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地下墓穴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这地方似曾相识,好像是什么时候我来过的感觉。

    忍不住我便抓了一下欧阳漓的手,许是以为我害怕了,欧阳漓朝着我看了一眼,我便忙着说:“好像是什么时候来过,但我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欧阳漓借着一点暗光看我,看了我一会将我拉到身边:“应该是那个梦有关系。”

    听他说我这才想起来,这地方确实和我梦里梦见那口黑棺材的地方有些相似。

    此时我想起来,一样的空旷一样的阴气凝重。

    于是我忙着朝着四周围看了看,除了这里有墙壁,梦里的那个地方没有墙壁,其他的完全一样,就是那种强大的阴气都是如出一撤。

    忍不住我便打了个哆嗦,难道说这里就是那只满清女鬼墓穴的入口?

    这么想我马上看了一眼欧阳漓,他便给了我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我也就不那么的害怕了,但还是靠着他近了一些。

    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东西,欧阳漓便带着我朝着里面发出淡光的地方走去。

    那里离着我们好像也不是很远,而且哪里有雾气笼罩着,那些雾气看上去就像是我和欧阳漓经过教学楼后面看到的那些,弥漫着包裹着整个教学楼的后面,好像是有什么幽冥鬼物在那里做法。

    欧阳带着我一边走我便一边想,倘若真的是那只满清女鬼的巢穴,我和欧阳漓打不打得过她,如果打不过,我们要跑,跑到哪里去,这里这么黑我们又有多少的把握能够跑出去?

    这么想我也是一阵的情绪交错,想想我都有些累,自然也就不想了。

    走了一会,听见四周围有嗡嗡的声音,听不出来是什么,但确实是有声音。

    于是我便小声问欧阳漓:“你还记得那些经文么?”

    听我说欧阳漓木纳的看了我一眼,但给他看完他倒是忍俊不禁的笑了。

    也怪他笑起来实在是好看,倘若平时他绷着一张脸,我都看他好看的不行,他一笑倒是打破了他那张绷着的脸,自然是少了冷酷,多了柔情,更为重要,他笑起来也确实风情,虽然他不似真正欧阳漓那样笑的媚骨天成,但能看见欧阳漓漏齿一笑,也着实是件极大的享受。

    此时见他笑了,我便也是看的呆了。

    他看我便笑的越发好看,甚至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小脸。

    我有些脸红便不理他了,但接下来我光顾着害羞,也就记不住什么害怕不害怕的事情了,直到他把我带到对面那个飘着迷雾一般的地方,我才想起我是在满清那只女鬼的墓穴里面,才觉得一阵阵的害怕袭来。

    见我有些紧张,欧阳漓的手便揉了揉我的手,跟着我便跟着欧阳漓进去了那个地方。

    开始眼前是一片迷茫的白雾,一进去我便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那种香俨然有些熟悉,我便马上想起见到那口黑棺材之前的事情,我也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就是这个香味。”我忙着说,欧阳漓看了我一眼:“是麝香!”

    麝香?

    电视里看过,学校里也有老师给我们说过,麝香是鹿科一种动物的分泌物,叫马麝,这些动物的雄性能够分泌出麝香这种地下,药用价值很高,也被人用来做香料,但是这东西容易引起女性流产,长时间用,也会让女性不易怀孕。

    所以中医用药也都是慎选,没想到这东西这么香,我还以为是什么迷香,想不到竟然是这东西。

    麝香?

    堕胎?

    一想到是麝香,我忙着紧张起来,朝着欧阳漓拉了他一下,他低头看我,我忙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欧阳漓朝我笑了笑:“不碍事,他还没有这么脆弱。”

    听欧阳漓说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其不管他是什么,总归是我肚子里的,我也是他的妈妈,要是她出了事,我自然也是不会好受。

    想到女人小产那份痛苦,我便也是怕了,伤身子不说,还会受罪,我也就不能冒险了。

    欧阳漓似是看透我在想些什么,看我竟不经意的笑了出来,看他笑我也是一番无奈。

    都这个时候了,他竟还笑的出来,要不是他问也不问便把我带了进来,何苦我要担心这些。

    “宁儿很害怕么?”欧阳漓他明知故问,明知我的胆子小,又是个极度怕死的人,还问我这些。

    但听见他问我也是诚实作答,朝着他点了点头。

    欧阳漓便笑的越发邪魅起来,看他我也是出神几分。

    但此时也不是我和他眉来眼去的时候,故此我也不敢太与他缠绵什么,忙着朝着四周围看去。

    迷雾渐渐散开,我和欧阳漓已经走入了一个更大更加空旷的地方,结果到了那里便也看清了周围,果然就是我梦里的那个地方,只不过地上并未看见那口黑色的棺材。

    “就是这里。”停下我说,朝着欧阳漓顺便看了一眼,欧阳漓便说:“这里有人已经来过,而且在这里做了法,用障眼法把棺材隐去了。”

