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生门
    看宗无泽我便有些脸红,好好的,他唤我的名字干什么,还唤的那么销魂,难不成他正……

    想到这些我便脸红起来,怕他继续在欧阳漓的面前乱唤,回头惹怒了欧阳漓不带着他出去,我忙着过去要掐一下宗无泽,结果不等我掐他,欧阳漓也不知道是拿出了什么东西,竟然在他身上刺了一下,顿时,他的手掌心流出血来,自然他是被疼的醒了。

    宗无泽一醒过来便看到了我,竟也顾不上疼,朝着我走了一步,叫我:“宁宁!”

    不想宗无泽一叫欧阳漓便拉了我一下,将我拉了过去,眼中的目光自然犀利了几分。

    于是宗无泽也是彻底的醒了过来,而他醒过来之后也是一阵面红耳赤。

    但他的恢复能力要比叶绾贞好,只是过了十几秒钟便和欧阳漓说起话,好像是刚刚他们并没发生什么一样,但他的手此时还在不断的流血。

    叶绾贞忙着过去把宗无泽的手拉了过去,而后用自带的手帕给宗无泽包扎上。

    但不知道欧阳漓用什么东西刺了宗无泽的手,血从宗无泽的手里面一直的在滴,就好像是止都止不住一样。

    不过说来也有些奇怪,地上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找不到,唯独看见宗无泽滴在地上的血,回头还能看见这一路上的血。

    想想欧阳漓也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竟在这上面争风吃醋,我也是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

    于是便把衣服解下来,一边绑住我的手腕,一边绑住叶绾贞的,而后我拉着欧阳漓的手,叶绾贞扶着宗无泽,四个人一起去找另外的两个人。

    叶绾贞此时也已经恢复过来,在我看来这是正常现象,也是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叶绾贞她自己恢复了,而是地上宗无泽的血给了她一定的元气。

    这些也是后来才听叶绾贞说起,驱鬼师的血有驱邪避鬼的能力,同样能让中了幻术的人醒过来。

    “你和小宁来的时候遇见老余了么?”一边找人宗无泽一边问,欧阳漓便回答:“老余死了有段时间了,应该是要用老余炼尸,老余的魂魄不肯,才会被占了身子。”

    “要是我早点发现,或许就不止如此了,大印丢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宗无泽满心的愧疚。

    我和叶绾贞虽然觉得惋惜,但也都没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我和叶绾贞同时发现了正在一起不知道看着什么的老头和半面两个人,此时半面已经昏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状态和叶绾贞宗无泽两人截然不同,而一旁老头正守着他。

    看到半面叶绾贞忙着跑了过去,一脸的担忧,害得我也被扯了过去,我们两个拴在一起,她跑了我自然是要受苦。

    到了半面近前,叶绾贞蹲下把半面抱了起来,而此时半面的脸上已经没了血色,看着人是要不行了。

    老头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但看老头也不是多好,宗无泽也不敢耽搁,背起了老头便看了一眼欧阳漓,欧阳漓自然是要把半面背起来了。

    之后我们六人朝着外面走,许是走得急,没觉得周围有什么东西,也不那么害怕了。

    一路上几个人也都沉默着不说话,叶绾贞还掉了两滴眼泪。

    到了门口,宗无泽抬起手把门推开,门上还留下了宗无泽的一些血。

    出去眼前又回到了那个老余带着我们来的地方。

    宗无泽此时也已经有些虚脱,而他的手也奇迹似的不再流血了,我便猜测,是不是欧阳漓搞出来的,要是没有宗无泽的血,就要用我的,所以他才把宗无泽给伤了。

    原本我还以为他是为了警告宗无泽,但现在看,他的心思还真多。

    出来欧阳漓拉着我朝着另外的几扇门走去,伤了这么多的人,出去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也不敢拖下去,忙着去了门口把手放在上面,而后闭上眼睛去听。

    宗无泽看我,便不由的脱口而出:“小宁开了听感?”

