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通往后山的墓道
    我躺在地上,欧阳漓就坐在我身边,看我醒了,欧阳漓便把手伸了过来,在我的脸上轻轻磨砂着。

    我看他双眼略显迷离,到底他是欧阳漓的化身,身上一股的妖气,他稍稍看我,我都心神荡漾。

    见他摸我,我便也胆子大了起来,拉着的手在面颊上面玩弄。

    像是这样的时候,其实我和欧阳漓之间并不多,一方面是我们这半个多月来都是在晚上出来行动,一方面纵然我们白天出来,也是不敢如此放肆。

    见我如此贪恋,欧阳漓便笑了起来。

    薄唇红润非常,要人有总想要含住咬上一口的冲动。

    但他还不等我起来去咬他一口,反倒是他先低头咬了我一口。

    给他咬住着实舒服,于是我便放纵起来,舒服的嗯了一声。

    欧阳漓似是没想到我这么的放纵,亲吻着离开了一点,微微张开的嘴舌尖刚刚收回去,似笑非笑的样子,漆黑深邃的眼眸盯着我的眼睛,似是想要逗逗我,把嘴唇给了我,于是我便像是婴儿要奶一样,上去想要含住他的嘴唇,谁会知道他是逗着我玩,竟又离开了。

    看他离开我便有些气,伸手将他的衣服拉住,硬是逼着他把嘴唇给我,与我春生缠绵。

    这次他不在逗我,而是笑着给我吮吸。

    听我一声接着一声的喘息,他才意识到什么,翻身将我压在了身下,与我光天白日便在后山上面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与他我们是在欢爱,与我变成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这么一想,便有些抗拒,他便按着我不让我起来,非要听我咿咿呀呀的在他身下叫唤,我又怕被人上来看见,便抬起手放到嘴里,这样就不那么大声了,而我也能享受欧阳漓给我带来的极乐。

    等他满足了,我才被他放开。

    但看欧阳漓衣服都还在身上好好的穿着,我便有些生气,我全身被她脱得七零八落,他倒是整齐,什么都是好好的。

    不过这也都怪我不会脱他的衣服,若不然他会这么整齐?

    累了我便趴在欧阳漓的身上,欧阳漓一件件把衣服给我怎么脱下去再怎么穿回去。

    等他穿好,我也歇的差不多了,这才朝着四周围看去。

    看清了自己身处的地方是后山,便问他:“怎么是这里?”

    他便回我:“这里是那几次我们看见老太太在这里出现的地方,想必那个老太太就是从这里离开。”

    从这里离开?

    狐疑着看向身边的那个洞口,不大一点,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实在是想不到,欧阳漓是怎么把我从这里面抱了出来,难不成他还能变大变小?

    等到我狐疑的时候,洞口渐渐消失,而此时已经过了正午十二点钟。

    头上的太阳炙热起来,我便抬起手遮挡着自己的眼睛。

    欧阳漓起身将我拉了起来,告诉我:“这里的洞口是采阴补阳选的位置,只有晚上才会看见这里的洞口,而且洞口晚上的时候很大,到了白天就会越来越小,直到过了正午的时候,洞口就会消失。”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忙着蹲下摸摸,确实光秃秃的一片,除了地上的草,其他的什么都没看见。

    “那我们怎么进去?一定要晚上进去?”听我问欧阳漓摇了摇头:“还不好说,先回去,回去了再说,起码要找个道术深的人,来把那道障眼法破了,不然我们进去了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听欧阳漓说我也觉得有道理,便也不再说什么,跟着他一同下山。

    但我确实有些累了,一天一夜都没有休息的人,此时也是被折腾的身心疲惫,何况空着肚子还有欧阳漓在草地上斯磨了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对于我这种身体素质向来不好的人而言,俨然是比出苦力还要累的荒。

    看我走的额头冒汗,欧阳漓便走到我面前蹲下了。

    “宁儿,你到我背上来,我背着你下去。”看着欧阳漓的脊背,我便有些不好意思,好歹我这么大的一个人,真的给他背下去,要人看见着实不好,何况他是老师,我是学生,要是传到了学校的耳朵里面,以后我和他也就不用在学校里面呆下去了。

    “宁儿,你再不上来,真要天黑了。”听他说,我抬头看看,确实,我们要不早点下去,天都黑了,到时候又要去巡夜了,那不是更熬不住了。

    于是我也不在犹豫,弯腰趴在了欧阳漓的背上。

    起身欧阳漓将我轻巧的背了起来,他背着我就好像是背着一件衣服那样,根本没觉得有重量,走起路仍旧健步如飞。

    也不知道是我太累,还是欧阳漓背上太舒服,给他背着竟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

    等我醒来竟已经到了山下。

    “宁儿,不睡了,回去在睡。”听欧阳漓声音温软的飘在耳旁,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结果人竟然已经到了山下,正靠在欧阳漓的怀里眯着眼睛。

