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奇怪的影子墙
    我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吓傻了,叶绾贞此时出来找我,一看我在地上给鬼送纸钱,再看看眼前一群鬼正恶斗,忙不迭的跑来,把鬼给吓跑了!

    等我起来,也是一阵的茫然。

    我还说:“我明明是给刘东送的买路钱,怎么来了这么一帮鬼,刘东呢?”

    听我说叶绾贞直翻白眼,“刘东的魂魄都散了,你就是送他也收不到,你烧的时候念叨什么了?”

    听叶绾贞问我忙问:“给鬼送钱还要念叨什么?”

    叶绾贞一脸的无语:“当然要念叨,你不念叨,怎么知道你给哪只鬼送钱?其他的鬼看你不念叨,以为是捡了大便宜,还不赶忙的来抢点回去花花,你这是被我看见了,再等一会,指不定把什东西招来了,要是只难缠鬼,以后你都别想安生了。”

    听叶绾贞说我还说:“我是驱鬼师,难缠鬼能把我怎么样?”

    叶绾贞也是一阵无语:“难缠鬼字面上看就知道很难缠,他还管你是不是驱鬼师,他又不会害人,就是整天缠着你,你到哪里他就跟着你去哪里,你说你能把他打得魂飞魄散么?

    驱鬼师也是要守规矩的,你当什么鬼都能收呢?

    鬼魂要是不害人,大多都是要送到阴阳路上,引他们去阴间投胎。

    但是难缠鬼偏偏是个难缠的,生前没做过什么坏事,就是喜欢缠着人,死后也是这样。

    你把他送到阴阳路上,他总找机会逃出来,出来后你就等着他缠着你吧。”

    听叶绾贞说还真有些怕了,但我哪里知道这些,又没有人告诉我。

    “还有。”我正纠结,叶绾贞忽然朝着我说,我便抬头看她,她便指着地上被压住的鬼魂说:“你弄得这个是什么?”

    我朝着地上那支巨无霸钢笔看去,没烧之前巨无霸钢笔是黄色的纸扎,烧了之后就成了一支巨型钢笔,和平时我们用的一模一样。

    于是我便说:“刘东生前我欠他一支钢笔,你不是说人的钱好欠,鬼的钱不好欠么?我便想给他还一支,谁会知道这么大,拿不动?”

    “我是问谁给你扎的?”我想想,一定是半面故意整我,于是我也没说什么好话,便指了指半面的香烛店,结果叶绾贞便风风火火的去了,不多久两个人便在里面打了起来。

    我本打算去看看热闹,欧阳漓偏巧这时候从阴阳事务所里面出来,见我便走了过来,而后看了一眼地上还被巨无霸钢笔压着的那只鬼,带着我朝着另外一边走,一边走我才知道,这两天叶绾贞和半面闹别扭了,两个人已经几天不说话了,僵持着谁都不理谁的时候,我这时候便派上了用场,去买了点香烛纸钱,结果这事便再度恶化。

    但阴阳事务所的门口几只鬼魂都在议论这事,我便也都听得清楚了。

    走出去一会,欧阳漓将我的手拉过去,我才想起问他:“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学校看看。”欧阳漓说着我便跟着他去了,一路上也都没说什么。

    到了学校欧阳漓把我带到了学校的教学楼后面,进去我便觉得门口阴气凝重,和我上次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和上次比,这里还只是阴气音绕,而此时却已经阴气大盛,到处弥漫。

    想到一定是那只满清女鬼在这里兴风作浪,我便不敢进去,拉着欧阳漓的手不愿意进去了。

    欧阳漓回头看我,语气十分的淡定:“有我在,不会出事。”

    虽然我也信欧阳漓的话,但我总归是不想和满清那只女鬼见面,每次看她我都觉得她是冲我而来,我便无论如何也不愿进去了。

    先不说我打不打的过她,就是见面我也不愿意。

    但欧阳漓他也说要是我们不肯进去,等到她的道行更深,我们也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了。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便有些动摇,想到以后等到满清女鬼强大,到那时候我就算不进来找她,她也会出去找我,与其等她来找我,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先找她了。

    于是我便跟着欧阳漓极不情愿的进了教学楼的后面。

    欧阳漓不知道怎么拿出了钥匙,跟着开了门带着我进去,一进去便觉得周围一阵阴森可怖,寒气从四面扑面而来。

    但左右看看我又什么都没看见,只好拉住欧阳漓的手,跟他一步步的进去。

    走到教学楼楼下的一处墙壁边上,抬起手打开了教学楼里面的灯。

    灯一开我便朝着影子墙那里看去,因为那里有过一只鬼惨死在那里,我便对那里有了芥蒂,进来我其实就想朝着那里看,但教学楼里实在是有些黑,我便也有些担心,所以也没去看,此时灯一开我忙着去看了一眼。

