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阴间缝隙
    悬崖在我和他的头上,微微的一抹暗光从悬崖上面透出来,而悬崖的下面有一块空地,空地的对面就是一条河。

    说是河,更像是一潭死水,但奇怪的就是,这潭死水明明没有流淌,却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似乎是知道我在奇怪,他便牵着我的手朝着死水前走去,停下他看我一眼便朝着死水里面看去。

    看他看去我也看了过去,起初也只是看见眼前的一滩水,结果里面忽然竟浮现一只满头白发,一脸人骨的东西出来,吓得我脸一白,朝着身后跌了一步,好在他在我身旁将我一把搂住,我才稳住了身子。

    低头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对水里的那东西把我吓到感到了不满,转身一手将我搂住,另外的一只手搁置在身前,好看的桃花眼在水里面找了起来。

    忽然见他的眸底一寒,搁置在胸前的手朝着水里一个地方抓去,虽然他没动,但是修长的手指却十分的有力气,仿佛一下能抓碎千斤重的东西,稍一用力,向后一带,水里刚刚吓了我一跳的那东西便从水里吱呀一声被抓了出来。

    抬头跟着那东西看去,发现竟是个一个不高的鬼,而且此时这只鬼看上去十分的痛苦,竟然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拉扯着什么,双腿用力蹬着,长满白发的脑袋用力的摇晃着。

    他倒是一点都不犹豫,手指用力一抓,对面空中吱吱叫唤的那只鬼便咔嚓一声碎的成了骨头渣子。

    跟着那些骨头渣子都落到了水里,我再看去,水里便什么都没有了。

    而此时我更家的奇怪,水里竟然没有了哗啦啦的声音。

    我便问他:“怎么没有声音了。”

    他便很敷衍的回我:“许是不流了吧。”

    这回答我当然是不信,但我即便是不信也没办法,他要是不想说我还能怎么样。

    “他是什么鬼?”于是我问,他又说:“水鬼吧,我也不太清楚。”

    他的回答总要我不能相信,但看他的样子又不像是骗我,我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

    而就在此时,已经将我带进了怀里,而后搂住了我的腰身朝着水里走去,一看他要带着我下水,我便忙着拉住了他的手,与他说:“我是旱鸭子,我看我们还是走旱路吧。”

    听我说他似是有些意外,而后想了想说:“但这里只有这一条路回去,这条河叫幽冥河,我们已经到了阴间,如果十二个时辰不回去,你就要死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被他一说我吓得说不出话,这里是阴间?

    我吓得脸白,但他也说:“我会送你回去。”

    我看他也不像是对我说谎的样子,便朝着他点了点头,但看那黑水黑黑的一眼望不到头,虽然我能看见对面的山崖,但这水却很远,他就这么带着我下去,难道要潜水下去?

    看我的样子,他便说:“一会就到了。”

    转身他也不等我说什么,似乎他也不会和我解释,于是我便问他:“过了这条河前面还有什么?”

    “前面有什么我也不清楚。”他的回答我实在是无语,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没来过,怎么会他也不清楚。

    肯定是他不想说,于是我也不问了。

    低头我看他把脚迈到了水里,我马上拉了他一把,虽然他不怕水鬼,但要真的一脚下去,万一淹死了怎么办。

    阴间的河肯定要比阳间的水毒吧。

    “不碍事。”他说着迈步朝着水里走去,我低头看,水上一个波纹从中间散开,朝着四周围化开直到没有。

    我忽然一冷,看着他的脸都呆了,他还有这种本事,能在水上行走?

    见我样子他抬起手摸了摸我的脸,满脸的柔情,于是我也对着他笑了笑。

    “有我在,你掉不下去,下来。”他站在水里,我看他那样子,便也迈开步走了下去。

    果然我也没掉下去,我便胆子大了许多。

    看我不害怕了,他便牵着我的手朝着河对岸走,一边走我便一边想起什么问他:“这里有十八层地狱么?”

    “阴间有,这里面没有,这里只是通往阴曹地府的一个缝隙,那些恶鬼是吃人魂魄的恶鬼,因为生前做了许多的坏事,死后不能马上投胎转世,便被发配到了哪里,用锁链锁在了哪里,终日的哀嚎。

    至于这里,因该是经过阴间的一条河,河的下面就是阴间了。”

    下面?

