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冲鬼
    推开门外面一片明亮,刺眼的光芒袭来,我忍不住抬起手挡住了眼睛,此时才发现正躺在自己寝室的床上,而我睁开眼的时候窗外正射进刺眼的阳光,我才觉得光芒刺眼许多。

    “小宁怎么这么能睡,从早上睡到晚上?”寝室里宋玲正说话,叶绾贞也说:“可能是病刚好的关系,一会我叫她起来。”

    “聂莹雪也睡着了,一个下午了吧。”宋玲说,我便仔细听了听。

    “对了,她下午没上课么?”叶绾贞问,我也从上铺爬了起来,趴在床上朝下看。

    见我醒了叶绾贞抬头看我,宋玲那边说:“不清楚,但看她脸色不好,那么白,应该是身体不舒服,等她醒了我问问。”

    宋玲说话的时候我也朝着聂莹雪那边看了一眼,果然她躺在床上整张脸白的吓人,于是我又想起梦里的聂莹雪,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忙着从上铺下去,朝着门外洗手间里跑去。

    方便了我从洗手间里跑了回来,而此时的聂莹雪也醒了。

    看见我勉强朝着我笑了笑,宋玲站在她身旁,和我说:“她有点不舒服,手脚冰凉。”

    “要不要去看看医生。”聂莹雪都对着我笑了,我自然也该对她关心,于是便问了她一句。

    她说:“我没事,可能是月事来了。”

    月事?

    聂莹雪的回答还真是有意思,这都什么年代了,她还月事。

    知道她说的什么我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反倒是觉得有些饥肠辘辘之感,只不过一想到我吃了叶绾贞的肉做的包子,我便恶心起来,什么也都不想吃了。

    看看我想去睡觉,叶绾贞却朝着我使了个眼色,知道她有事找我出去,我才说:“我有点饿了,贞贞你陪我去买点东西吃吧。”

    听我说叶绾贞也走了过来,于是我们两个便出门去了。

    出了门我便把我做梦的事情说给叶绾贞听,叶绾贞便有些怀疑聂莹雪的身份,还说有可能聂莹雪就是那只满清女鬼变的。

    “她身上没有一点鬼气,怎么可能是满清女鬼。”听叶绾贞说我便反驳,叶绾贞也说是。

    但我心里又泛起嘀咕,是不是鬼也不好说,欧阳漓还是一只大鬼呢,叶绾贞他们就都没有发现不是。

    叶绾贞的道行不如宗无泽,看不出来也有情可原,但是宗无泽都没看出来,这不是很奇怪么?

    一边走我心里一边寻思,完全忘了叶绾贞这时候把我带出来的目的了,结果我都看见宗无泽和欧阳漓两个人了,我才想起问,但不用我问他们也要说了,我便把嘴闭上也就没说。

    但我刚刚过去,欧阳漓便一步走了过来,拉起我的手腕摸了摸,给他一抹我顿时脸红,就算我们一天没见面,他也不能这么猴急。

    但就在此时,宗无泽竟然也着急的把我的手拉了过去,结果两人一人一边给我摸了起来。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是他们觉得我脸色不对,正给我诊脉。

    叶绾贞站在边上想起什么,不等两个人看完,就把我做梦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结果两人听完相互看看,脸上都浮现出了阴郁。

    “宁儿,现在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欧阳漓问我,我却想着另外一件事,宗无泽是个半路的中医,我记得他说他会医,还给我看过,怎么我怀孕的事情他一点看不出来?

    看他的表情,根本没有察觉到我怀孕的事情,这可真是奇怪了。

    “宁儿。”见我走神,欧阳漓不快的叫了我一声,我这才朝着他茫然看去,问他:“干嘛?”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欧阳漓耐着性子问我,我便摇了摇头。

    但是欧阳漓和宗无泽的脸色又都不好,于是我也是无可奈何起来。

    “师兄,我们今晚还去不去教学楼那边了?”叶绾贞问,我这才知道,原来今晚是要去教学楼那边。

    “去,看来对方已经动手了,我们要早点解决掉这只满清女鬼,要是能知道她和小宁是什么过节就好了,那样就能找到根本原因,但现在我们一定要先去找到她才行,不然这么下去,会把小宁的阳气都耗尽,到时候她趁机要是占了小宁的身子,这天下就要大乱了。”

    听宗无泽这么一说我都害怕了,忍不住朝着欧阳漓看去,欧阳漓的目光也不是太好,但他的手还是伸过来拉住了我的,于是我也不那么的害怕了。

    只不过宗无泽此时看着我和欧阳漓的眼神却带着隐隐的酸楚。

    “那我们走吧,从上次欧阳说过的影子墙进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她。”宗无泽说着已经朝着学校教学楼的后面走去,自然我们几个人要从后面跟上去。

