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梦魔
    听聂莹雪说我便狐疑起来,大半夜的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白天的时候不说,大晚上的说,也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存心和我过不去是怎么了。

    不过叶绾贞说没有不做的生意,既然她都找上我了,我们之间也算有机缘,说不准聂莹雪就是看我顺眼呢。

    于是我便答应了聂莹雪,但我也和她说了,报仇的这件事也不是说报就能报的,要去阴阳事务所里面找了宗无泽他们才能知道。

    听我说聂莹雪也是一脸的激动,忙拉着我说:“只要能给他报了仇,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看聂莹雪的样子也知道她是真心喜欢她那个短命鬼男朋友的,我也就不阻碍说什么了,两个人便朝着寝室的那边走去。

    夜黑风高小心火烛,还是不要在外面乱走的好,早早的回去睡觉。

    一起走聂莹雪还问我,我是怎么抓鬼的,我也没和她说的太多,只是说我是个学徒,平常只负责给宗无泽打打杂,其他的其实什么都不会。

    听我说聂莹雪也不在纠缠着我问了,但刚刚走到寝室门口我便觉得一股阴风从后背心呼啸着来了。

    猛地转身,却什么都看不见了。

    周围一片黑漆漆的,只有学校里的几棵老树枝摇叶摆,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常,除了刚刚的那股阴风。

    那股阴风及其的冰冷强大,但这周围除了我和聂莹雪两个人,根本没有其他的人了,莫说是人,就是鬼也没有一只,太奇怪了!

    “怎么了?”一旁聂莹雪问我,我看了看她只好说没什么。

    转身便朝着寝室里面走,一边走一边把宗无泽给我的那枚铜钱攥在了手里,另外一边握着那个小棺材。

    但这一路在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倒是都很平常。

    到了寝室门口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进去就看见叶绾贞坐在下铺坐着,寝室里面黑漆漆的,我看鬼还行,要是看人便有些说不准了。

    叶绾贞就坐在那里坐着,乍一看好似是只鬼正坐在那里坐下,吓得人心惶惶的,忙着把手握紧了,准备随时把手里的铜钱扔出去收拾她了,她又不咸不淡的问我:“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哪去了?”

    给叶绾贞一问我倒是踏实了,这才说:“去洗手间了,你怎么大半夜的不睡?”

    叶绾贞看我,回去躺下,嘴里念叨问我:“去洗手间还有两个人一块去的?”

    “我们是遇上的。”我怕叶绾贞误会我又有了新朋友,忙着解释,一边解释一边朝着上铺爬。

    另外一边的聂莹雪也回去她自己的床铺上睡去了。

    都躺下我开始睡不着了,总觉得寝室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四处飘荡,但我也说不准是不是真的有。

    翻来覆去的半个晚上我才睡着,结果第二天我就起不来了,天亮了我也睡着了,叶绾贞他们都起来,唯独我没起来。

    叶绾贞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困,想多睡一会。

    “大半夜的不睡觉,我就知道你出去没做什么好事。”叶绾贞说了我两句,穿上衣服收拾一番便走了。

    等人都走了聂莹雪走来爬上梯子朝着我问:“你没事吧?”

    “没事,你也走吧,我就是想睡一会,困了。”迷迷糊糊我说完就睡了,谁知道一闭上眼睛就梦见了我爷爷了。

    梦里有一片迷雾,周围看不见什么人,我站在那里四处的看,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红线,红线上面还有铃铛。

    仔细看看,爷爷给我的就是这个。

    但我弯腰捡了起来,左看右看的在红绳上面绑了一个结,我是想把红线接回去。

    但就在这时候,我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我有些分不清,便朝着四周围仔细看了两眼,正看着,看见迷雾中一个老头正走过来。

    老头渐渐走近,我才发现原来他就是我爷爷。

    “爷爷。”我叫了一声,跟着走过去。

    不想爷爷竟一直的摇头叹息,我便问他:“爷爷你怎么了?”

    爷爷便说:“小宁啊,你真身以破大限将至,你可要小心身边的人啊,不然你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爷爷你说清楚点,什么是——”

    我本打算问的清楚一点,谁知道我爷爷也是个急先锋,说来就来了,说走就走了,等我想要拉住他的时候,眼前什么都没有了,白茫茫的一片,就是地上的红绳和铃铛也都没有了。

    低头我正看着,竟忽悠的一下醒了。

    睁开眼就看见聂莹雪在我的头上看我,趴在我身边的样子活像一只女鬼,吓得我三魂没丢了,脸都白了。

    “你醒了。”聂莹雪问我,我忙着从床上起来,她这才离开了一点,我跟着稳了稳心神问她:“你怎么在这里?你没去上课?”

