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寝室里的新室友
    只是可惜,他还不等喊完,我便看见瓶子里的魂魄都跑了出来,一拥而上朝着他飞扑过去,欧阳漓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将我拉倒身后,但我马上把头探了出去,去看黑面老道。

    结果竟看见一些白色的魂魄围绕在道士身旁,正野蛮的将道士的魂魄从身体里面拉出来,吃的吃咬的咬。

    黑面道士的尸体一瞬间便没有了持劲,哐当一声栽倒在地,双眼爆瞪没了反应。

    而道士的身上,那些透明的鬼魂已经扭成一团,正分噬着道士的魂魄。

    就在此时,我身旁忽然多了一道白色的影子,我茫然看去,竟然是老余的魂魄。

    看见老余我也是一阵意外,没想到老余也在这里,但仔细想想,是黑面道士害了他,他的魂魄一定就在这里。

    见我老余笑了笑:“谢谢你们!”

    “没什么。”其实老余的这句谢谢我和欧阳漓都受之有愧,毕竟我和欧阳漓并没有做什么。

    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和他说了句没什么。

    正当此时老余去了那群魂魄的里面,而那群魂魄已经把道士的魂魄都蚕食了。

    看着老余我也是一脸的奇怪,但欧阳漓却要我把宗无泽给的那枚铜钱拿出来,我便拿了出来。

    欧阳漓拉着我的手在指尖上面轻轻摸了一下,不知道他又用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结果我的手便破了,指尖轻轻疼了一下,我便也猜到他的目的了。

    跟着欧阳漓捏着我破血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到铜钱上面,铜钱自己便离开了我的手,直接飞到了空中,很快放出刺眼的白光,我忙着遮挡住眼睛。

    其实欧阳漓用铜钱做法的时候我也是看见了,铜钱发光却没有这么刺眼,为什么我的血滴到铜钱上面,就这么刺眼。

    我正想着,铜钱放出的光芒已经消失了,我再看去只剩下了地上的一具尸体,而那些魂魄也已经不见。

    至于那枚铜钱,也朝着我飞了过来,我抬起手将它接住,铜钱上面已经没有了血迹。

    “这么厉害?”我朝着小小的铜钱说,而后把铜钱收了起来,这可是宝贝,千万要好好保管。

    看我欧阳漓便也是笑了,但他说出来的那话我却不懂是什么意思:“宗无泽的舌尖血是童子眉,是要童子身才能使出威力,但像是这种有灵性的东西,是会认主人的。

    宗无泽既然把它送给了你,你就是他的主人,主人的血和旁人的血当然有不同。

    而且宁儿的身体原本就能通灵,自然不同常人,如果不是宁儿现在的身子,一般鬼魂是近不了宁儿的身的。”

    听欧阳漓说我也是一阵狐疑,鬼魂我本来就能看见,和我的身子有什么关系?

    我也是狐疑了很久才朝着肚子看了一眼,莫不是怀孕的关系。

    想起爷爷曾与我说过的话,一定要守住身子,我现在破身,不知道会怎么样。

    欧阳漓也说过,鬼节之前,我也听到鬼王说过,欧阳漓占了我的身体,利用我的身体修行,这么说,肯定会伤了我的元气,但现在我又没觉出什么变化,这便有些奇怪了。

    “宁儿,我会陪你!”欧阳漓忽然那么说,我便也是醉了,他难道不是陪着我呢么?

    我哪里知道,欧阳漓那时说的是我的余后劫难。

    “那我们现在离开么?”我问欧阳漓,他才点了点头,而后我和欧阳漓便回了上面,至于下面的那条路,几天后宗无泽恢复又和欧阳漓下去了一趟,把下面用符箓镇住,而后刑警队排除人员在下面安装了几颗威力不是很大的炸弹,将那里炸坍塌。

    刑警队如今有个新的队长,对我们十分的信任,宗无泽说什么他都是相信的,所以宗无泽说要炸塌他就和上面申请,就炸塌了。

    而后宗无泽也和他说了,还有一样东西没找到,要靠他的人找到。

    宗无泽所说的,就是那枚大印。

    刑警队长说只要在别墅周围,他就一定能够找到,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他还真的找到了那枚大印。

    只不过那枚大印样子着实普通,就是我都觉得不是多好。

    刑警队长把大印放下,宗无泽拿起看了一眼,确定就是那枚大印才问刑警队长,大印是在哪里找到的,刑警队长便说是在别墅的水池里面找到的。

    宗无泽也没说什么,把大印收了起来。

    而后刑警队长又说:“别墅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暂时申请封锁起来,但你们说那里不适合住人的这件事情,我没办法和上级申请。”