    但我走了两步便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好像有双眼睛正盯着我们几个人看。

    只不过回头看看我又没看见什么。

    许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喜欢疑神疑鬼,这么想转身跟着欧阳漓他们三个朝着教学楼那边走去。

    到了那边宗无泽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打开了教学楼的那扇门,进去之后我忙着拉紧了欧阳漓的手,生怕他在黑暗里把我扔下。

    宗无泽进去之后去开了灯,眼前一亮我才觉得不那么的害怕了,跟着我们便朝着影子墙哪里走去。

    欧阳漓拉着我的手,将我的指尖刺破,跟着把我只见冒出来的血滴了一滴在影子墙的上面,结果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睛。

    眼前的影子墙上什么反应都没有,就是那滴血都抵在上面没有过变化。

    血滴在影子墙上慢慢的滑了下去。

    叶绾贞抬起手擦了一下,结果血就给擦了下来。

    一时间我们四个人都被这种情况意外住了,特别是我,忽然看向身边眉头轻蹙的欧阳漓。

    “应该是已经挪地方了,所以这里进不去。”这是欧阳漓最后做的总结,而我们几个也都这么认为。

    “那怎么办?”叶绾贞问,欧阳漓和宗无泽思索了片刻。

    “我们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她安静了这么久,应该也快要出来觅食了,就算我们今天找不到她,这几天她也会暴漏出来。”

    宗无泽最后还是打算找找,于是我们便找了起来。

    我和欧阳漓负责上面,宗无泽和叶绾贞负责下面,从上到下把整栋大楼找了一遍,结果一遍找下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会不会是已经走了。”离开教学大楼叶绾贞说,我们几个都看了她一眼。

    “她的目的是宁儿,绝不会就么走了,一定是她也害怕我们找到她的真身,所以藏了起来。

    但她应该躲避不了多久,这里的阴气很轻,如果我没猜错,她现在的魂魄生命值很低,所以继续采阳补阴。”

    欧阳漓说完带着我朝着教学楼的四周围走去,宗无泽则带着叶绾贞朝着另外的一边走。

    我便问欧阳漓,难道入口在外面。

    欧阳漓说:“不确定,但要找找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是在这里?”我发现我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而且有点傻。

    欧阳漓则笑着说:“感觉,我能感觉出来她就在附近,而且正在看我们。”

    听欧阳漓说我朝着四周围看了看,有些害怕,朝着欧阳漓靠的更进了,欧阳漓便将我搂了过去,趁着叶绾贞和宗无泽不在便将我抵在墙上亲了起来。

    我被他亲的有些把持不住,轻轻的溢出声来,他这才将我放开。

    但我看他的样子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他分明是额头都出汗了。

    抬起手我还给他擦了擦,他便拉着我的手在嘴唇上又是亲又是咬的,弄得人有些痒痒。

    再看看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我便也是有些脸红心跳的了。

    “你们找到什么没有?”我正低头有些难为情,叶绾贞从另外一边跑了出来,身后跟着宗无泽,我吓得魂都要飞了,心想着以后可不能再干偷偷摸摸的勾当了,忙着说:“还在找,你们呢?”

    叶绾贞走来说:“都找过了,根本没找到什么东西。”

    其实叶绾贞说什么我也是什么都没听清楚,不过她说我就跟着看看附和一下表情。

    而后宗无泽走来看了我一眼说:“看来她已经到了学校里面,这里根本找不到入口。”

    “那就麻烦了,看宁儿今天的状态,她是已经和宁儿有过接触了,不然不会进入宁儿的梦里。”

    欧阳漓的神情也是十分的严肃担忧,我便更加的担心了。

    要是要我每天都这样连续的做梦,吃叶绾贞的人肉包子,以后我也就不用吃饭了,干脆死在梦里好了。

    欧阳漓也不知道是不是能看到我在想什么,手竟不自觉的握紧了我的手,而后安抚的看着我,似乎看我这样他也很痛苦。

    只不过我看他的时候,他的那双眼睛仍旧那么平静,于是我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不早了,我们去男寝那边看看,别再这个时候除了乱子,已经死了几个同学了,再出事,恐怕学校也要瞒不住了。”宗无泽说着朝着前面走去,自然我们几个是要跟过去。

    一路出来倒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到了男寝那边。

    叶绾贞说看见了一抹绿光从寝室的三楼上面出现过,于是我们便忙着朝着男寝的三楼走去,结果到了那边果然看见有诡异的绿光出现。

    黑漆漆的地方出现一抹绿光,绝对不是好现象。

    但此时的这抹绿光,俨然和以前有所不同,竟觉得绿光有些微弱。

    其实仔细的想,每次绿光出现的都有些蹊跷,我便怀疑,这个绿光到底是不是满清那只女鬼发出来的。

    叶绾贞第一个跑了过去,宗无泽拉都拉不住,结果她一进门便冲了那只满清女鬼,也为此伤了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