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修罗道
    过了一会往地上看了一眼,地上竟然是一具已经死了很久的干尸。

    干尸上面黑乎乎全是褶子,看上去倒像是被晒干的尸体,牙齿露在外面,两个眼睛爆瞪出来,跟化石没什么两样。

    “这是什么?”看着僵尸我问,欧阳漓看了看:“老余的尸体。”

    老余的尸体?

    不解的目光从欧阳漓的脸上挪到地上老余的干尸上面,欧阳漓便在我耳旁解释:“老余被道士害了,刚刚那个道士用的是分魂术,把自己的一个魂魄放到老余身上,自己则是躲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操纵老余的干尸。

    老余应该已经死了有段时间了。”

    说完欧阳漓拉着我便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给欧阳漓说的我也有些害怕,忙着抓紧他的手跟着他一路出去。

    走出去不多远,我又回头看了一眼,但老余的干尸始终躺在哪里。

    虽然我和老余也没什么交情,但看老余的样子,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我便问欧阳漓:“老余的魂魄呢?”

    人成了干尸,那他的魂魄也成了干尸?

    “应该被道士给收了。”欧阳漓好像也不确定,我也就没有再问他什么,毕竟找到叶绾贞他们要紧。

    顺着原道返回,欧阳漓带着我朝着另外的一个地方走去,但我们找了几个地方,始终没找到叶绾贞和宗无泽他们的迹象。

    整个地方阴森森的,好像是给什么人设了一个局,想把我和欧阳漓困在局中,让我们出不去了。

    找了一会我便有些累了,便说:“我们会不会被一直困在这里,最后像老余一样成了僵尸。”

    欧阳漓看我,似是想起什么,眉头深锁朝着四周围看了看,看他表情肃然,我便也不说什么,打扰了他想事情,万一出不去,倒是我的错了。

    正待我看着什么,欧阳漓带着我朝着来时的门口那边走去,似乎是想要带着我出去,眼前却突然变了一个样子,错综复杂的出现几道门。

    一见那些门我便有些担忧,好好的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门?

    欧阳漓停下看了一眼四周围,“糟了!”

    “什么糟了?”听欧阳漓说我便心里没底,什么时候欧阳漓说糟了,他要说糟了的事情,必然是遇上了大麻烦。

    “我们走到死门了。”

    死门?

    我看欧阳漓,着实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这里明明是我们来的时候的那扇门,怎么进的来却出不去?

    似是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欧阳漓跟我解释:“老余把我们领进来,去的是八卦阵里面,我们进去有人把这里的生门改成了死门,不想让我们出去。”

    有人?

    “那个黑脸道士?”我问,欧阳漓也只是看了我一眼,虽然有些担忧,但也看不出他有多着急,反倒是他那双看着眼前几道门的眼睛,一直在门上面徘徊。

    “宁儿,你能听见地狱之音,你可以听听门里面的声音。”欧阳漓拉着我去了第一道门上。

    我着实也是听不清他说的是些什么,但他既然带着我过去,我自然是要过去。

    走到第一扇的门前,欧阳漓拉着我的手放到了门上,而后问我:“把眼睛闭上仔细听,里面有什么声音。”

    听欧阳漓说我便把眼睛闭上,仔细的听着门里的声音,但我不是听见,而是看见。

    脑海里很快出现了一群正张牙舞爪痛苦不堪的饿鬼,此时正被一个巨大的黑洞吸进去。

    我猛地把手缩了回来,朝着身旁的欧阳漓看去。

    “下面是饿鬼道。”我都吃惊我说的话,不过话说出口,便看见欧阳漓朝着我极其怜爱的笑了笑。

    “宁儿,你现在已经完全开了听感。”

    听感?

    叶绾贞和宗无泽说的五感?

    听欧阳漓说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我不是触感?”

    欧阳漓摇头说:“不是,是听,你现在能用听感受到地狱之音。”

    是这样?

    纠结了几秒钟,抬头我问欧阳漓:“这有什么用?”

    “宁儿,你看好眼前的几道门,只有其中一道是我们进来的那道门,你要听听里面有什么,不管是饿鬼道还是畜生道,我们只要进去都不容易出来,但你要听里面有没有宗无泽和叶绾贞他们,有可能他们已经走错了路,在里面等我们,我们要进去救他们。”

    听欧阳漓说我也是心口一颤,那不是要进去送死么?

    明知道里面是恶鬼畜生,我和他还进去?

