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宗无泽的传家宝
    起来我看看自己没什么事情,迈步朝着门口走去,出了门外面天也黑了,欧阳漓和宗无泽他们正在吃饭,院子里围坐了一群人一群鬼。

    人坐在中间,鬼坐在周围。

    见我出来欧阳漓转身朝着我看,其他的也都看我。

    我这才知道,人还是不要做什么不要见不得光的事情,做了便觉得有些心虚。

    抬起眼眸我也不敢看他们。

    倒是他们,都没怎么理会我心虚的样子。

    叶绾贞还问我好了?

    听叶绾贞问我木纳了一瞬,而后看了一暗欧阳漓,便说:“好了一点。”

    许是欧阳漓说了些什么,若不然叶绾贞也不会这么问我。

    “我去拿碗筷,你先坐着。”叶绾贞起来去厨房给我填了一副碗筷,宗无泽那边说:“坐我这里。”

    听宗无泽说我便想要过去,在我看来,只是吃饭而已,坐在那里不是一样,只要能吃饱,那里都是一样。

    但我刚刚走了过去,便听到欧阳漓他说:“这里有位子,坐这里。”

    忽然那么一愣我又纠结起来,我是坐哪里的好?

    对面宗无泽目光一直看我,欧阳漓虽没看我,但我总觉得他的背上长了一双眼睛,此时正色眯眯的盯着我看,看的我全身一阵阵的战栗似的。

    于是我便想,宗无泽再不好,他也不会对我怎样,最多是不待见我,要是换了欧阳漓,他又不知道要怎么对我。

    所以我便坐在了欧阳漓的身边,而半面和老头又不在这里,叶绾贞又去了厨房里面,周遭其实除了那些晒月光的鬼门。

    “气氛不对哈。”山羊胡子鬼的老头摸着胡子说,我看他一眼,怎么哪里都有他,他不说话,谁还能把他当成是哑巴卖了。

    “何止是不对劲,明摆着是暗流涌动,好强啊!”那只说是我爷爷爷爷辈的小鬼也在一旁说。

    屁大点的孩子,懂什么?

    在怎么说他的年代久远,他死的时候也就是个孩子,心智还能好到哪里去,竟说出这种话来。

    我便朝着他瞧不起的扫了一眼,他马上朝着我嘻嘻一笑。

    便在此时,宗无泽说:“鬼节虽然已经过去,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下半个月我们还要继续巡城。

    欧阳漓的身体不适,大病初愈,不适合做太辛劳的事情,学校那边老余催得也紧,别墅那里也都需要人手,接下来我和小宁负责别墅和学校的两件事,你和贞贞负责巡城,这样我也能放心许多。”

    听宗无泽说我到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但欧阳漓却意见很大。

    “宁儿还是跟着我,至于我身体上,你也无需担心,我此时身体已无大碍,我和宁儿呆在一起习惯了,她若不在我也不放心。

    加上学校里和别墅的事情是两件事,我们还是分头行事的好,免得拖延太久,对这里的人没有好处,别墅那边你和贞贞去办,我和宁儿着手学校的事情。

    那条通道一路通到学校的教学楼后面,我总觉得两者之间有些关系。

    我们两个方向查,会更快一些。”

    正说着叶绾贞拿着碗筷走了出来,给我盛了一碗饭放下。

    我便端起碗低头吃饭,看我吃宗无泽拿起筷子给我夹菜,欧阳漓竟然也给我夹菜。

    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便听欧阳漓说:“宁儿不喜欢吃菜,喜欢吃肉,菜就免了。”

    欧阳漓的筷子跟着把宗无泽夹到碗里的一片菜叶放到了桌上,我也不敢抬头猛吃两口,把欧阳漓夹得肉尽数吃了进去。

    此时欧阳漓的手正按在我的腿上,手指在我大腿内侧滑来滑去,我总觉得他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整人的道道,怕他怕的要命,便也不敢说些什么了。

    其实我也爱吃菜,我家里条件本身不好,从小无父无母的孩子,吃穿肯定不如其他孩子衣食无忧,就是奶奶护着我,我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

    想吃什么,自然不如别人,自然青菜肉我都喜欢,只有青菜肉挑我,哪有我挑青菜肉的份。

    吃完我也没看宗无泽他们,起来便要回去了。

    叶绾贞急忙叫我:“小宁,一会我们还要去巡夜,欧阳漓身体不好,你也要去。”

    我回头这才看他们几人,叶绾贞便说:“你这段时间也累了,这样,你跟着师兄,我跟着欧阳漓,这样也就都能安心。”