    但影子墙还是影子墙,没听见哭声,也没感觉影子墙里面有什么阴气凝聚,我便也安心了几分。

    四处看看欧阳漓带着我从一侧的楼梯上朝着上面走去。

    到了上面我还回头看了一眼,没看见什么东西,跟着欧阳漓去了上面。

    绕了两圈两个人才走到教学楼的上面,停下欧阳漓把教学楼里面的灯都给打开了。

    我当时还想,幸好教学楼这面比较偏僻,现在也已经到了深夜,若不然给学校的老师学生看见,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到。

    大半夜的教学楼的灯都开了,还不吓坏胆小的。

    灯都开了,欧阳漓带着我一层一层的从楼梯口上去开始找,几乎每个地方我们都找过了,一个地方我们都走上两圈,但是不管我们怎么找到最后都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其实我也不知道欧阳漓在找什么,于是我便以为欧阳漓找的是那只满清女鬼,便说:“她会不会在教学楼的后面,每次我们路过她不都在那里看着我们?”

    听我说欧阳漓也是一阵沉默,但他到底没有带着我去教学楼的后面找那只满清女鬼,而是从教学楼里面又把我带了出去。

    等我们出去,天也差不多亮了,照例说这个时间,我们也该回去了。

    但欧阳漓非但没有回去,反倒是带着我四周围绕着教学楼绕了两圈,只不过这两圈下来着实没什么发现。

    最终欧阳漓还是把我带回了教学楼的里面。

    天一亮教学楼的里面便没有了阴气,就是有也是在一些看不见光阴暗的地方,于是欧阳漓便带着我去了那些阴暗见不到光的地方。

    但找了很久,始终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你在找什么?”找了这么多的地方也没见找到什么,于是我便问欧阳漓,欧阳漓这才贴在我的耳边跟我说了什么。

    我抬头这才奇怪起来,原来是这个?

    想了想,我又在欧阳漓的手里写了字问欧阳漓:“上次的仓库里面,难道已经没有了?”

    欧阳漓摇了摇头,便说明,那个洞口确实不见了。

    这么想我也是一阵的奇怪,照例说不至于消失的这么干净,要真的有一定看的到。

    欧阳漓又带着我在教学楼里面绕了两圈,天大亮我们担心被人看见,也只好先离开,而就是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从教学楼的楼上下来,上去的时候我和欧阳漓两个人走的是左边,下来走的是右边。

    虽然在我们看来上去和下去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都是靠着左边上去下来。

    但下来我还是发现一点奇怪的地方,于是我便停在了影子墙的对面。

    看我停下欧阳漓也是停下了,于是我便问欧阳漓:“你说会不会在影子墙里?”

    欧阳漓眉头皱了皱,似乎是在考虑我说的话,我便指着影子墙上说:“上次我们来,那只女鬼被关押在这里,我明明记得上面有一条裂纹,难道是学校修复了?”

    听我说欧阳漓抬起手在影子墙上面摸了摸,结果却没发现那条裂纹。

    看看我,欧阳漓当然是知道,要是学校修缮过影子墙这种地方,他身为学校的老师,学校就是不说,进进出出他也会知道。

    要是他不知道,肯定是没有修复过。

    自然,也不会是这段时间他不在的时候有人进行过修缮,影子墙没有修缮过的痕迹,这一点我都看出来了,何况是欧阳漓了。

    发现这些欧阳漓将我的手松了松,而后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指尖上冰冰凉凉的一疼,血溢了出来,跟着便被欧阳漓拉着,朝着影子墙上面滴了一滴。

    看着欧阳漓拉着我的手滴了血,我便想,好在是每次一滴足够用了,要不然我便成了血窟窿,也不够捉鬼。

    血滴了欧阳漓拉着我退后了几步,结果影子墙竟真的渐渐现出原形,竟然是一洞门。

    门一出现我忙着拉了一下欧阳漓,怎么上次没发现这些?

    正要问欧阳漓什么,教学楼的门口来了人,影子墙便要消失,欧阳漓看看我,迈步便将我拉了进去。

    结果我一进去影子墙便恢复了原样,外面那些老师熙熙攘攘的进来,也没让发现什么。

    但我却怕的厉害,眼前飘着的白烟,而且周围到处都是阴寒之气,即便是我,也不住的浑身的机灵。

    见我哆嗦,欧阳漓把我的手握紧了,他的手一紧我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毕竟有他在,我还没出过什么事,这次想必也不会出事。

    这么想便也不那么害怕了,还跟着欧阳漓四处的去看。

    结果看了我才知道,这里分明就是一个地下墓穴,周围还有凿平的石头墙壁,只不过这里太大,一时间空空荡荡的叫人有些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