    听欧阳漓说我便有些胆寒,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来这里,而且还能把棺材用障眼法隐藏起来。

    他就不怕被鬼吃了?难不成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欧阳漓想想看了我一眼:“应该是那个黑脸道士。”

    我也这么想,要是这么想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那些游魂野鬼都突然的消失不见了,保不齐就是专门赶来给满清女鬼补充怨气修炼用的。

    “宁儿,你还能记得棺材的具体位置么?”欧阳漓问我,我便点了点头,目测了一下整个墓室,以及我站着的地方。

    梦里我应该也是站在这个进来的入口处,而满清的那只女鬼的棺材就停放在墓室的正中间。

    要是我没猜错,其实我从那里进来,棺材都是放在正中的位置上面。

    听我说欧阳漓顺着我的目光看去,我便抬起手朝着对面中间的地方指了指:“就是那里。”

    “我们去看看。”欧阳漓牵着我的手便朝着那里走去,结果到了那里果然有东西在那里,只不过那里见方的一个地方形成了一层无形的保护罩,我们每次走到那里都会有一堵墙似的东西堵在哪里,绕着墙走走上一圈又回到了原点上面。

    欧阳漓带着我走了两圈,我便有些着急了,便把手拿了出来,想要滴血,欧阳漓放过来忙把我的手给拉住了。

    “这些是道术,宁儿的血能除去鬼的障眼法,除不去道家的,只能等宗无泽来了!”

    听欧阳漓说我不知怎的,竟然松了一口气。

    欧阳漓看我,忽然又笑了一下,我便也无话可说了,我只不过是有些胆子小,何苦他要这样笑话我。

    不过看他笑我便也觉得安心,他但凡是还笑的出来,想必都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情。

    没能见到那口棺材,欧阳漓便带着我朝着里面走去,我便问他:“我们不回去?”

    “这里面错综复杂,一定还有其他的墓穴,我们进去看看。”听欧阳漓这么说我便也不说什么了,毕竟他要是不肯出去,我也是出不去,于是便跟着欧阳漓朝着里面走去。

    走到了离开黑棺材墓室的外面,眼前便出现了两条墓道,一条在右边一条在左边,欧阳漓停下我便也停了下来。

    但我看着眼前的墓道口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看看石头的墙壁都觉得眼熟。

    欧阳漓也不问我,拉着我便朝着右边的墓道里走去,而他经过之处,竟让墓道中的油灯都亮了起来。

    我自然是不觉得是我让那些油灯亮起来的,我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

    一路下去,期间倒是没有遇到过什么鬼魂,但是走到头我便也是一阵的木纳。

    对面竟然是一堵乱石堵死的墙壁,这便有些可惜了。

    怎么是条死路,我还以为这条路能够找到些什么,此时看来,欧阳漓也不是万能的。

    似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欧阳漓看了我一眼,“这里是后来才打过去的,但是对面因为知道她要打通过去,所以堵死了!”

    听欧阳漓说我也是不反奇怪,但他说的是些什么我又不懂,最后便也不说了。

    见我不说什么,欧阳漓又带着我朝着回去走,而他走过的地方,身后一盏盏油灯也都灭了。

    而此时我才发觉,背后一阵阵的阴气弥漫,着实叫人有些不舒服。

    好在没用多久欧阳漓便带着我走出了墓道,但出去欧阳漓又朝着左边的那条墓道看去。

    左边的这条此时我才发现,里面原本就是亮着灯的。

    其实我刚刚并没有记得什么,甚至说我根本没留意里面是不是亮着的,但我总觉得刚刚左边的这条不是亮着的,但现在却亮着。

    欧阳漓站在门口站了一会,似乎也有些奇怪。

    不过他这人就是这样不好,总是喜欢做些我不喜欢的事情,就譬如说现在。

    他竟又没问我的意见,便带着我迈步走了进去。

    而我为了我的安危着想,也只好把他的手握紧,以免途中遇到什么,他把我扔下,那就不好了。

    走了一会,我都已经累了,还是没有走到墓道的尽头,显然这一条比刚刚的那条要长的多,但欧阳漓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便也没有办法要他停下来。

    一夜没有好好休息,此时我又被他拉着在墓道里面走,总觉得力不从心。

    欧阳漓看我,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

    我哪里知道,根本不是我没睡觉累了,而是这里的空气稀薄,我根本是缺氧导致了要晕倒过去。

    看我难受,欧阳漓弯腰将我抱了起来,一口气呼了出来,对着嘴给我灌了一口。

    不过这是种权宜之计,根本不能长治久安。

    看他脚步加快,我也是昏昏欲睡的睡了过去,睡着前仿佛是飞了起来,但具体是不是飞了起来我便也不清楚了,我闭着眼睛昏迷不醒,哪里知道欧阳漓做了什么。

    想来人还没有会飞了,他应该是闪电一样的冲了出去才对。

    很快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我便有了些力气,慢慢将眼睛睁开,谁知我睁开眼竟是在后山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