    “这件事情没有其他的办法,那里的阴气太重,如果住人,早晚是要出事的,所以我劝你还是申请不要住人了。”

    宗无泽说的正色,随便刑警队长也是个年轻人,眉头皱了皱问:“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但凡是这种地方,不是寺庙就是学校之类的地方,除非你们警察局挪过去,鬼魂都怕当官穿官服的人,你们去没问题,如果找人看看,建造成专门镇压妖邪的玄武,应该没什么问题。”

    宗无泽说的我根本也不懂,便起来去了自己房间里面。

    叶绾贞说我们今天下午就回学校那边,七月过了,晚上不用出来巡夜,我们没那么多的事情要做,自然是要回去,加上还有学校死了男同学的那件事情,我们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

    提到要回去了,我便有些担忧,我肚子里的小家伙。

    现在还小看不出来,那到了以后他慢慢长大,我该如何是好?

    这么想我也是吃不下去饭了,中午饭我都没吃多少。

    收拾好了衣物我问叶绾贞,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出门看见院子里没人,便以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但回去的时候才听叶绾贞告诉我,欧阳漓和宗无泽去给人送大印了。

    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大印不是寻常之物,放在他主人的手里是镇鬼驱邪的东西,要是放在其他人的手里,便要修成害人的气候了。

    叶绾贞说那两天天上有一轮又圆又大的皓月,其实那就是大印搞出来的,专门用来迷惑人心。

    听叶绾贞这么说我也没有多问,便跟着叶绾贞回了学校。

    今天是周末,所以我和叶绾贞回去的是时候,寝室里还没几个人回来,八成是去约会男同学了。

    虽然学校里接连的发生惨案,但是却一点没让那些想入非非的男生女生退却,依旧我行我素的约会男女同学。

    因为总也不回学校,我和叶绾贞的床铺上面堆满了东西,有衣服裤子,有包包本子,就是零食都有。

    期中还有两个要烂的苹果,气的叶绾贞把东西都扔到了地上,未免引起不必要的口舌,我只好从上铺上面下来,把东西一样样的捡起来,收拾收拾放到韩微微那个床铺上去。

    韩微微比我们走的早,她那里没人住,放到那里吧。

    其实说起韩微微,我心里还是有些抵触,毕竟韩微微要害我,不过她都已经魂飞魄散了,我也就不和她一般见识了。

    东西都放下了,我才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怎么韩微微的床上新换上了被褥。

    “贞贞,我们这么久不在,寝室里不会是又来别人了吧?”我看看那床又看看叶绾贞。

    叶绾贞没工夫理我,一个劲的收拾她的床,把床单被罩的都换了下来,就是一个枕套都不放过,完事还不忘了我,爬上去给我也换。

    在阴阳事务所里叶绾贞就这么照顾我,回来学校八成她也是习惯了,但我看她没理我,还是指了指韩微微的床上说:“贞贞,你看看是不是住人了?”

    叶绾贞也不看,就说:“给你你住么?”

    我哪里愿意,韩微微走的时候人就不好,出了那种事,谁还愿意住,别说是我知道韩微微化成了厉鬼,就是不知道,我也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我忙说,也不在多想,转身便回去帮忙叶绾贞收拾去了。

    叶绾贞说她去洗被褥,要我把被褥单子换上,看她分工明确我也不好拖拉,忙着答应拿出了自己的被罩和她的,她一走我就在上铺下铺的摆弄。

    等我弄完寝室外面也陆陆续续的人回来了,结果那些人一进门看见我就跟看见鬼了似的,特别是宋玲,一见我就哇的一声,没把她吓坏,倒是把我吓得不轻,好好的见鬼似的。

    跟着宋玲便朝着我跑了过来,拉着我问:“温小宁你没事了?”

    听宋玲这话就好像我有什么事一样,于是我也是醉了,朝着她问:“我有什么事?”

    “你不是生病回家养病去了么?叶绾贞去照顾你了。”听宋玲这么说我才知道,原来叶绾贞是这么跟学校请的假,我也是无语了。

    “没事了,就回来了。”

    正说着寝室外面还有一个人跟着进来了,这个进来的绝对不是我们寝室的,但也是个我认识的人,她也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叫聂莹雪的女同学。

    说道聂莹雪,她还算是我的学姐,因为她是高我一届的。

    不过她怎么也来了?

    看她进来朝着我看了一眼,虽然没有对着我笑,但明显她是看了我的,跟着她便转身朝着刚刚我放了一堆东西的床铺上面看去,结果一眼便看到我放到床上的那些东西了,于是她便很奇怪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被她一问,我也是木了,不会是她住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