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消失的魂魄
    我也以为我是醒了,但我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漆黑的,我便有些害怕了起来。

    平常我睁开眼都是在自己的房间,而且房间里面都亮着灯,怎么今天没有灯,而且我深处的地方俨然不是我的房间里面。

    周围飘荡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这股香气是我从来都没有闻到过。

    不多久面前出现一道白光,我本以为我是要醒了,定睛看去,眼前却出现了一口黑色的棺材。

    狐疑了一瞬,我想到的是那口僵尸鬼的黑棺材,这么想我也就不那么的害怕了,于是便朝着黑木棺材走了过去。

    其实我也无非是看看那口棺材是不是僵尸鬼,怎么说僵尸鬼也还救过我,想到后山那次之后我便一次僵尸鬼也没见过,他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几次三番的救我,秉持着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也是对他念念不忘起来。

    不想我越走越觉得黒木光彩不像是僵尸鬼的那口棺材。

    僵尸鬼的那口棺材一看就是烧焦了似的,而眼前的这个,根本就是上好的棺木,还崭新的不行。

    走了十几步我看清黑木棺材我便不走了,停下也不再靠近。

    棺材上面阴气极重,便说明里面的东西已经成了气候,虽然是在梦里,但欧阳漓不在我也是胆子极小,为了确保安全,便寸步不动了。

    棺材上发出淡淡绿色的光芒,叶绾贞说过,鬼发出绿色的光芒是很厉害的,我便又后退了两步。

    而后棺材的上的光芒便越来越浓,最后棺盖便自动的朝着一旁推开,而棺材里面出来一只满清女鬼。

    望着那只满清女鬼正要射穿我的眼神,背上一股阴风,人便忽然的睁开眼睛醒了。

    等我醒了,天也是黑了。

    我擦了擦汗,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梦见的就是那只满清的女鬼。

    从床上起来叶绾贞也来叫我了,我下床去了门口,叶绾贞看了我就说我脸白的吓人,问我怎么了。

    我便把自己梦见黑棺材,还看见那只满清女鬼的事情告诉了叶绾贞。

    叶绾贞说这件事情不普通,驱鬼师的梦都是有预兆,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吃饭的时候叶绾贞便把我梦见黑棺材的事情告诉了欧阳漓和宗无泽两个人,两个人开始便都沉默了。

    到后来宗无泽他说;“如果不是你能预见满清那只女鬼是在一口黑色的棺材里面,就是说她要找你的麻烦了。

    小宁,这段时间要千万小心。”

    其实就是宗无泽不说,我也是要千万小心。

    “有我在不会让她出事。”欧阳漓的话比较少,说话的时候把我的手拉了过去,虽然他没看我一眼,但却将我的手放在了腿上按着。

    要不是我们还要吃饭,想必他也不会放开我。

    而此时对面的宗无泽看着我们却发呆了起来,似乎他的心里不好受,看着我们脸上便渐渐失去了血色。

    “小宁说学校里面死人了,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正当此时叶绾贞提起昨晚那个男同学的事情,才把大家的注意力引过去,我便也不再抬头说着什么,一边吃饭一边听他们说。

    饭吃过阴阳事务所的门口便来了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叫老余的警察。

    进门老余便朝着我们大步走来,停下便说学校又发生了命案,问我们怎么办?

    “我们也在查,你先稍安勿躁,这件事我们正在着手,你着急也不是办法,吃饭了么?没吃坐下一起吃。”宗无泽十分客套,说着请老余坐下,老余看看桌上的饭菜,这才坐下,吃了一口剩饭剩菜。

    看老于吃饭,我也是惊奇发现,原来老余是个左撇子。

    “上头现在已经给我施加压力了,这案子不是我逼你们,是上面逼我,要是不把案子破了,我恐怕也不用等到退休了,直接就给撸了!”

    听老余这么说还是挺严重的,我便还觉得他可怜起来。

    “时候也不早了,我看你们还是跟我去看看,省的这事拖来拖去倒成了麻烦。”

    老余说着起身站了起来,宗无泽与我和欧阳漓相互看看,便也答应下来。

    “别墅那边进展顺利,放一天也没事,我们四人今天陪你去学校,看看学校的案子。”

    宗无泽这么说老余才点了点头,跟着我们便跟他去了学校那边。

    一路走欧阳漓便牵着我的手,有老余在我们比平常进学校都要方便。

    但到底是学校的老师学生,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就进来,老余事先给我们弄了几套警服穿上,这么一来就算有同学老师在场,也不一定认出我们,办事自然方便许多。

    老余把我们带到发生命案的地方,遣散了守在哪里维护的办案人员,把地方给我们倒了出来,让我们做细致的检查。

    其实这种检查我们也是无从入手,人已经死了,魂魄也找不到了,加上过了一个晚上,尸体也被送水里打捞出来弄走,剩下的就是一个死亡现场,我们也不是案发现场的专家,我们看也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但当我们看着,老余把一张照片给了我们,告诉我们死的人就是照片上的人。

    结果我和叶绾贞一看照片上的人,不约而同喊了出来:“刘东!”

