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月亮
    阴阳事务所里面的这些鬼就是喜欢在别人背后说闲话,我也是都习惯了,自然也不放在心上,他们说他们的,我依旧走我的。

    进去宗无泽的后院,便听见他和我说,和我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而我竟也没想到,宗无泽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些。

    我对他小时候的时候实在不感兴趣,听了一会便要回去。

    我也累了两天了,洞里洞外的没闲着过,他竟和我说这些,我自然是身心疲惫,不愿意听他多说,于是我便对他说我要回去的话,谁知道他竟问我是不是真的累了,要是真的累了,可以留在他的院子里面休息。

    我看看周围,我怎么好在他的院子里休息,何况欧阳漓要是知道我在他的院子里休息,回去肯定是要和我闹一闹了。

    说到怕欧阳漓我倒也不怕,但他要是和我闹起来,也是个难缠的鬼,我也是有些忌惮。

    “不用了,我回去睡好了,你也睡下吧。”转身我便打算要走了,宗无泽便叫我:“小宁。”

    听他叫我又停了下来,转身朝着他看:“有事?”

    宗无泽明显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但他话到了嘴边,也不知道怎的,就又不说了。

    他不肯说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办法,于是便看了看他转身回去。

    等我回去,欧阳漓还没有休息,我才刚刚走到房门那边,便看见他推开门从房间里面出来,目光深邃,眼眸透彻,落在我身上的光都是与平时不一样的,于是我便也是一阵抵触,想着他是不是又误会什么了?毕竟他这个人也是有些脾气的。

    看了我一会欧阳漓问我:“回来了。”

    听他问我便无话可说了,看了我这么久他才问我回来了,难不成他没看见我人已经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了。

    想想我也没说话,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我也累了,于是便回去休息,结果上了床果然便又去了他的房门口。

    房门开了我便走了进去,而此时欧阳漓正躺在床上平躺,我进去他也没看我一眼,我在门口站了一会,想他应该不是生气了,关上门我才走了过去。

    看他躺在床上我便低头看看,不想刚刚看他,便被他一把拉到了怀里,他更是翻身而上,把我吓得不清。

    但他也不给我机会说什么,低头便亲了起来,我哪里敢和他推搡,于是这一夜又成了我与他的洞房花烛,等他累了,我便也没什么说话的力气了。

    但他忽然将我抱住,在我耳边低喃起来。

    “宁儿,今天不走了,留下陪我。”欧阳漓的声音缠绵温软,我也是禁不住轻轻颤了一下,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他,其实我也不想走,但我又身不由己,总不能看着他不睡觉。

    看我欧阳漓轻轻的起来,双手撑在我身旁看我,只见扯了扯我身上盖好的被子,我低头拉了一下他的手。

    我是有些累了,再没有力气和他斯磨了,但看他的样子,还是不想睡去。

    许是他觉得我一睡着便会离开,所以他便想用这种法子将我留下,殊不知这也只是权宜之计,他总不能让我不睡觉,一直在梦中与他这样。

    看着他我也是熬不住了,结果眼睛合了合便一觉睡了过去。

    等我睁开眼,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还是觉得有些累,于是便转身过去,面朝着另外一边继续睡,睡到叶绾贞过来叫我,也只能拖着身子起来。

    出了门门外叶绾贞已经把饭菜做好摆放在了桌子上面,我自然洗洗手要过去吃饭,而此时桌子那边也围坐了一圈的人,其中的一个就是那个委托我们为他破案的老余了。

    说起老余,叶绾贞也是和我说过,老余是我们阴阳事务所的常客了,有时候他要是遇见什么棘手没有一点线索的案子,他就来阴阳事务所找我们,我们过去看看,查出线索,他会给些钱。

    所以说老余也是我们的一份收入,自然我对他的印象也算是好了。

    不过今天老余来了却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别墅的那边房子忽然塌了,现在想要进去恐怕也进不去了。

    听老余说的时候我靠着欧阳漓坐下,欧阳漓也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朝着说话的老余看去。

    宗无泽也是一阵的意外:“昨天我们离开之前是不是有什么人去过?”

