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不是人
    回到阴阳事务所我和欧阳漓便直接进门,一进门便听见门口瓷娃娃大喊:“回了,回了!”

    听它喊我便也不觉得新鲜,毕竟他就会两个字两个字的喊。

    进去我和欧阳漓在阴阳事务所里转了一圈,一圈下来也没看见有人在阴阳事务所了,好在还有几只在晒月亮的鬼。

    期中的那只山羊胡的老鬼告诉我和欧阳漓,宗无泽他们出去两天了,一直没回来,他们很担心,想出去看看又不敢。

    我十分鄙夷的看了老鬼一眼,就知道说说,其实他们胆小的要命。

    “我们去看看。”欧阳漓也没进去换换衣服,听到宗无泽他们两天没有回来了,带着我便朝着别墅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看着月亮。

    于是我也抬头赶着欧阳漓看了一眼,才发现这个月亮根本不是我和他从后山上出来的月亮。

    又圆又大的,这便叫人忍不住奇怪起来,今天是二十几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月亮。

    “别看了,快到了。”欧阳漓不让我看我便不看,跟着他一路到了别墅那边,结果别墅那里却人影没有一个。

    这有点不太正常,而且周围一阵阵的阴风袭来,好像是比我们前几天来的时候要凶险许多。

    几天前我来的时候,虽然这里也是这样,但这里却没有阴气,但今晚却有些不寻常,周围一阵阵的阴气凝重,好像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欧阳漓一直在给小家伙喂血,也不知道他身体受不受的住,此时要是进去,万一遇上什么大麻烦,可怎么办?

    其实我是想等等再进去,但是欧阳漓却说:“已经两天了,人不可能不吃不喝的两天不回去,宗无泽不是个会在外面拖上两天还不回去的人,我们这么久他也都要我们一天回去一次,肯定是出事了。”

    欧阳漓说的那么严重,我也是不敢再耽搁了,于是也不多说什么,跟着他便朝着别墅里面走了进去。

    别墅的门此时开着,但里面却没有人的迹象。

    我看了一眼欧阳漓,跟着朝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废墟看去。

    地上有些乱,但是有月亮当空照着,就好像是白天一样,周围什么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整片没有处理出来的废墟,但现在看好像是清理的差不多了。

    看了一会,欧阳漓带着我朝着废墟上面走去,越是靠近废墟处我便越是觉得后背心上阴风吹的冷,好像我背上趴着一个什么东西一样,此时正准备咬我一口。

    我也不敢回头,忙着抓紧了欧阳漓的手,欧阳漓倒是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围,似乎他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我们。

    这里原本就是阴气大盛的地方,容易招来别处的鬼魂也不算什么,而且大印没有了,下面的鬼魂一定也都在伺机而动,说不定现在已经都跑出来了。

    “宗无泽给你的那枚铜钱呢?”欧阳漓问,我马上拿了出来,欧阳漓这才转身朝着废墟中间的地方走,而我此时手里握着铜钱,才觉得周围没什么东西靠近了,就是我背后也干净了许多。

    走到废墟中间,欧阳漓低头看了一会,原本是想要找到我们上一次进去的那个墓室洞口,结果却找到了一些宗无泽用过的符箓纸。

    蹲下欧阳漓看了一会,纸还是新的,说明就是这一两天刚刚用过的。

    起身欧阳漓又看了一会,便带着我朝着别墅的外面找,原来的那个口已经被人堵死了,说明已经进不去了,也只能去找其他的地方了。

    饶了一圈欧阳漓带着我几乎把别墅里面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进去的入口。

    而此时天也快要亮了,天边竟渐渐显出了鱼肚白。

    “天亮了!”看着欧阳漓我说,天亮不知道他是什么打算。

    听我说欧阳漓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的月亮,嘴角似有若无的笑了一下,好似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我也不懂他在想些什么,只是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结果他果然找到了进去墓室的入口。

    而且这个入口就在别墅后面的一堵墙那里,那里挂着一些藤条,看上去很平凡,但是藤条的后面却有一个洞口。

    欧阳漓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可以进去,我便把手给了他,两个人猫腰进了里面。

    进去里面便有些黑,我便有些害怕,不过有欧阳漓在我也不那么的害怕了。

    走了一段,便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听上去是叶绾贞的声音,但她被困在里面了,而我们也看不见她。

    我本想要大声喊叶绾贞,却给欧阳漓抬起手捂住了嘴巴,我看他,他对我摇了摇头,我便不敢喊了,马上朝着他点了点头。

    欧阳漓松开手带着我朝着里面走,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地下墓穴,周围有些阴气弥漫,但是周围很干爽。

    走了一会,我和欧阳漓便听见有声音从后面跟上来,听脚步是一个人。

    我看向欧阳漓便有些担心,听脚步的声音是个男人,而且他走路的时候总是停顿,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欧阳漓带着我朝着一旁躲了躲,正躲着一个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得妈呀的一声,差点叫出来,是欧阳漓一把捂住了我的嘴,而我也心惊胆战的朝着他看去,这才看到,原来他身后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找我们办事的老余。

    看到老余我也是放心了许多,跟着朝他打了个无声的招呼,老余也朝着我皱了皱眉。

    而后小声告诉我和欧阳漓,说这里进的来出不去,他已经在这里绕来绕去的两天了。

    听老余说我和欧阳漓相互看了一眼,跟着我便问他:“你怎么也进来了?”

