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黑洞
    抬头我看着月亮讶异,欧阳漓抬起手挡住了我的眼睛,不让我继续看下去。

    “今天不是十五,哪来的这么圆的月亮,宁儿别看了!”

    听欧阳漓说我也是吃惊不已,可不是,今天也不是十五,才刚过了二十,怎么会有这么又圆又大的月亮,可要不是月亮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我忙着问,拉开欧阳漓的手还想要看看,欧阳漓却拦着我不让我看,还说:“不管是什么,总之宁儿不要看了!”

    欧阳漓既然这么说,相比那月亮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也不敢再看,纵然是多么好奇,也不再去多看一眼。

    而此时宗无泽和叶绾贞似乎也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但我们四个都没有说起这些,反倒是在别墅里面检查,看看有没有能进去底下的那个入口,如果没有,也只能等着老余叫人把这里弄开了。

    但宗无泽也说了,像是这种地方,不一定真的能弄的开,这底下有鬼物阴灵作祟,倘若用人来整理这里,恐怕不容易,所以要做一场法事才行。

    想到法事,我便想,不知道宗无泽的法事有没有用,要是有用怎么每次他做过法事的地方,没过多久就又会出事了。

    但不管如何,宗无泽还是做了一场法事,但他这次做的法事与每次却有些不同。

    “小宁,我给你的那枚铜钱你带着没有?”听宗无泽说我便把他给我的铜钱拿了出来,而后给了宗无泽。

    宗无泽当即咬破了舌尖上的血,吐了一口血在那枚铜钱上面,而后便看着那枚铜钱像是科幻电影里面的一样,从供桌上面升了起来,跟着铜钱下面大放光芒,把整个别墅罩在了光芒的下面。

    叶绾贞抬头看着,一脸的得意自豪,好似这法术是她做的,不是宗无泽,而我怎么是正经的不能自已,俨然是没想到铜钱是个这么厉害的法器。

    想到此我便想,宗无泽用完了会不会还给我。

    这么想铜钱便落了下来,光芒也渐渐消失,奇怪那枚铜钱确实朝着我落了过来,我看它要下来,便抬起手,掌心朝上,而它便真的落入我的手中。

    一时间我也是惊奇的不行,而且他的人,包括欧阳漓,此时都在看着我手心里小小的铜钱。

    铜钱上面的血已经消失了,不知道是被铜钱吃了,还是被那些光驱散了,此时铜钱又像是刚刚那样躺在了我的手心里面。

    “小宁,以后它就是你的,已经认了你这个主人,有事的时候我可以借来用,但是却不在是我的了,所以你要好好的保管它。

    它有一定的灵性,如果你遇到危险,它会帮你!”

    听宗无泽这么和我说我忙这把铜钱好好收了起来,以免他后悔跟我要回去,我又不好不给他,那多不好。

    见我把铜钱收了起来,宗无泽才转身看向了废墟上面。

    “今晚我们都回去,明天起早过来,配合老余他们清理这里。”宗无泽说完开始收拾他的东西,叶绾贞也帮忙收拾,我就站在欧阳漓的身边寻思铜钱的事情,等他们收拾完了,我们便转身离开了别墅里面。

    一路上回去倒是很安静,没遇见什么东西,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次走夜路回去,我都是心里总犯嘀咕,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一样。

    而每次但凡是我这么想,总会遇上点什么东西。

    快要到阴阳事务所了,我便朝着叶绾贞看了一眼,我本来是看的她,不想竟在她面前看见一道影子。

    其实那是叶绾贞的影子,她因为走在我身旁一步的地方,我看见她的影子也没什么可奇怪,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竟在地上又看了一遍别人的,我本也是随便的看看,不想竟看见了另外一个影子。

    我们明明有四个人,可我看见的却是五个影子,一时间我便有些害怕,我怎么没感觉到阴气?

    想到这些手心都出汗了,欧阳漓看了我一眼,安抚的将我拉近了他的身边,而我们一行人就这么朝着前面走,竟谁都没有理会那条影子。

    影子就在叶绾贞影子的边上,一头长长的头发,因为是影子,看不出是高矮来,但我却能肯定她肯定是个女人。

    许是我的形容不当,她一定是只女鬼。

    走到阴阳事务所的门口我忙着快走了几步,跟着便进去了。

    欧阳漓也被我拉倒了阴阳事务所的里面,随后是宗无泽和叶绾贞两个人,进门我们便把阴阳事务所的门给关上了,我这才知道,原来外面跟着一只影子鬼。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影子鬼。

