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压死鬼
    离开了医院我们又去了学校那边,一路上也是在想,到底刘东知道了什么,死后连魂魄都被那东西毁了。

    想起刘东死后叫我救他的那些话,说不定那时候我也是能够救他的,但那时我被欧阳漓给带出了学校,所以最后我也没能把他救下来。

    想想也有些对不起刘东,我记得我还借了他一支笔没还给他。

    欠人的东西可以不还,欠了鬼的,最好还是早早的还了。

    跟着欧阳漓他们回到学校,我便问叶绾贞,要是想还给鬼东西怎么办,叶绾贞说容易,只要用纸扎一个就行了,还说这事半面会做,于是我从学校回来便去了半面那边。

    我本来是打算叫叶绾贞陪我去,但叶绾贞她回来就去厨房做饭了,未免影响了我们开饭的时间,我便一个人去了。

    走到香烛店的门口抬起手我拍了拍门板,没人理我,我便推开门一个人走了进去。

    进门满眼的都是香烛冥币,看那些东西我也是一样样的捡了不少。

    刘东就这么死了,同学一场,我给他送点钱花花也不算什么。

    抱着我挑好的东西,朝着里面走去,天都亮了,我便觉得半面已经醒了,结果我在他的香烛店里等了半天,也不见他起来,于是我便站在门口喊了半面两声。

    原本我以为半面听见我喊会从里面出来,不想他走路一点声音没有,竟从我后面来了,于是我便感觉身后有个东西无声无息的便来了,吓得出了一身汗。

    但等我转身看是半面,我也松了一口气。

    这人怎么这样,走路也没有点声音的。

    香烛店里本身就黑,半面又是半张脸,我便怎么看他都觉得瘆的慌,不愿与他多做攀谈,忙着把我要说的话先说了。

    “我想买点纸钱香烛,还想买一只钢笔,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扎一个?”

    听我说半面低头看了一眼我怀里抱着的东西,又眉头皱了皱问我:“多大的?”

    多大的?

    我愣了一下,想起那根香烛的事情,太大了把鬼魂都招惹来了。

    于是我便多了个心眼问:“这个大的小的有什么分别?和香烛一样么?”

    听我问半面十分严肃的回答:“没有区别,看个人心意,心意轻就小点,心意重就大点。”

    “那价钱有什么不一样么?”我又问,总觉得半面这人不安好心,我也是想防着他一点。

    “小的几块钱,大的几百块钱,这就看你和那只鬼生前的交情了。”

    听半面这么说我便寻思起来,我与刘东实在是没有什么交情,但他死后要我救他,结果我没救他,反倒让他魂飞魄灭,这么想我还是欠了他,何况刘东生前还借给我一支笔。

    这么想,我也算和他有些交情。

    几百元的吧,几百元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其实也不算什么。

    就这一回,我也就心里踏实了。

    于是我便问:“大的多大?”

    半面没有回答我,朝着院子里的一根柱子看了一眼,我也跟着看去。

    柱子是顶着院子里房梁的,所以粗细也是不细了。

    我还过去看看,有一个人的大腿那么粗了。

    把柱子想成是一支钢笔,其实也不是太大,于是我便说,那就最大的吧。

    半面微微的愣了一下,眼眸里闪过一丝奇怪似的,看我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大概他是没想到我这样的人还有交情这么好的鬼魂吧。

    “你先把定钱交了,我一会就做,晚上就能做好。”半面说着就提到了钱,我忙着摸了摸身上,找住几十块钱给了半面。

    半面收下定钱给我算了算,说我再给他四百元就够了,我还拿了一些香烛纸钱的。

    我觉得有些太贵了,我本以为三百多足够了,没想到四五百了。

    “你便宜一点。”我打算和半面讲讲价钱,半面却说:“买这些东西没有讨价还价的,你要不花钱的,鬼魂也收不着,收了也不能用!”

    听半面这么说我也不在说什么了,抱着怀里的一堆东西说:“这些我都要了,你帮我装好,晚上我来取。”

    放下我便走了,离开我便回了阴阳事务所那边。

    进门叶绾贞他们已经快吃饭了,欧阳漓还站在院子里面朝着这边看,看到我回来他才去坐下吃饭,好像是在等着我。

    朝着里面走瓷娃娃又开始哇哇的喊了:“好大,好大!”