    老余一听我问,便告诉我:“我是跟着宗无泽进来的,他进来我就进来了,结果进来了五个人,我们五个就都走散了!”

    听他说我又看了一眼欧阳漓,见欧阳漓没说话便问老余,那你找过他们么?

    “找过,但我们几个都不在一起,我就是找了,也找不到,我又出不去,倒是你们,怎么也进来了?”

    老余问着,我也是一阵无奈,便说:“还不是宗无泽他们,我们担心就来了。”

    “那现在怎么办?”老余问欧阳漓,欧阳漓想了想:“先找人,等找到了再说。”

    “这么大的地方怎么着,何况这里的路复杂的迷宫一样。”

    “总要找找,兴许能找到。”欧阳漓说着带着我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老余便在身后跟了上来。

    一边走我一边问老余:“你们是怎么找到的这里?”

    “一个兄弟发现的,他没敢进来,我便把宗无泽找来了,看了看他说要进来,我不放心就跟着一起进来了,谁知道就被困住出不去了。”

    “那我们能不能出去了?”我问,老余也是摇了摇头。

    走了一会,我和欧阳漓看见了一扇门,石头的,上面没有什么图案,我还停下看了两眼,结果老余说他都看了出不去。

    听老于说欧阳漓转身看了他一眼,问他:“这里你都去过什么地方?”

    老余想了想,指了几个地方给我和欧阳漓,我们也大概故略了一下他都去过那里,而后便去那些没去过的地方找。

    找了很久,到底什么没找到,我便有些累了,便说想要找个地方歇一会,老余便说他知道哪里有休息的地方,于是我和欧阳漓看看便跟了过去。

    走了一段七扭八拐的路,终于到了老余说的地方,老余说里面还能休息一会,其他的地方看了都不安全,于是我便要进去,但想了想我又问老余:“这里大么?”

    老余想想:“很大,我一直找一直也没走到头。”

    “这里你进去过么?”我指着他带我和欧阳漓来的地方问他,他有回答:“挺大的,能睡几个人。”

    “老余。”我叫了他一声,特意顿了一下,老余以为我要问什么,答应了我一声:“嗯。”

    “大印你放在哪里了?”

    听我问老余回了一句:“我放——”

    话说了一半,老余忽然不说了,看了看我和欧阳漓,平常忠厚的眼睛,此时看十分的诡异。

    “被你们看出来了?”老余朝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十分诡异的笑容,欧阳漓和我都没有害怕,只是看着他而已。

    “你是什么人?把宗无泽他们怎么了?”我朝着老余问,老余呵呵的笑了两声,那两声笑的着实奸诈,让人无论如何也喜欢不起来。

    “他们都在我手里,却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不然下场也不会太好。”老余笑着,手里拿出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像是要对付我和欧阳漓,结果欧阳漓的手一挥,竟把老余挥出去了几步。

    照理说欧阳漓应该把老余挥一个跟头,结果老余竟也只退了几步,而且几步之后竟从脸上脱下一层皮,皮下面竟是另外一个人的脸。

    此人长得一脸平凡相,唯独脸上有些黑,这边让我想起那些鬼魂说的黑面道士。

    难不成他就是把鬼魂赶到这里来的那个到黑面道士?

    我看他有些奇怪的打量,不知道他做这么多,是什么目的。

    黑面道士向后退了退打算走的,却被欧阳漓眼疾手快的把他给抓住了,我只感觉自己被一阵风带了起来呼啸着便去了黑面道士面前,跟着便看见欧阳漓的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了黑面道士脖子。

    黑面道士双脚离地,顿时腾空起来,双眼爆瞪,憋的黑脸通红。

    “你——你是什么人——?”老余似乎很吃惊欧阳漓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别说是他了了,就是我,至今也都是吃惊不已,每每无法适应,更不要说是黑面道士了。

    结果黑面道士还不等说什么,欧阳漓只是手上一用力气,黑面道士的脖子便咔嚓的一声断了。

    跟着我便吓得把头埋进了欧阳漓的怀里,杀鬼我见多了,但杀人还是第一次。

    只是事后我才知道,黑面道士根本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