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血养胎
    等我醒来,人已经在欧阳漓的墓穴里面了,四周围我看了两眼,人从墓穴里面坐了起来,我也是一阵糊涂了,我明明记得我和欧阳漓上次离开的时候,这里已经坍塌了,怎么会我还在这里躺着。

    低头我看了一眼,我身下是一张大床,而身上盖着红色的龙凤被子,周围没有棺材,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倒是那几盏灯是亮着的。

    于是我便朝着四周围好好看了看,但我一动竟有些肚子疼了,于是我便掀开被子看了一眼,看看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总觉得肚子上面有些不舒服。

    我正看着,墓室的门口传来几声走路的声音仔细听竟然是欧阳漓。

    我盯着门口一直看,等他走来我也是意外了一瞬,见他的手里还捧着一些吃的东西,肚子还真的饿了起来。

    欧阳漓看我走了过来,把手里吃的东西放下,便坐在了我面前,似乎有些心疼不忍,手在我的脸上摸了摸。

    “饿了?”听欧阳漓问我,我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欧阳漓竟咬了一口他的手腕,转身坐到我身后,把他手腕咬破的地方给我送到了嘴边。

    我吃惊不已的看着,欧阳漓搂住我把他的血给我喂进了嘴里。

    一股咸腥的血气灌进嘴里,冰冰凉凉的顺进了嘴里,跟着我便觉得肚子不那么的疼了,而且还感觉好像是自己在不受控制的用力吸着欧阳漓的血。

    我被自己的举动吓到,瞪起大眼睛看他,但他在我身后,我后面也没有长眼睛,怎么可能看到他。

    等我喝的差不多,才将欧阳漓的手放开,而此时他的脸色也是稍稍的变白了,但他看着我反倒是好笑的笑了。

    “我怎么了?”我以为我是受了刺激,成魔了,怪吓人的,却听他说了一句更吓人的话:“你动了胎气,要用血养胎,我只好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用血养胎?

    “我什么都没做,怎么会动了胎气?”我满是奇怪的问欧阳漓,这一路上我都没有什么剧烈的动作。

    欧阳漓看了看我,低头看了一眼我的肚子,把被子给我盖了盖:“是他自己,不是宁儿的错。”

    他自己?

    我低头看看,欧阳漓说什么我也不懂,一个胎儿,他才多大一点,他自己怎么会闯祸。

    想来这是欧阳漓为了安抚我的话,我便也没说什么,兴许真的是我不小心伤了他也说不定。

    我还以为他是欧阳漓的孩子,所以身体很好,没想到他和普通孩子也差不多,只不过是他安胎的药材与其他孩子有所不同罢了。

    别人都是喝汤灌药,他却是要喝人血。

    摇了摇头,我也是十分担心起来,看着欧阳漓问:“你这么给他喝血,你身体能受得了么?”

    “没事,他喝的不过是一点,等他喝完,晚上我出去晒晒便没事了,倒是宁儿,这几天都别乱动,以免功夫白费,知道么?”

    “知道。”答应下来,我伸手过去拿了欧阳漓带来的吃的,打开看看,里面竟是一些肉包子,摸摸还是热乎的,我忙着把包子给拿了两个出来,自己一个欧阳漓一个。

    看了我一会,欧阳漓才张开口咬了一口,伸手接过去起来在周围看了看。

    看他看我问他:“这里不是塌了,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塌的是其他的地方,这里没塌,只是看着塌了而已。”欧阳漓解释,我便也不说什么,吃饱喝足我便有些困了,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不想我这次睡着竟然睡了两天才醒过来,等我睡醒我也没什么事情了,睁开眼便看见欧阳漓正坐在我床上,用手摸着我的肚子,似乎在检查小家伙的状态,我便躺在那里看着他给我检查。

    他看我看他,便对我笑了笑。

    “醒了?”欧阳漓问我,我才笑了笑说:“你们一共有多少替身?”

    欧阳漓听我说俨然不理解,看着我眉头皱了皱似有所悟。

    我便问:“你见过那个穿紫衣的欧阳漓没有?”

    给我一问欧阳漓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而后看向我的肚子,许久才问我:“我们长得像么?”

    我点了点头:“简直就是一个人,我看背影分不出你们,要不是他的眼神还有些不太一样,我真以为是你了。

    但他也不是真正的欧阳漓,欧阳漓喜欢红色,但我看他穿了一身紫衣。”

    听我说欧阳漓也是笑了,还和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他穿红衣么?”