    刘东是我们班里的一个男同学,学习成绩优秀,而且一直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别说是他花心,恐怕他连一点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拉过,班里谁都知道,刘东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如今他死在这里,这事便有些蹊跷了。

    “你们认识?”宗无泽问。

    叶绾贞指着照片说:“他是我们班的同学,怎么会不认识?”

    听叶绾贞说宗无泽看了一眼欧阳漓,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但总归是在看。

    看完两个人朝着老余看去:“尸体现在在哪里?”

    “已经送到太平间了,你们想看,我这就叫人送你们过去。”老余说着把人叫来了两个,我们便跟着上车去了医院的太平间。

    进了医院便觉得周围鬼魂躁动起来,我便朝着周围看去,鬼魂现在都很怕我,想必是因为我怀着一只小鬼吧。

    想到这些我也是低头看了看,不知道人和鬼生出的孩子是个什么样?

    但看他还没出生就把一群鬼魂吓得鬼鬼自危,我也是猜想,他生出来也不是个人。

    说不定会如他父亲一样,也是一只美艳鬼。

    寻思间我已经跟着欧阳漓他们走到了太平间的门口,医院的管理员把门推开,也没有进去的意思,只是在太平间的门口告诉我们:“里面的第三个储尸柜。”

    说完医院的管理员便转身走了,大概这种事也是屡见不鲜了,所以也不打算理会我们。

    我们穿着警服,医院的管理员也是觉得无话可说吧。

    宗无泽先一步进去,进去便找到了医院管理员说的储尸柜,找到准确的位置,审手续把储尸柜拉开,跟着里面被特质塑料袋封住的尸体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有了韩薇薇的事情,我总担心认识的人死后化鬼的事情,便躲到了欧阳漓的身后,紧握着他的手。

    欧阳漓也是对我十分照顾,回头安抚的看了我一眼。

    看他看我我也是心情平静许多,有他在我便放心许多。

    跟着宗无泽打开了袋子,但他在打开的一瞬间却脸色阴郁,眉头深锁,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情。

    “奇怪。”宗无泽他说,我们便跟着去看了一眼。

    身下没看见什么东西,袋子只到了半腰的地方,所以我们看见的是尸体的上半身。

    只见刘东躺在里面,双眼紧闭,脸色苍白。

    可能是水里打捞出来保护的不好,尸体上面已经出现了尸斑。

    “怎么了?”叶绾贞问,宗无泽离开了储尸柜两步,而后朝着太平间里面看去。

    其实他不看我还没有发现,此时太平间里空荡荡有些渗人,一个床上还躺着死尸,尸体上盖着白色的白布,周遭飘荡着一股阴气。

    而这些阴气多数都是刚死不久,那些还舍不得抛弃自己身体的鬼魂。

    因为还没到头七,所以他们还没到最后离开的日子,便留恋自己的身体不走。

    看到这些,我也是醉了,他们留恋的程度已经超越了恐惧,我来的时候医院里的鬼魂都躲着我,但到了这里俨然看不出来他们在乎我。

    于是我也是无奈了,但还是朝着欧阳漓躲了躲。

    “怎么会这样?”叶绾贞突然发现什么问?

    宗无泽脸色凝重:“看来是有东西先来过了。”

    “你是说刘东的魂魄已经被什么东西先一步弄走了?”叶绾贞问,宗无泽也没回答,反倒是看向一脸平静的欧阳漓。

    “不是有东西来过了,要是有东西来过他们不会这么的安静,你看他们留恋尸体的样子,和死前没什么分别,说明我们来之前没什么东西来过。”

    欧阳漓不说我们倒是没有发觉这些,听他说我们才知道,但要是这样,那刘东的魂魄是什么时候没有的。

    宗无泽没等说什么,欧阳漓便说:“可能是在学校里面就被那东西毁了!”

    毁了?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才想起来,离开学校欧阳漓捂住我眼睛的时候,我确实听见一声凄惨的鬼叫声,莫不是真的是刘东的魂魄?

    “我和宁儿离开学校的时候,听见一声凄厉的鬼叫声,应该就是他的。”欧阳漓说着扫了一眼储尸柜里的刘东尸体。

    明白了这些我们也只能先回去了,看来又找不到什么线索了。

    临走宗无泽把太平间里那些正留恋着自己身体的鬼魂都给送走,我们这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