    他也说了,出来很难。

    我本打算说我不行,要不找到出去的门便算了,但看他的样子,又想到叶绾贞对我的好,宗无泽连祖上传下来的铜钱都给我了,我便也不愿再说什么了。

    于是便朝着他点了点头,把手又放到了第一扇门上面。

    刚刚我只顾着听里面的恶鬼,根本没有去看里面的心思,所以我还是要再听听。

    这次听里面还是无数的饿鬼被那个黑色的大洞吸进去,我在那些饿鬼里面找了找,确定没有叶绾贞和宗无泽他们,把手收了回来,而后朝着欧阳漓摇了摇头。

    欧阳漓也没有犹豫,朝着第二道门走了过去,他还拉着我的手,自然我是要跟着他过去,站定我便把手抬了起来,闭上眼按照第一次那样的听,结果里面竟是一群毒蛇猛兽,正不断的在一起撕咬。

    听了一会我便把手放开了,“是畜生道。”

    欧阳漓没说什么,带着我又去了第三扇门里面,结果我把手放到那上面,里面竟是很安静。

    我听了听,把手拿了回来。

    “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告诉欧阳漓,欧阳漓把手放上去,仔细听了听,似乎他也能够听见,但他要是听得见为什么还要我听,我便有些奇怪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像他这种的人,不是本家,有些也只是感应,自然是比不了我了。

    但他听了一会还是说:“你看见什么了?”

    “里面没有人,到处都是白色,好像是人间仙境,但我又什么看不见。”

    “这是天道。”欧阳漓说着把我带到了另外的一扇门前面,我把手放上去闭上眼睛听了听,里面很黑,但是我听不见什么,于是把手拿回来告诉了欧阳漓。

    “再听听。”欧阳漓说我自然是不能拒绝,他比我厉害,我听他的有好处。

    抬起手把手放上去听了一会,“好像是有人在里面徘徊,几个我不知道。”

    我分不清那些人,但我知道里面有人。

    “就是这里。”欧阳漓说完我便睁开了眼睛,朝着他看去。

    “宁儿我们进去看看。”说话欧阳漓也不问我意见,便把第四扇门打开了。

    结果眼前竟真的一片漆黑,那种黑好像能把我和他都吞噬了一样,要人站在门口望而却步。

    在我看来,只要我和他不进去,就是没进去,可结果当我看着脚下,竟已经到了里面。

    我看周围一片黑,忙着朝着欧阳漓靠了过去,欧阳漓看了看我,“这里是阿修罗道,不神不人不鬼的地方,你只要稳住心神,就出的去。”

    其他的欧阳漓也没说,我便自己好好把持心神。

    我哪里知道,阿修罗道是个害人的地方,专门蛊惑人心。

    我和欧阳漓进来不久便看见了一堆黄金堆在我面前,我刚刚要过去看看,便被欧阳漓拉住了。

    “宁儿,别忘了我和你说的话。”

    他和我说的话?

    于是我又想起欧阳漓和我说过的话,原来这就是他要我稳住心神的原因。

    知道这些我便打消了念头,但欧阳漓他却在旁对我说:“原来宁儿喜欢金子。”

    听欧阳漓说隐隐笑意,笑声及其浅淡,但却要人看了舒服。

    但我被欧阳漓说的脸红,好在周围一片黑漆漆的,也只是隐约能看见相互的脸,他也算木头,根本没看我,只是嘴唇动动说了两句我便也不理他。

    其实他哪里知道,我不是喜欢金子,而是喜欢钱。

    又走了一会,不远处我看见叶绾贞正前面晃荡,一边晃荡还一边的傻笑,好像是在做着什么高兴的梦。

    看到叶绾贞我便也是摇摇头,以为我想叶绾贞了,所以她也出现了,就好比我刚刚看到的那堆金子一样,都是骗人心的。

    但欧阳漓看见叶绾贞却走了过去,我便也是不明白,但欧阳漓到了近前便叫我掐一下叶绾贞,我想想便掐了叶绾贞一下,而后叶绾贞啊的一声便醒了,她一醒还吓得我心口一颤,忙着躲到了欧阳漓的身侧,把叶绾贞当成了怪物。

    而此时叶绾贞一脸的茫然,朝着我看了又看,她才有些清醒。

    “我刚刚?”叶绾贞看我脸上都红了,也不知道她是在做什么美梦。

    “小宁,你们也进来了?”恢复了一点,叶绾贞拉着我便说,而叶绾贞此时的手出奇的冰凉,我便怀疑她不是真的叶绾贞,忙着要推开她。

    一旁欧阳漓说:“她是在这里太久才会身上阴气加重,是阳气耗损的太多所致。

    这里是修罗道,来到这里的鬼魂都会魂飞破灭,人要是来到这里就要被迷惑,什么时候阳气尽了,也就死在了这里,魂魄自然泯灭。”

    听欧阳漓说叶绾贞的脸都白了,似乎叶绾贞也不知道这些,于是我便想,这世界上还有叶绾贞不知道的事情,也是一件奇事了。

    “先找其他的人,找到了抓紧时间出去。”欧阳漓似乎也不想耽搁,也不解释什么,拉着我便走,一旁的叶绾贞身体虚弱,我也只好扶着她,但我又担心一松手和欧阳漓分开,只好把衣服脱下一件,死死的绑住欧阳漓的一只手,这样就不担心什么了。

    欧阳漓也不说什么,一边走一边带着我,没多久找到了正站在一个地方发呆,低低唤着我名字的宗无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