在来么?”

    “还会来,他们死在这里,自然把这里认成了是自己死后的家,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只是每天还在拉客人在这里出现。”

    说的怪吓人的,不知道自己死了的鬼?

    一边说欧阳漓一边带着我朝着来时的路走,左右两边都是大山,也没什么人在这里经过,一时间我便有些担心,这么走什么时候才能走回阴阳事务所。

    欧阳漓像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不骄不躁的看了我一眼,停下不走了。

    结果他就像是个活神仙似的,竟能算准有人来。

    没过多久,漆黑的路上出现一辆车子,车子明显就是送我们过来的那辆,车子到了面前司机便把车子停了下来,但他好像是不认识我们一样,朝着我们问要不要坐车,去哪里的事情。

    欧阳漓说是要去阴阳事务所,于是两个人上了车,司机启动车子朝着回去的路走。

    其实要是白天过来,我真不觉得多害怕,但此时是深夜,坐在鬼开的车子里面,我便有些毛骨悚然了。

    虽然我也不怕他,但我还是觉得瘆的慌。

    好在身边还是有个人的,我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但手始终是紧握着欧阳漓的手不放。

    车子中途又去了加油站里面,这次我和欧阳漓对视了一眼,看准时机两个人一块从车上下来。

    看我们下来司机愣了一下,我们也都没有理会司机,反而是朝着加油站的那个加油员走了过去。

    按照我和欧阳漓的想法,加油员肯定不简单。

    他明知道这些司机都死了,还给他们加油,每天晚上不论黑白的在这里等着司机们,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下了车我和欧阳漓便朝着加油员走去,但不等我们走到他面前,他也已经面向了我们。

    夜虽然有些黑,但加油站里有灯光,不可能看不见对方的脸。

    结果看了才知道,对方竟然是个女人。

    但我明明记得我和欧阳漓去的时候,加油员是个男人,怎么回来人就变了?

    忍不住我朝着身边的欧阳漓看了一眼,不等欧阳漓说什么,对方反倒是先开了口:“这里是阴冥路,你们是怎么来的?”

    阴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