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被驱赶的鬼魂
    听那鬼的声音我总觉得是在哪里听过,可具体是在哪里听过,我又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于是我便想要把欧阳漓的手拿开去看看,但他无论如何不肯给我看,甚至带着我一路离开了学校。

    趁着还没有人来到学校里面的命案现场,欧阳漓一路将我带了出去,结果我们刚刚出去便听见一声惨绝人寰的凄惨叫声。

    欧阳漓似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转身朝着惨叫的方向看去,自然他是已经把我的眼睛放开了。

    但他放开之后我也是什么都没看见,学校里面此时黑漆漆的一片,我和他也确实是看不见什么。

    于是这一夜我都在追问欧阳漓死了的那个人是谁的事情。

    但据欧阳漓所说,他也不知道死了的人是谁,只是能够确定是和我一个班的一位男同学,至于是谁他已经不记得了。

    其实欧阳漓这么说我也能够理解,毕竟他来的时间不久,先前一直是棺材里的欧阳漓,他来了之后也没有在学校里面真正的讲过课,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业余班主任,能记住一两个同学的脸已经不错了,谁还能指望他记住每位同学的名字。

    不过刚刚那个男同学既然能叫出我的名字,想必一定是我们班里的同学,加上欧阳漓他也说是我的同学,那就错不了了。

    难怪他要我救他,但他已经死了,我还能怎么救他,总不至于去阴间跟阎王求情。

    想想我便也不在去想了,毕竟我有心也救不了那个同学。

    说到底也是他咎由自取,好好的不在寝室里面睡觉,偏要夜里出来勾三搭四,明知道学校里这段时间闹鬼闹得凶,这个月又是鬼月,他还出来,出了事又能怪谁?

    站在学校门口我看了看,看不到什么才看向欧阳漓问他:“你为什么不让我看他?”

    欧阳漓看看我便说:“宁儿想看一个男人全身赤裸的样子?”

    原本这话也没什么,但欧阳漓他眯着眼睛问我,我便也怕了他了,听他这话的意思,我要敢说想看,他必定不会轻饶了我,于是我便也不敢胡说什么,在他的淫威之下只好乖乖说不看。

    看我坚定我无比,他便也不与我计较什么,反倒拉着我的手朝着学校周围转了一圈。

    我们这里是大学,倘若是教学楼的后面,还算是个小点的地方,但那里我要和欧阳漓过去走个来回,也是要用上一个多小时才走的下来。

    何况是围着学校转上一圈,自然也是要费些功夫。

    但今晚夜色比较迷离,我便也跟着欧阳漓不紧不慢的饶了一圈。

    一圈下来天也快亮了,我和欧阳漓这才朝着回去的路走去,但是路上却看见不少魂魄急急忙忙的朝着一个方向走。

    于是我和欧阳漓便停下看着那些魂魄通往的地方,可不就是阴冥路的那个方向。

    估计是打算回去了,省的阴差把他们抓回去,自己回去总比抓回去的要好。

    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些魂魄走到了阴冥路那里却怎么都进不去,一只只急得团团转,有些甚至急得抓墙。

    欧阳漓和我在那里看了一会,眼看着天快亮了,便朝着阴阳事务所回去。

    走到阴阳事务所的门口了,我便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身后跟着什么东西,自然我没想到是人,想到的是鬼魂。

    而且这种体制,也感应不到人,能感应到的大部分是鬼魂。

    但此时已经天亮了,怎么可能还有鬼魂在附近游荡?

    回头看看,没看见什么,便跟着欧阳漓进了阴阳事务所,谁知道我刚刚进去,便听见身后瓷娃娃哇哇大喊:“都来,都来!”

    所为都来都来,想必就是都来了都来了。

    瓷娃娃每次只会两个字两个字的重复,我也是早就习惯了。

    但进门我还是转身朝着身后看去,结果要不看还好,这一看反倒是看到阴影下面躲着很多的游魂野鬼。

    之所以说是游魂野鬼,是因为这些鬼一看就不是附近的鬼魂,看他们的样子,倒像是路过没地方去的。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想法,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样,还要听他们自己说。

    正当我看他们的时候,叶绾贞和宗无泽也从外面回来了,看两个人也是累的不轻,比我们回来的都晚,肯定也不轻松。

    “你们带回来的?”叶绾贞进门便发现了阴阳事务所里阴阳下的那些游魂野鬼,于是便问我和欧阳漓,我摇摇头便说:“他们一路跟来,好像是要从阴冥路回去,阴冥路又封死了,他们回不去,所以就跟着我们来了。”