    看他我便马上离开了他的怀里,但他还是在扶着我,似乎是担心我摔倒似的。

    想想都已经到了山下了,不能再给他背着了,睡了一觉我也确实是精神了许多,便迈步先朝着前面走去。

    但很快欧阳漓也从后面跟了上来,我这才知道,我和他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还要是晚上的时候好一些。

    毕竟他是个老师,我是个学生,总归是怕人看见。

    于是这是这段时间以来,我走在前面,他走在我后面的时候,不过我们离得也不远,索性这一路也没遇见什么人。

    许是天气太热了,所以我和他在一起走的事情也没人看见。

    回到阴阳事务所也已经到了下午的两点钟,进门叶绾贞也都急坏了,一看到我和欧阳漓回来,忙着朝着我们跑了过来,与此同时便听见瓷娃娃大喊:“回了,回了!”

    叶绾贞大骂:“现在你又来本事了,刚刚问你你不说?”

    叶绾贞是有些担心了,拉着我的手都快要哭出来了,经叶绾贞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想哭了,但还是劝她:“贞贞你别哭,看你哭我也想哭。”

    “回来了?”宗无泽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叶绾贞喊了,没有多久便从后面他的院子里面走了出来,脚步走的着急,快要出来的时候差点被一只小鬼给绊倒。

    要是平常宗无泽总要说两句,但今天他都没有去理会那只小鬼,稳住便只朝着我走了过来。

    而我也是真的看出宗无泽担心来了,忙着回了他一句:“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宗无泽不知道是不是担心的傻了,竟一连着说了两次回来了就好。

    停下宗无泽将我便从叶绾贞的面前拉了过去,握着我的手臂低头打量着我,专注的样子倒像是打量离家已久的妻子,哪里像是同事。

    与此同时欧阳漓也伸出了手,将我拉到了他身旁,将我和宗无泽给分开了一段距离。

    宗无泽微微愣了一下,朝着欧阳漓看去。

    “宁儿已经没事了,但你这两天确实操劳的累了,应该早点休息,稍后我们说说这两天的事情。”

    欧阳漓也不说其他,直接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面,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得空和叶绾贞去厨房那边。

    我也实在是有些饿了,想早早的吃点东西。

    叶绾贞忙着带着我去吃些东西,过去了我才知道,原来叶绾贞和宗无泽两个人已经找了我们一天了,结果这一天也没找到我们,便有些心急,担心我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听叶绾贞我这才把我和欧阳漓的遭遇告诉了叶绾贞,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叶绾贞也是一阵的意外,她还吃惊学校的影子墙竟然是一道通往墓室的墓门。

    “难怪找不到,原来是在墙里面。”叶绾贞说完便和我说,要找一个道术的人不难,我们眼前就有一个。

    于是我便问:“你说的是宗无泽?”

    “那当然,我师兄可是这方面的行家。”叶绾贞说的十分的有底气,但我看她便也是一阵暗自摇头。

    宗无泽其实抓一两只小鬼还可以,要抓大鬼也是不容易,更别说去破了墓室里面的障眼法了。

    何况我们要什么时候进去,进去之后要怎么出来的问题。

    那里我都呼吸不了,何况是宗无泽和叶绾贞了,总不能每人背着一个氧气瓶进去。

    想想也是不可能,我便吃了饭拿了几件衣服去洗澡了,看我朝着浴室里面走去,欧阳漓的目光顿了一下,而后便坐在院子里面等我,等我洗了澡出来,欧阳漓竟然还和宗无泽坐在院子里面。

    看似他们是在商量什么事情,但我看他们看我的眼神,倒更像是等着我出来。

    看我出来宗无泽便起身站了起来,这次他可比欧阳漓要快上许多,走来便说:“有些东西要给你,跟我来。”

    不等我反应,迈步宗无泽朝着他的后院走去,我便也是一阵发呆的站在那里。

    抬头看看已经走到我面前的欧阳漓,扔下他不管我自然是不愿意,但我要不去,好像也不妥。

    “我等你!”欧阳漓说完转身回了他自己的房间里面,而我为实有些为难了。

    一个要我马上过去,一个说回去等着我,这两个人要把我分了已不成。

    转身想了想,还是朝着宗无泽那边走了过去。

    宗无泽既然说有东西要交给我,不去看看也是不好的,万一给我一两件防身的宝贝,这也都是有可能的。

    于是我便去了宗无泽哪里,便又听见阴阳事务所里面的一群鬼跟在我身后嚼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