    给他一喊我就想要回去踹他两脚,但看见饭菜我也就忘了这件事情,于是便回去洗了洗手坐下吃饭。

    “小宁,你要去找半面,你找他有事?”我因为问过半面,还说要过去,所以叶绾贞也是知道我去找半面的这件事情。

    但我一想,半面坑了我几百元,叶绾贞和我是这么好,回头她要是生气去找半面,闹开了不好,我便也没说实话,只是说过去看看。

    叶绾贞其实也知道我没说实话,但是人多她也没说什么,于是这顿饭便这么吃了过去。

    吃过饭我帮忙叶绾贞收拾了一下,欧阳漓和宗无泽两人说有事出去一趟,我问叶绾贞出去干什么,叶绾贞也没说出来,她直说是关于学校命案的事情,我便也不在多问,收拾完转身回去休息。

    许是欧阳漓还没回来,回来的也晚,我睡下后他还没有回来,我便想,这晚我总算能够歇歇了,他不在我总不好过去和他幽会。

    谁会想到,我是去他哪里去的习惯了,他不在我也还是去了。

    刚刚睡下,便觉得身上一阵呼啸的风吹了过去,跟着人便去了欧阳漓的门口。

    睁开眼看看欧阳漓的门,我也是泄气了,莫不是我刚刚躺下他就回来了?

    门没开我抬起手推了一把,既然我都来了,自然是没有回去的道理了,只好推开门进了门里。

    进去却没看见欧阳漓在房间里面,于是我便想到欧阳漓可能是还没回来,这才迈步朝着里面走去。

    进么把门关上,便脱了身上的衣服去了床上,被子掀开去床上睡了一觉。

    夜半听见门响,这才睁开眼睛去看,欧阳漓果然是回来了。

    似是他也没想到我会在他房间里面等他,回来后站在门口站了一瞬,而后一边脱衣服一边走了过来。

    到了身边,欧阳漓掀开被子钻了进来,将我搂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便给他推至了高潮上面,身上像是筛子一样,不住的颤抖起了。

    看我这样他便笑了起来,低低的抵着我的眉心,轻吻着我的鼻头,嘴唇,低喃我的名字。

    我便也真是累了,听他叫也没有力气回他,他又在身上斯磨了一会,才躺下。

    等他躺下我便翻过身去睡,欧阳漓忙着从身后将我搂住,将脸贴在我肩上,好似他要不这样的搂住我,一会我又消失了。

    其实我至今也不能理解,他每次搂着我正睡,我一睁眼睛便消失,他睁开眼后的那种心情。

    我是没见过欧阳漓眼中曾有过什么失落感,但他这么紧搂住我不放,想必那一刻也是不好受的。

    换成了是我,正把玩着一件稀罕物件,忽然便消失不见了,想必心情也不会太好。

    这么想我便觉得他也是可怜的,于是便将他的手拉住,许是这样我就能多留一会了,殊不知即便是如此,睁开眼我也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连多留一会都没有。

    睁开眼我朝着四周围看了看,还没有天黑到要起来的时候,翻身便又去睡了。

    等到要吃饭了,叶绾贞从外面叫我起来,我看饭桌上没有宗无泽和欧阳漓便问她,她便说人还没有起来,白天回来的太晚了,天快黑了才回来,这会还没有起来,饭就我们两个先吃。

    听叶绾贞说我朝着欧阳漓的房门口看去,回来那么晚,想必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那么累回来,他还有心和我……

    想到这些我便也是不在说什么,吃了饭趁着欧阳漓和宗无泽还没起来,带上钱去了半面那边。

    此时天刚好已经黑了下来,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多钟,我去找他,他一定是把东西准备好了。

    等到欧阳漓他们起来,给他们看见笑话我,我还是先过去的好。

    香烛店的门没关,我便直接走了进去,门口便看见我的那只钢笔了。

    黄色的,简直就是钢笔中的巨无霸了,比我一个人还要高。

    我忙着走过去看看摸摸,里面还有支架,我还担心不小心弄破了,现在看是不用担心这些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半面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这么似模似样的东西,我都不敢想,他做的却真的一样。

    这么想的时候半面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我正对钢笔看来看去,便说:“已经做好了,你付了钱就可以走了。”

    听半面这么说,我忙着把钱拿出来给了半面,当着我的面半面数了数,而后收了起来。

    半面这样人比较呆板,也不问我用不用帮忙,转身便回去了。

    看他回去我收拾了收拾,带上袋子里的香烛冥钱,抱住我的钢笔,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门我到处看看,找个十字路口,趁着周围没人把东西拿出来点着了。

    叶绾贞说要是给死人送东西,一般都去坟上,要不就放在十字路口,她说的时候我便记住了,此时便派上了用场。

    给刘东送些买路钱我也是好意,却不想,又惹了祸事,竟让一群鬼为此大打出手。

    更甚,我看着一只鬼扛起巨无霸钢笔,竟压得一下趴在地上,起也起不来!

    于是我便听见那只鬼说:“现在人真是越来越不长脑子了,送房子送的都是进不去的,送支笔压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