    我想想:“不知道。”

    “穿红衣的鬼都是厉鬼,死后要比其他的鬼厉害,这是民间的传说,而真正穿红衣,像是他那样的鬼,是已经到了一定的身份。

    鬼界也是有等级之分的,白衣是最低级的一层,其次是蓝色,而后是绿色,依次是紫色和红色。

    年纪长一些的鬼,喜欢穿黑色,也有些天生就喜欢黑色的鬼。”

    “你是说他是红色,是因为他厉害?”听我说欧阳漓点了点头,我便问:“那紫色是仅次于红色的颜色?”

    “是这样。”欧阳漓又回答,我便忍不住又问:“怎么他自己还分等级。”

    听我问欧阳漓便看了我的肚子,跟我说:“他们不是一个人,宁儿,你以后便会知道,那个紫衣的是你什么人了。”

    我的什么人?

    我想想,他不是鬼?

    见我的样子欧阳漓也只是笑了笑,但他还是从床上站了起来,示意我下去,我便把手给了她,此时才发现比起睡觉之前,此刻全身都极其的舒服,一股清新感袭面而来。

    欧阳漓便说我们该走了,出去了还有事情要做。

    我想起别墅的事情也是对他点了点头,跟着便跟着他绕了出去。

    其实山洞还是那个山洞,只不过我们出去的时候有些费劲而已,而这在出去之前欧阳漓又给我喂了一次他的血。

    我看看还不愿意:“我不是已经没事了?”

    “他的身体还虚弱,多吃一点有好处。”欧阳漓这么说我也不便再说什么,但他的血着实不好吃,我也是硬着头皮把血喝了下去。

    喝完果然觉得肚子里面的小家伙欢腾起来,似乎是在里面伸展腰肢,还动了两下,于是我便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他也就是拳头那般大,但我摸他的时候分明他已经是个孩子的样子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见我摸着肚子,欧阳漓也不与我说什么,微微略白的脸显然不是多好,但他忙着将我带了出去,而身后的油灯也彻底的熄灭了。

    出去我才发现,原来此时是黑夜,而我和欧阳漓自然是在后山上面。

    出去我便觉得周围一片宁静,想起什么我问欧阳漓:“那个老太太找到了没有。

    “还没找到,但这里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她的迹象,她应该也受了伤,没有把你困在阴间缝隙,她自己反倒是伤了元气,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疗伤了。”

    听欧阳漓说我便问他,到底阴间缝隙是什么地方,他便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缝隙。

    阴间缝隙说的是阴阳交合的地方,留下了一道缝隙,阳间的人去不了而阴间的鬼出不来。

    但很少有人进去,进去的也没有几个人能出来。

    这次对方用非常手段打开了阴间缝隙,就是要把我留在里面,如果没有人带我出来,我很有可能死在哪里。

    听欧阳漓说也是怪吓人的,我马上想想那个紫衣的欧阳漓,也不知道为何,小家伙竟在我肚子里欢快起来。

    我走路低头看着小家伙,欧阳漓便把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面,像是在和小家伙说话似的,没过多久小家伙就回去了,我竟也是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说来也真是神奇。

    跟着我和欧阳漓朝着山下走去,我又问了他许多的问题,例如以后这个孩子出世,会不会整天的喝人血,要那样可如何是好,我总不好每天喂他人血。

    “他不会吃人血,我的血才能养他,别人的养不了。”欧阳漓说的十分正色,我也就不在多问了,许是这是他的孩子,所以他才能养他,别人自然是不行。

    走了一路我和欧阳漓总算是下了山,绕过学校的时候两个人朝着学校的教学楼后面那里看了一眼,但却没看到教学楼后面的那只满清女鬼,也只是觉出一阵阴风在周围吹了吹。

    满清的那只女鬼不在,我和欧阳漓自然没有时间逗留,便直接回了阴阳事务所那边,路上欧阳漓告诉我。

    他是一路从阴阳事务所里追着我出来的,知道我出了事就在找我,叶绾贞他们找了我一天没找到,别墅那边需要人过去处理,她和宗无泽便去了别墅那边处理,就是老头和半面也都过去帮忙了。

    至于现在阴阳事务所里面有没有人,便也不确定了。

    听欧阳漓说,是他找到的我,那他在什么地方找到的我。

    “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我?”我好奇问欧阳漓,欧阳漓便告诉我,我这才知道,他找到我时我便已经在欧阳漓的墓室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