    “我下午没课,你中午没去吃饭,我带来几个包子给你。”包子?中午?

    听聂莹雪说这些我朝着下面看了一眼,几个包子原本也是不能把我收买住的,但我实在是饿了,她要不说已经到了下午还好,她一说我就觉得肚子里发空。

    于是便从床上下来了,朝着她那几个包子走了过去。

    也不问问她什么,就吃了两个,吃到半路我才发现,包子里面的肉有些不对劲。

    低头我看着包子里面的那些肉,鲜红鲜红的,竟然都冒血了。

    吓得我一把扔掉了包子,朝着面前的聂莹雪看。

    “这是什么?你给我吃的什么?”我感觉恶心的不行,忙着要吐出来,便听对面的聂莹雪和我说:“这都是叶绾贞的肉,好吃么?还有呢!”

    “你!”

    “哈哈——”

    忽然,聂莹雪大笑起来,听她的笑声我便一阵毛骨悚然,人也都吓坏了,忙着起来,发现手脚都软了。

    我朝着地上的包子看去,聂莹雪又说:“驱鬼师是不能吃人肉的,难道你不知道么?”

    听她说我都浑身颤抖,跟着就看见了叶绾贞全身血粼粼的朝着我走了过来,双手抬起来要把我掐死,我一个劲的摇头说不是不是我——

    许是我也被吓坏了,要不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结果叶绾贞过来将我的脖子死死掐住,掐的我上不来气,眼看着就要过去,听见一声喊:“宁儿!”

    忽悠的一下我便把眼睛给睁开了,人也就醒了过来,这才知道,原来我是在做梦。

    从床上起来我出了一身汗,抬起手一个劲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这一切发生的太可怕惊悚了。

    我怎么可能会把叶绾贞的肉吃了,说出来叶绾贞还不骂我。

    但是梦里面那些都是活生生的,叫我怎么不信以为真。

    想从床上下去,感觉手脚都发软,而此时外面还亮堂堂的天,天上还有几朵白云缓慢飘过,实在是说不出的一种静谧。

    好好的我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靠在一边的墙壁上面我呼呼的喘着气,真担心这也是个梦,一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此时我突然很想欧阳漓,要是他在我身边我也不会这么心神不宁了。

    靠在墙壁上面歇了一会,总算是歇了过来,这才没有觉得身上没那么不舒服了。

    而此时我才想起来去床下面,下去穿上鞋去了寝室的外面。

    此时寝室里面也都是空荡荡了,竟然也一个人没有,我便有些担心,不免把宗无泽的铜钱,还有棺材都拿了出来,紧握在手里我才放心一些。

    好在走廊不是很长,我走了一会就到头了,但对着朝着楼下去的楼梯口我又有些担心,为什么今天就一个人都没有,平常就是没人,鬼也有两三只,今天太干净了,干净的人心惶惶。

    楼梯上就我一个人朝着下面走,但我总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我,而我又不敢回头看看,只能咬着牙朝着楼梯下面走,一边走一边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和欧阳漓去鼓刹下面的那次不是一直念经了么,我估计鬼怪都害怕这些,所以也是不停的念叨。

    但也不知道我这时候念叨的管用不管用,毕竟阿弥陀佛谁都会念。

    此时我也是十分怪自己没出息,要是那时候我记住一点欧阳漓念得是什么,我也能安心一点。

    走下去总算是到了下面,看见门了我忙着走了过去,正想着跑去推开眼前平时一天总推的门,我又听见一声欧阳漓喊我的声音:“宁儿。”

    眼看着眼前的门就给我推开了,我便停在那里不动了,看着门上映着的满清女鬼,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我此时也分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按照我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判定,眼前的门一推开我可能就万劫不复了,可我要是不推开,我身后就是那只满清女鬼,我该如何是好?

    我现在到底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梦里!

    反复斟酌我慢慢转身过去,我本以为既然满清女鬼没有伤害我,肯定是她现在也对付不了我,我便胆子大了一些,想起欧阳漓说过的话,一般的鬼都不敢靠近了我,要是我实在怕他们,我就不理他们。

    但我转身身后却什么都没有,眼前分明是空着。

    低头我奇怪起来,正奇怪着身背后一阵阴风冷飕飕的袭来,我猛转身,身后仍旧什么没有。

    我也是真的有点害怕了,照这么下去,满清的那只女鬼就算是不真的动手把我弄死,我也要被我自己吓死了,想必疑神疑鬼说的就是现在,我要是真的信了梦里,便上当了。

    是死是活我也认了,于是我朝着门口迈步走了过去,抬起手推开了欧阳漓唤着我不要我推开的那扇门。

    结果门开了,我倒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