    叶绾贞看我不知道,便告诉我:“影子鬼是专门吃人影子的鬼,这种鬼比较奇怪,喜欢躲在影子里面,也喜欢吃人的影子。”

    “我们怎么看不见她?”我问叶绾贞,叶绾贞便说也不是看不见,是因为她根本就是个影子,我们看见也是影子,所以她才叫影子鬼。

    叶绾贞这么说我也是实在不明白,而且既然遇上了,为什么不收了她。

    我去门口看了看,发现影子鬼正在地上来回徘徊,好似是很着急要进来,但她又进不来似的。

    “她怕太阳,等天亮她就自己魂飞魄散了,影子鬼是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就脱离了人身,而后才成了一直没有魂魄的孤魂,但她们都活不太长,属于见光死的那种,她们如果能找到影子依附,就能躲过一劫,但一个影子宿主又只能躲一天,这也就让她们没有存活下去的机会了。

    捉鬼师捉鬼也不是什么鬼都捉,这种的我们有时候会放了她。”

    听叶绾贞这么说我便也不在说什么了,但我还是奇怪外面的影子鬼为什么不进来。

    便又问叶绾贞:“她为什么不进来?”

    “她只能在人的影子里依附,如果看不到影子,她便行动受阻。”叶绾贞这么说影子鬼也是怪可怜的,于是我便也不去睡觉,便坐在大门里面想要看看,是不是明天影子鬼真的会见光死。

    但欧阳漓却把我拉了过去,带着我直接回了住的地方:“好好休息。”

    转身欧阳漓回了他自己的房间里面,我都已经到了门口,即便是很想去看影子鬼,也不能去看了,于是便推开门回去休息了。

    进门我便脱了衣服,回到床上边去休息了。

    没过多久,我也睡了过去。

    就如往常一样,我一睡下就又去了欧阳漓的房门口。

    我也是轻车熟路的惯了,欧阳漓的房门还不等开我便推开门走了进去,而此时欧阳漓正在脱了衣服在房间里面擦身子。

    我进门还讶异了一瞬,这才想起来,每次我来,偶尔欧阳漓也是会做些什么,难不成梦里他也做这些?

    见我过去,欧阳漓已经把身体转了过来,结实的身体要人一看脸红。

    欧阳漓平时穿上衣服和脱了衣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穿衣服的时候像个文弱书生,但要是脱了衣服,便觉得是个力气男。

    见他没穿上衣看我,我也只是迟疑了几步便走了过去,他便把手里的毛巾给了我。

    见他不客气,我也是没和他客气,投了投毛巾拧了拧给他擦了擦背上。

    欧阳漓似乎是很舒坦,我擦着他还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了,于是我也能省些力气了。

    给他擦了后面,又给他擦了擦前面,刚刚擦完,他便将我搂了过去,抱着我坐在他的腿上,我便也搂着他。

    他先是啄了一下我的嘴,像是个鸟儿一样,亲了亲我,便起身将我抱了起来,转身一边朝着床上走,一边问我:“累了么?”

    “嗯,累。”听我说欧阳漓也是笑了,他笑起来依旧好看,而我也是看着他发了一会呆。

    原本以为今晚他还会每天一样折腾折腾,不想他非但没折腾,反倒是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安静。

    躺下用被子将两人盖好,将我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去,从身后将我搂住。

    “宁儿,睡吧。”欧阳漓说完便好像是睡着了,我转身看着他,发现他最近的五官真是越来越深邃了。

    摸了摸我才转身过去,把眼睛闭上准备回去了。

    但我睡了一会,睁开眼看看,竟还在欧阳漓的房间里面,便奇怪起来,他便在身后说:“宁儿,不早了,早点睡。”

    欧阳漓说着好像我真的困了,眼睛竟有些睁不开,结果没过多久我便真的睡了过去。

    早上起来我被阳光叫醒,睁开眼便转身看看,结果转身欧阳漓真的已经不在身边,而我又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里面。

    “小宁,起来了。”而此时叶绾贞也来叫我起来吃饭,因为知道宗无泽昨天说过,今天要起早过去配合收拾别墅,我就是不愿意起,也还是起来了。

    穿好衣服出去,门外已经准备吃饭了,我便忙着去洗漱一番去拿了一个馒头,跟着便朝着门口走,去看那只影子鬼,看看她死了没有?

    谁知我出了门没看到影子鬼,反倒是看见了那个上了年纪曾在后山出现的老太太在门口一晃而过,我便二话不说追了出去,结果追着追着便追到了死胡同里面,一转身竟看见如深渊一样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