    “不用了,我已经没事了,自然会照顾宁儿,把她交给别人我也会惦念。”欧阳漓这话都说出来了,叶绾贞还能不怀疑么,当即朝着我跑了个媚眼,而我只想说她操心的真多。

    “小宁,你觉得呢?”宗无泽此时站了起来,朝着我问。

    我其实也想要答应他,但一想到他不是很厉害,总是受伤,我便打了退堂鼓。

    出了门要是伤了,我也要受牵连,看他道行也确实不如欧阳漓,我便也不再纠结,于是我便说要跟着欧阳漓。

    听我说完,宗无泽的眼眸都黯淡了,但他还是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给了我一抹铜钱放在手里。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便低头看着。

    铜钱也不是很大,看着还有些老旧,于是宗无泽便告诉我:“铜钱是越老的越好,这东西能救人命,你留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那你留着吧。”想到宗无泽也不是个多厉害的人,倒是没嫌弃,我只是觉得,他还是自己留着防身的好。

    “给你了,就是你的,这枚铜钱我们宗家一共两枚,一枚丢了很多年,一枚在我这里传承下来,我现在借给你,什么时候你用不到了,我自然就收回来了。”

    听宗无泽这么说我更不敢要了,他的传家宝,我怎么能要。

    但我还不等还给他,他已经转身回了自己的后院,进去了便没有出来的意思。

    我也不好跟着他去还,这枚铜钱便落在了我的手里。

    我哪里知道,宗家的铜钱史上罕见,因传自一代代的驱鬼师,也算是经过万人的手,而上面已经开过灵,沾过无数驱鬼师的童子血,是驱邪避灾的圣物。

    但那些也都是叶绾贞从旁说的,叶绾贞还说宗无泽挺奇怪的,好好的把传家宝给了我,莫不是喜欢上我了。

    院子里一群鬼都在说这件事,欧阳漓却听不见似的看了我一眼,反倒是说:“既然都送给你了,收着吧。”

    这话欧阳漓说的便有些奇怪了,我都没说要收下来,他却做了主,这件事便有些不太对劲了。

    在其他的人鬼看来,他和我之间的关系便复杂起来。

    不过复杂我也无暇多想,欧阳漓说是要出去我就得跟着他出去,于是两个人便朝着阴阳事务所的门口走去。

    将走了出去,便听见门口瓷娃娃大喊:“好了!好了!”

    回头我便看了一眼瓷娃娃,怎么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了。

    出去古玩街上,我和欧阳漓便朝着学校方向走去,过了七月十五鬼节,外面的鬼魂确实少了许多,街上已经看不见什么鬼魂游荡了,更不要说是百鬼夜行的场面。

    实际是我不懂,所谓的百鬼夜行,是上百种法力强大的鬼同时出现在夜里,形成浩浩荡荡的鬼王大军。

    与我脑海里鬼山鬼海的古玩全然是两回事,但我此时并不知道,也只能先这么想了。

    也是后来,我真的看见百鬼夜行,我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着实被吓的不清。

    古玩街上走过,欧阳漓和我已经到了学校前面,学校里此时安静非常,完全没有一点动静,欧阳漓带着我在学校前面看了看,没发现什么,才带着我去了教学楼的后面,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周围阴气便慢慢凝聚起来,好似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正在靠近,随时伺机而动。

    但我回头看看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又没有看见什么,也着实是有些奇怪。

    抬头看向教学楼的后面,刚刚那只满清女鬼还不在哪里,而此时竟已经站在那里看着我了。

    几日不见,满清那只女鬼的容颜越发的妖媚,皮肤也更加红润健康了。

    看到我看她,满清女鬼嘴角不由的朝上翘了翘,我便立刻觉得周围阴风阵阵起来。

    原本欧阳漓他也拉着我的手,而此时我忙着朝着他身边靠了靠。

    欧阳漓看我,身上竟发出强大的寒气,与对面的阴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满清女鬼轻轻笑了笑,似乎是对着我说了什么,我还看见她的嘴唇动了动,但她说了什么我又没有听见。

    而此时学校里面竟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吓得我一激灵,欧阳漓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转身带着我朝着学校里面走。

    其实我和欧阳漓走的不慢,但等我们走了进去,学校里面还是出了事。

    一个男同学已经全身一丝不挂的飘在学校的水池子里了。

    所谓的学校水池子,当然不是什么喷泉,我们学校比较不好,没什么设施,所谓的水池子,其实就是平常同学们浇灌花草蓄水的地方。

    我和欧阳漓进门其实也不知道有人死了,但是水池子那边有阴气,我们便走了过去,不想在那里竟看见全身赤身裸体正飘荡的一只鬼魂。

    欧阳漓眼疾手快,一把将我的眼睛蒙上,而后我便听见欧阳漓说人已经死了,尸体飘在水池子里面。

    但就在此时,我竟听见那只鬼魂飘在我身边与我说:“救我,温小宁你一定要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