    听我说宗无泽朝着欧阳漓看去,见他没说什么,也是信了。

    而后宗无泽便走去了那些孤魂野鬼的面前,打算做法把他们送走,但就在宗无泽要把他们送走的时候,欧阳漓说先等等。

    宗无泽看来,欧阳漓走了过去,站在那些鬼魂的面前寻找着什么,我这时才发现,眼前的这些鬼魂竟有些惶惶不安,似乎在躲避什么人的追杀,十分的害怕什么东西。

    “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欧阳漓朝着那些鬼魂问,鬼魂们相互看看,回答:“是被一个黑脸的道士赶来了这里,我们原本是要回家看看亲人的鬼,中途找不到家人,便打算回去,不想还不等回去,就来了这里。”

    “来了这里?”欧阳漓狐疑,对方马上说:“是。”

    “其实我们有一百多只鬼魂,但是每天都在不断的减少,从开始的每天晚上几只,到现在每天晚上十几只,我们现在很害怕,想要早点回去。

    但是我们误了回去的时辰,阴冥路已经关上了,又回不去。”

    一只鬼魂忙着说,我们也是奇怪起来,一百多只剩下这几只了?

    我数了数,眼前也不过是几只,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我算了算,今天才十九,到晚上才二十。

    按照他们的说法,从十六就开始少了。

    难道是有什么大的鬼魂在这里兴风作浪?

    “什么东西要抓你们?那个黑面的道士是谁?”欧阳漓问,我们也仔细的听着,都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一般人是不抓鬼的,抓的都是些大鬼要用小鬼增强法力的,可这些鬼魂却说有人把他们赶到了这里,还说是一个黑面的道士。

    这事便有些蹊跷了,想想这些游魂野鬼倒不像是给什么大鬼抓了增强法力,更像是被那个黑面的道士给修炼用了。

    叶绾贞在学校的时候就和我说过,鬼魂大鬼吸了能增强法力道行,要是道士用力也是要事半功倍的,只是我便不清楚道士要用是怎么个用的方法了。

    但是如果要是道士,宗无泽想要查清楚,恐怕就有点难了。

    想想一个驱鬼师,抓鬼可以,什么时候能抓人了,这事向来也是有些难了。

    听到欧阳漓问,其中一只上了点年纪的鬼魂便说:“我们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失踪的鬼魂一定是凶多吉少。

    我们从来了这里开始,就每天晚上有鬼魂力气失踪,我们又不知道这些鬼魂是怎么失踪,就是觉得凶多吉少了。

    和我一起的一个老家伙,一直很活跃,但是昨天晚上还和我说这地方不对,他的道行比我们都要高,他都失踪了,我们也不敢留下。

    只怪我们把时辰耽搁了,想要回去都不能了,只好跟着你们回来了。”

    听完那只老鬼说的话,阴阳事务所里的其他鬼魂也都跑了出来,都竖起耳朵听他们说什么。

    “你们来我这里是想让我帮你们回去阴间?”宗无泽问,那些鬼魂连忙点头,我看了便也觉得可怜。

    其实鬼魂也是一族,他们和人没什么区别,要是善加引导,也是会走上共鸣之路的。

    “我送你们一程,你们现在就走吧,免得有什么东西抓了你们,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宗无泽说完拿出一道黄色的鬼符,朝着对面的鬼魂打了过去,鬼魂钉在那里都不动弹了,宗无泽念念有词,片刻鬼魂便一瞬消失不见了。

    看到一股股的青烟飘起我便问欧阳漓:“是魂飞魄散了?”

    欧阳漓还不等说,一旁叶绾贞便说:“他们是去阴阳路了。”

    阴阳路?

    听叶绾贞说,我想到的便是阴冥路,想到阴冥路上见到的事情,便有些奇怪。

    既然还没过七月,为什么便封了阴冥路,这么一来还叫鬼魂怎么回去?

    想必阎王也是个糊涂的阎王,若不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似是听见我在想些什么,欧阳漓竟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宠溺有加,仿佛还有一丝丝的责备在其中。

    我便也不再理他,但过后他还是与我说:“阎罗王是阴间最大的王,虽然他不管人间事,但也要我少说些他的话,最好不要说。”

    “我又没说,我还是心里想想。”趴在欧阳漓的怀里我便说,欧阳漓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轻轻拍着我的身子,在我耳边说:“就是想也别想,宁儿,记住了?”

    听他叫我宁儿,我便身子有些酥麻,跟着便答应他了。

    想来他也是一番好意,既然是好意我又怎么好不识好歹。

    与他在梦里相见,我也是累了,过后便一觉睡了过去,不想睡着竟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也没有一觉醒来,反倒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