    “没有。”老余十分坚定的语气,确定没人去过,我便有些怀疑,他难不成是整天在那里守着不成。

    这些我虽然是怀疑,但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一眼老余而已。

    老余又说:“我的人从你们离开了就守在那里,一直到房子倒塌的时候人都没有离开,怎么可能有人去过。”

    老余要这么说我还能够理解,也就不再纠结他说的话了,只不过既然没人去过,那肯定就是鬼魂作祟了。

    那地方阴气强盛,其实就是真的发生一点什么事,也都是情理之情的事情。

    不过那个大印不是在那里么?怎么还会闹鬼,真是奇怪了。

    “学校的案子你们查的怎么样了?”说着别墅的事情,宗无泽问欧阳漓,欧阳漓看了我一眼,把他的怀疑说了出来。

    “我怀疑是学校里的那只满清女鬼在采阳补阴,所以才会挑选了一些阳气盛的同学下手。

    按照我的估算,她这两天会安静下来,加上我和宁儿进去过她的墓室,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可以先放一放。”

    听欧阳漓这么说我也已经明白了,欧阳漓是打算跟着宗无泽叶绾贞他们去别墅那里,帮忙先收拾别墅的东西。

    老余这里也说:“既然如此,学校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其实我也怀疑,学校里的东西,是不是和别墅这边有联系。

    要是别墅是她的一个出口,现在出口坍塌了,一定和她有很大的关系。”

    老余说的我们都觉得有些道理,也无人在说什么。

    一起吃过了饭便准备上路去了。

    但奇怪,今天我们一群人走到阴阳事务所的门口,便听见瓷娃娃大喊:“小心,小心!”

    听瓷娃娃喊,我便有些害怕,拉着欧阳漓的手看了他一眼,瓷娃娃说话像来都很准,他要我们小心说不定就有危险。

    但欧阳漓他没说什么,我便也只好安下心来,而后跟着他们一行人朝着别墅那边过去。

    老余开了一辆警车过来,算上老余他自己,我们一共五人,车里正好坐下,叶绾贞坐在前面,我们其余的三个便坐在了后面。

    上车前宗无泽先上去,欧阳漓便也坐了进去,进去了把手给了我,自然是要牵着我的手,我便也没说什么,把手给他便进去了。

    车门关上我便朝着外面看,比起走路我还是喜欢坐车,要是我也能有一辆车就好了。

    这么想着,车子也已经到了别墅那边,老余把车靠边停下,我们一行人推开车门也下了车。

    结果朝着别墅那边一看,果然是塌了。

    原本好好的别墅,此刻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哪里还看的出来往日的风光。

    老余的人在别墅的外面守着,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张黄色的符箓,也就是宗无泽平常要我画的那种鬼符。

    看见我们那些人看见救命的一样,抹了一把汗,忙着走去了警车那边,如获大赦,准备要走了。

    老余说他们没出息,我们相互反倒看看笑了。

    鬼魂这种东西,有几个是不害怕的,即便是当兵的吧,也是害怕死的。

    老余看人走了,开了门便跟着我们进去了,结果进去我们四个看了才知道,周围没有什么阴气,已经感觉不到有什么东西在这里了。

    至于房子坍塌,宗无泽和欧阳漓检查之后告诉我们,其实是因为老余的人在墙壁上凿窟窿挖人尸体的时候,方法不当,把房子整个给掏空了,房子这才轰然倒塌了。

    至于房子下面的东西,也只能找个出口进去了。

    “老余,你把大印放到哪里了?”检查了一边宗无泽问,老余这才带着我们去了放着大印的地方。

    走到废墟的上面,老余指了指地上,“就放在这里了,当时你要我压住这里的邪灵阴气,我便问了那个高人,他说放在这里就行了,我就放在了这里,还不让任何人靠近。

    但是你们看,我明明放在了这里,但是这里扒开之后却什么都没有。”

    老余说的高人就是那个官方不愿意露面帮忙的掌印人,碍于身份,人家把印借用,但没有露面。

    老余这么一说我们也都是奇怪起来,到底这个大印哪里去了?

    总不会是自己长腿跑了!

    “老余,你没有问问兄弟们,是不是谁看着好给拿走了,那种东西虽然能够镇住邪灵阴气,但也要有缘人握在手里,如果是阴气重的人,是会损阳寿要人命的。”

    老余也说:“我都问过了,这种事谁敢开玩笑,就是躲还来不及呢。”

    “那就奇怪了。”宗无泽一脸奇怪的样子,欧阳漓看他,似乎想到什么,但他却没说。

    于是等到老余走了,我便问欧阳漓:“你是不是怀疑什么?”

    欧阳漓看我,摇了摇头,我也搞不清楚他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说,亦或是不让我说,我便也不在说些什么。

    而此时已经到了子夜时分,头上一轮明月高悬,发出淡淡的月光。

    抬头我看着那月光,总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这世界上有鬼,但我还是相信科学,好好的月亮怎么会发出热气一样的淡光,难不成月亮也要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