    低头我马上去看,他似乎怕我看见什么,抬起手将我的眼睛挡住了:“别看了。”

    听他说我便也不在去看,担心真的看见什么东西,便回不去了。

    一边走一边我朝着四处看了看,竟看到周围无数双眼睛竟对着我看,一双双的怪吓人的,我忙着把脸转向了他这边。

    他便说:“这里有些专门吃鬼魂的东西,鬼魂想要逃出去也不容易,但是这些东西不吃人。”

    听他说我便也放心许多,跟着便一路跟着他走到了河的对面。

    上了岸他便朝着四周围看了一眼,看过之后带着我朝着山崖的缝隙走去,一进去我便觉得四周围阴风阵阵,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我背后飘来飘去,一阵阵的阴风吹的我浑身发抖。

    我到也不是害怕些什么,只是被阴风给吹着,我也实在是有些不舒服。

    不想,他的袍袖朝着我身上一挥,便将我挡在了袍袖下面,宽大的袍袖不禁是好看,更是给我挡住了身后的阴风,于是我便也走的舒坦了许多。

    走了一路,面前出现两只粉雕玉琢的娃娃鬼,娃娃看到我们便嘻嘻的笑了笑,期中一只还朝着我招手叫我过去。

    我抬头看看他,他的目光果然盯着那只粉雕玉琢的娃娃鬼,但他盯着的是那只女娃,至于那只男娃他似是很不喜欢,便是看也不看一眼,反倒是仔细端详起那只女娃。

    走去我们也是停下了,我看他看那只女娃喜欢,便伸手去摸摸那只女娃的小脸,女娃长得是实是好看,我也是忍不住想要去摸摸,岂料女娃竟张开嘴想要咬我,我吓得心惊,忙着要把手缩回了,便听他说:“放肆!”

    他话音刚落,那只女娃便委屈的朝着后面缩了缩,一旁男娃有些着急,便一个劲的朝着他瞪眼睛,似乎是也不喜欢他吧,谁让他那么厉害的吓唬人家了。

    男娃拉着女娃便跑了,一边跑那只女娃竟转过来朝着他看,一看见他的脸便嘻嘻朝着他笑。

    他虽然没有表情,但我也看的出来,他是喜欢那只女娃的。

    为此我也是不禁奇怪,他都朝着那只女娃喊了,怎么那只女娃还好像是很喜欢他似的,着实我也是搞不懂了,难不成他真的是老少通杀的妖精不成了。

    这么想,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东西了,而我们都出去了他才与我说,刚刚的那两只是勾魂鬼,以后要是见到了这么小的千万别过去,特别是伸手摸摸他们,也别告诉名字之类的,以免被勾了魂魄,伤了精气。

    听他说我也是听的聚精会神,没过多久便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离开了涯底,我和他又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我看看四周,是一个空旷的地方,前面有一条路,路得两旁有些正低头游荡的魂魄,而中间一个人走的都没有。

    于是他便带着我朝着路上走,经过的人好像是看不见我们,有些甚至从我和他的身上穿了过去。

    路其实并不远,但我走的慢,一路上左顾右盼,便也是走了很久才到对面。

    等这条路走的差不多了,他也是停下了。

    我回头看他,问他:“为什么不走了?”

    “我要回去了,已经到时间了。”他说我便愣住了,问他:“你要回去哪里?”

    他想想看向我的肚子,似乎是在想些什么,我便以为他是舍不得我肚子里的孩子了,便说:“你要不要摸摸?”

    他听我说反倒是笑了笑,朝我说:“不用了,我要回去了,出来的太久我怕回不去,前面离开就到了你要去的地方,你切记不管路上谁叫你你也不能停下,就是我也不要停,这里的鬼很厉害,会幻化人的样子,你可记住么?”

    听他问我我忙着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他回答,朝着四周围看看,牵着我的手有些舍不得放开,但他还是放开了。

    等他一放开我的手,我便看不见他了,他就好像是来的时候那样,忽然的来,忽然的又走了,我甚至没感觉到他的气息。

    转身我朝着四周围看看,除了两旁那些正低头晃荡的鬼魂,其他的什么都找不见了。

    没看到他于是我便朝着前面的路走,一边走一边想着他叮嘱我的话,路上谁叫我都不能停下,所以我要早点回去,说不定我回去的晚了,就真的看不见他了。

    我也是着急着要走,经没看见前面有个人站在哪里,等我抬头竟看见一身红衣的欧阳漓看我,问我:“你要去哪?”

    看到欧阳漓我便愣了一下,但我马上绕开走了,于是他便在身后叫我:“宁儿!”

    欧阳漓连续叫了两声,我忙着快走了几步,就是不答应。

    他临走说过,就是他我都不能答应,结果我刚走出去十几步,果然他就站在我身后叫我:“等一下。”

    我知道就是他在我后面叫我的声音,但我说什么不停,我也知道那不是他。

    我就这么一路的走下去,眼看着对面就看见人了,竟听见奶奶的声音。

    “小宁啊,你要去哪啊?”我一听是奶奶的声音,就想要回头去看,谁知道我肚子里的小家伙竟然踹了我一脚似的,肚子便有点疼了起来,我还哪里敢在回头,想到一定是什么东西在召唤我,我奶奶都死了那么久了,怎么会在这里遇见。

    不敢停我便一路走了出去,眼前一亮,一抹刺眼的阳光刺得眼睛有些痛了,我便知道我是回来了。

    可也就是此时,眼前一黑我竟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