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紫衣男子
    其实我也只是想追上那个老太太,去看看她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要是能抓到最好,谁会知道,却中计了。

    回头一看那个深不见底,如深渊一样的黑洞,我便知道,我肯定是给人设计了。

    穷寇莫追的道理我也知道,只是为时已晚,到底还是给设计了。

    看看那黑洞我便害怕的不行,忍不住的朝后退了两步,心里想着该怎么办。

    但眼前也没有邪灵恶鬼的,实在是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倘若我眼前是有两只恶鬼也就罢了,我就是打不过,害怕他们,也能与之较量一会。

    但眼前黑漆漆的一个大洞,要求怎么办?我总不好对着黑洞一阵谩骂。

    我正害怕的朝后退去,黑洞里面竟隐约传来一声声凄厉的鬼叫声,那声音震得人五脏六腑都疼,便也是心里一晃,难道里面住着吃人的恶鬼?

    我原本是想找到地方逃走,但身后事一堵墙,我是怎么逃也逃不掉了。

    于是便傻子一般的问黑洞:“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三番两次的找我。”

    再看来,黑洞就是那个老太太变的,但我说了它一顿,它竟然也没什么反应,我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而就在此时,黑洞开始朝着我蔓延,我便越发的紧张起来。

    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便把宗无泽给我的铜钱给拿了出来,在我看来,宗无泽的铜钱既然能把整个别墅给罩上,肯定能把黑洞吓跑了。

    但我把铜钱拿出来,铜钱却半点反应没有,我便也是心里慌了起来,难道铜钱在宗无泽的手里管用,在我的手里就不管用了?

    这么想我也是无奈了,而就在此时,我手腕上的黄花梨木珠子似乎也感到了危险,突然躁动起来,珠子一动我都能听见咔咔的响声,就好像是车轮在磨合的时候,咔咔的声音同样有些刺耳,毫不逊色黑洞里面的鬼叫声。

    “妈妈不怕!”

    妈妈?

    就在我慌乱不安的时候,肚子里的小家伙忽然说话,我便马上低头看他一眼,没想到关键时候他还想着我,不过我倒是担心起他来了。

    伸手摸了摸小家伙要出来的小脑袋,我说他:“妈妈不怕,妈妈可以对付,你好好的呆着,千万不要出来。”

    在我看来,我肚子里的这个家伙现在还很脆弱,虽然他是一只小鬼,但我并没觉得他的法力有多高强,要不他也不会总呆在我肚子里面睡觉了。

    “妈妈不要怕,宝宝很厉害,会保护妈妈!”听他说话我便笑了笑:“妈妈知道了,但你还是别出来了。”

    听我说他便也不说话了,我便朝着黑洞里面看去,此时黑洞还在朝着我蔓延,而我手腕上的珠子里面也忽然出来了几只泥巴鬼,具体是几只我也顾不上去查了,总要比前几次多便是了。

    我朝后退了几步,泥巴鬼都挡在了我的面前,我低头看看手里的铜钱,也不管有用没用了,先攥紧了再说,别回头丢了,就算我用不到,也不能丢了,宗无泽他总有用,还给他就是了。

    正想着,黑洞竟一下将我和泥巴鬼给蔓延了进去,我便怕的不行起来。

    正当此时,眼前一抹黑影瞬间映入眼帘,眼前竟出现一个绝美男子。

    只是看男子我竟愣住了,欧阳漓?

    男子一声紫色衣服,华丽丽的袍子瞬间把我的眼睛给晃的有些晕,长发披散在腰间,颈长的身体看着是如此的熟悉,分明就是欧阳漓。

    但他身上又像是少了什么,虽然同样有些冷,我却怎么都感觉不到欧阳漓的气息。

    呼吸一沉,男子转身面向我,竟真的有张欧阳漓的脸。

    只是不过——

    男子面容妖艳,桃花眼媚的出水,肤若凝脂,漆黑的眼眸宛若星月一般明亮有神,特别是他看我的时候,粉色嘴唇朝着我轻轻笑了那么一下,便是此时周遭一边漆黑,与我也是亮了,宛若白昼。

    虽然我也知道他不是欧阳漓本人,但看他一身紫色的华丽衣裳,便想,许是他也是欧阳漓的替身,便不觉得害怕了,有他陪我,着实胆子大了许多。

    看我他笑了笑,抬起手还摸了摸我的脸,他还说:“不要怕!”