    欧阳漓也没说什么,我便更是听了也当没听见了,而是全神贯注的听里面的声音。

    这次里面像是有些人在说笑,但我看不清楚那些人,而后我看欧阳漓:“有人说话,还有人笑。”

    “不是。”欧阳漓也不解释,带着我挪动了一步,走向另外的门口,门上我又听了一会。

    “有人在说话,好像是说别墅的事情。”我把手拿开,确实听见了,但是却没看见什么。

    欧阳漓抬起手便把门推开了,于此同时我还听见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听见那人好像是很痛苦,啊的一声。

    欧阳漓带着我都出去了,我马上停下来仔细听,等宗无泽他们都看我,我便说:“我知道黑脸道士在哪里,他受伤了,还吐了血。”

    “你真的能断定?”宗无泽有些不相信的问我,我便点点头。

    “师兄,你失血过多,这时候去恐怕有危险。”叶绾贞在一旁提醒,我看向欧阳漓。

    正当此时,几个穿着警服的刑警已经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我们一脸的高兴:“可找到你们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已经身处别墅范围里了,而刑警就是刚刚我听见的说话声音。

    “我们队长呢。”还不等我们说什么,期中一个刑警问我们。

    叶绾贞便说:“已经遇害了,回去我们在和你们仔细说这些,我们先回去。”

    宗无泽身体不适,叶绾贞便做了决定,但欧阳漓却说:“你们先回去,我和宁儿一会回去,现在趁着他受了伤,不收拾他,留下就是后患。”

    听欧阳漓的口气就是要斩草除根,而我也是这个意思。

    宗无泽颇感为难的皱了皱眉,似乎他不是担心欧阳漓,只是担心我。

    “小宁跟你去我有些不放心,不然你们等我一天。”宗无泽犹豫了一会说。

    “我会照顾宁儿。”欧阳漓其他的话也不多说,拉起我便朝着别墅的四周围看了看,不多久目光落在了别墅的那对废墟上面。

    “是那里么?”欧阳漓似乎能猜到我想些什么一样,我看看他看的那个方位,点了点头。

    欧阳漓便拉着我朝着那边走去,自地上果然看见了通往地下通道的洞口。

    洞口下面此时有些黑,但现在是白天的下午两点钟,虽然看不多远,但也能够看到里面有些东西了。

    欧阳漓迈步朝着下面走去,我便也跟了下去,至于宗无泽他们,想来已经回去了,毕竟他们都受了重伤。

    下去和上次差不多,下面有些阴暗潮湿。

    但是因为老余的人把下面的干尸以及一些东西都处理掉了,所以这下面现在有些空旷。

    周遭有些阴暗,借着光也只是看见一点点周围的面貌。

    墙壁上面的锁链已经拆了下去,地上也都处理的干净了,没什么可疑的迹象。

    看看我拉着欧阳漓的手朝着墓道里面走去,我记得应该是在这个地方,具体的我还要过去看看。

    欧阳漓没说什么,跟着我一块朝着里面走,走了没多久墓道的边上出现一道没有门的空旷墓室。

    但这个墓室我和欧阳漓上次来的时候俨然是没有。

    停下我和欧阳漓相互看看,迈步便走了进去。

    里面此时有些黑暗潮湿,但我和欧阳漓仔细看却不难看出,地上都是穿着衣服的枯骨,似乎这里死过很多的人。

    而对面的一把木头椅子上面,明显是有人坐过的痕迹,地上还有一口血迹。

    血迹还没有干透,所以断定人没有跑多远。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周围,欧阳漓便带着我离开了墓室,转身朝着墓道的对面走去。

    走了一路,果然看到一个穿道袍的人正在甬道里面朝着前面走,一边走一边扶着墓道的墙壁,好像是走不动了似的。

    听见我们在后面他的脚步加急,但还是没力气的倒在了甬道里面。

    我和欧阳漓走上去看那个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面上黝黑难看,看到我们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大有一种成王败寇悉听尊便的态度。

    低头我看看他的身上,他穿着明晃的道袍,手里握着一把桃木剑。

    桃木剑与宗无泽的剑有些不同,宗无泽是铜钱串出来的,上面有一团红线,但他的不太一样,就是一把木头的桃木剑。

    而他身上也绑着许多的铜钱,铜钱大小有些不同,和我与欧阳漓在别墅墙壁里面看到的那两具尸体上的差不多。

    见我看他,黑面道士嘿嘿干笑两声:“我已经做完我要做的了,可惜我看不到了。”

    也不知道黑面道士说的是什么,但看他一心求死的样子,我便也懒得理他。

    倒是欧阳漓,弯腰把道士腰上的一个瓶子摘了下来。

    黑面道士一看那个白色的瓶子,脸上便白了,即便他有些黑,但他脸白了我还是看的出来,他是很害怕吧。

    于是我又好奇起来,欧阳漓拿他的瓶子干什么?难道看上人家的物件了?

    一个瓶子,什么好稀罕的!他喜欢我也可以送他一两个。

    我正这么想,欧阳漓已经打开了瓶子上面的盖子,我便听见黑面道士朝着欧阳漓大喊:“不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