    我马上朝着他笑说:“不那么害怕了。”

    “嗯。”他答应了一声,垂在身边的手抬了起来,将我的一只手拉了过去,而后放到了他的手心里握住。

    似乎被他握住我便有了依靠,心底竟生出一丝暖意,莫名便对他生出了一丝丝的怜爱。

    他转身面向眼前的黑暗,我也是这时候才朝着周围看去,而周围此时还在一声叠着一声的鬼哭哀嚎。

    声音十分的刺耳,我便担心起肚子里的小家伙,我现在可是孕妇,这些恶鬼要是把我宝宝伤了,以后生出傻子怎么办?

    欧阳漓他还不要怪我?

    我正想着,拉着我朝着前走的欧阳漓转身看了我一眼,我微微的愣了一下,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了。

    结果他低头看看便朝着我笑了,握着我的手也更家的温柔了。

    但他走路着实与欧阳漓有些不太一样,其实就是我整夜睡觉的欧阳漓和墓室里的欧阳漓走路都没什么区别,但是眼前的这个,走起路着实像极了一位帝王凌驾在我面前,每走一步路都那么的有限自若,于是我也是看他看的痴迷起来。

    身处这黑暗之中,照理说我应该看不见什么才对,而且耳边还有鬼叫哀嚎,但我看他竟看的很是清楚。

    他身上是一身华丽丽的紫色衣裳,宽大的袍袖,他每走一步都会轻轻的晃动一下,但我却还是能看到他优雅的步态,那种优雅竟让我找不到词来形容。

    而他有一点却是像极了欧阳漓,便是一只手放在身前的样子,总让我想起古代帝王站在大殿上君临天下的样子。

    唯一不同的地方,我总觉得他要比欧阳漓年轻许多。

    真正欧阳漓的面前我总觉得他有千百岁了,但他我却觉得还没有二十岁,甚至更小。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胡思乱想,竟会有这么一种想法。

    走了一会,我身边的泥巴鬼都跟着我,我回头便看看它们,看他们满地淌泥我便也是替他们累的晃。

    看我看他们,他也转身看了他们一眼,边说:“没事了,都回吧。”

    其实这种话,就是平常欧阳漓都不敢说,我也是想,许是欧阳漓他也知道,根本就使唤不了我的这群虾兵蟹将。

    看他们都是无脑的泥巴,一定就听我一个人的。

    不想今天他竟说的这么淡然,就好像我这几只泥巴鬼就是他养的,根本就不是我的。

    说来也是奇怪,听他说,泥巴鬼忽然就停下不动了,而后还像是小孩子似的,相互看看,跟着便一眨眼跑进我的珠子里去了。

    我看他也是一阵的吃惊,他竟然能够使唤我的泥巴鬼,可见他的能力不在欧阳漓之下吧。

    泥巴鬼一走,他便转身停下了脚步,因为周围的鬼哭越来越大,我便越发的担心起来,就在此时,他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一下,抬起搁置在胸前的手,朝着一旁挥了一下,眼前一亮,漆黑的空间瞬间亮了起来,虽然没有白昼一样,但也足够看清眼前这个地方了。

    倘若不看清还好,看清我便也是一阵的心慌,忙着朝着他身边靠了过去,于是他便将我拉倒了身前,将我轻轻的拥在了怀里。

    我一开始根本也不敢看四周围,因为周围都是一群长相丑陋的恶鬼,而且恶鬼都被人用锁链锁住了,此时正围在我们的周围朝着我们走来,这么多的恶鬼,要是我不怕,我也真的是得道成仙了。

    但他似乎并没有害怕的意思,而是拍了拍我。

    我也是奇怪,身边的鬼嚎竟然渐渐就小了,很快便没有了,身边竟然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听不到我便离开了他的怀里,转身朝着四周围看去,这才看到,周围的恶鬼竟都害怕的退了下去,好似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于是也不敢靠近,扯着锁住他们的锁链子,一个劲的朝着后面退去。

    看到这一幕,我便抬头看了他一眼,而此时他正看着周围的恶鬼,一脸的不可一世模样,他的轻狂傲慢我竟有些形容不上来。

    看他那样子我也是醉了,原来欧阳漓还有这么轻傲的时候。

    看到恶鬼都朝着两边躲开,他似乎也满意不少,而后才带着我朝着里面走去,而里面则是越走越深,越走恶鬼越多。

    走了一段我开始观察我和他来的这个地方,周围是一个大山洞一样的地方,周围用锁链锁住了很多的恶鬼,恶鬼虽然因为害怕不在哀嚎,但看的出来他们想出去的欲望很强。

    竟过了恶鬼哪里,到了一个更加黑暗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竟有水流的声音。

    哗啦啦的像是有一条河在附近一样,顺着这哗啦啦的水声,他带着我朝着那个方向走,很快到了一个空旷好似是山洞的地方,而此时我才发现,我和他竟然在一个悬崖的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