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深坑
    我眼见着叶绾贞推开男寝室的门,男寝室的门里面呼啸着一抹绿光从叶绾贞的身体里穿了过去,跟着叶绾贞便失去了直觉,身体就好像是木头似的,一下倒在了上。

    宗无泽过去一把将人给抱了起来,看宗无泽右手快速的在叶绾贞的眉心画着什么,但看他画了半天叶绾贞也是半点反应没有。

    一边的欧阳漓早就去追那抹绿光了,而我站在一旁也只能干着急。

    我什么不会,更觉得害怕。

    现在不管是寝室里的男同学醒过来,还是那只满清女鬼来了,对我们都没好处,欧阳漓又一个人追了过去。

    “小宁,我们先回去。”宗无泽说着把叶绾贞抱了起来,叶绾贞就跟死了一样,身上的手脚都是一甩一甩的,连骨头都没有了似的。

    看宗无泽那么着急,我也想不起来其他了,忙着跟着宗无泽一路走了出去。

    但我刚刚离开男寝那边,便觉得身上一凉,低头看着胸口的玉佩,竟裂开了几条缝隙。

    我停下,低头看着胸口裂成雷劈纹的裂缝,心口一颤,抬起手摸了摸那块玉,莫不是欧阳漓出事了?

    不能,他说去准备什么,不可能出事。

    那他没出事,玉佩怎么裂开了。

    “贞贞,怎么了?”宗无泽抱着叶绾贞朝着前面正走,听不见我跟过去,他便转身问我。

    “没事没事。”一阵茫然我也是被自己给吓到了,忙着说了两声,朝着他看去。

    他便问我:“你手放在胸口干什么?哪里不舒服?”

    听宗无泽问我低头看看胸口的玉佩,难道说宗无泽看不见我身上的玉佩?

    为了一探究竟我便把手从胸口拿开了,结果宗无泽看了看我:“我们先离开,一会欧阳就回来了。”

    宗无泽说着转身已经走了,我这才低头看着已经裂开缝隙的玉佩,魂不守舍的跟着过去。

    宗无泽抱着叶绾贞直接去了阴阳事务所里面,还不等进门就听见瓷娃娃在门口大喊:“糟了!糟了!”

    要是平常我肯定狠狠瞪瓷娃娃一眼,骂她乌鸦嘴,但今天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白的吓人,进门一个跟头就摔倒了,趴在地上起不来。

    结果瓷娃娃还喊:“摔了!摔了!”

    宗无泽把叶绾贞抱着去了房间,根本没有留意到我,倒是周围一群鬼跑了过去,都想扶着我起来,但我身上好似是有静电一般,叫他们一个个着急无法靠近。

    “去找半面和我师叔。”宗无泽从叶绾贞的房间里面大喊,他也是不知道我摔了的事情,要是知道估计就不这么大喊了。

    爬着我从地上起来,也顾不上扫扫身上的尘土,更顾不上摔没摔疼,忙着朝着后面半面那里跑了过去。

    一进门我便喊:“贞贞出事了,宗无泽叫——”

    还不等我喊完,门口呼的的一阵邪风刮过,等我在看,半面已经不见影子了。

    转身我又去了棺材铺那边,拍了拍门板老头子从棺材铺了出来,不等他问我便说:“贞贞出事了,宗无泽教您去。”

    老头子听完二话不说朝着阴阳事务所里面走去,也只有我一个人恍恍惚惚的朝着外面看,等着欧阳漓回来。

    但我左等右等的欧阳漓也不回来,我便有些着急,想到了玉佩是有灵性的东西,莫不是欧阳漓他出了什么事?

    惶惶不安的站了很久,听见宗无泽在阴阳事务所里喊我,我忙着才回去,结果一转身又摔了一跤。

    就好像是门槛和我有仇似的,我进门他就摔我。

    起来我扫了扫,转身回去狠狠的踹了一脚门槛,这才转身回去。

    进了门便看见半面坐在叶绾贞的床上正抱着叶绾贞,一边宗无泽也是一身的冷汗直冒,看上去是遇上大麻烦了。

    一看这种情况,我忙着走了过去,看着唯一脸色好点的老头问:“怎么样了?”

    “贞贞的三魂七魄都给东西伤了,现在要用你身上的那枚铜钱帮贞贞恢复过来,要借用你的血。”

    老头说我已经把那枚铜钱给拿了出来,交给了老头,没有欧阳漓在我还针对自己下不去手,于是便把手交给了宗无泽,宗无泽含住咬了一口,指腹上立刻溢出血来。

    我看宗无泽便想,到底他不是欧阳漓,不懂怜香惜玉,欧阳漓每次都是用什么东西扎我一下,他倒是好,干脆用嘴。

    别说他下不下的去口,他的方式粗不粗鲁,我的手却难看了,就是恢复也不那么快。

    用完了我的血,宗无泽马上用一块手帕将我的手指缠上,避免再度出血。

    而此时的老头已经在运用他的道行在帮助叶绾贞了。

    只见那枚小小的铜钱在叶绾贞的头上快速的旋转,很快叶绾贞便有了一点知觉,而此时老头已经大汗淋漓了。

    铜钱收回来又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便收了起来。

    老头这才看了我一眼说:“你扶着无泽去休息,这里交给半面,我去找欧阳漓。”

    听老头这么说我看了看宗无泽,只要他肯帮忙,应该没什么事吧。

    扶起宗无泽我便朝着外面去了,不想刚刚走到门口,宗无泽一口气上不来也过去了。

    他那么重,我勉强能够扶住他,我本想喊老头一声,要他帮帮忙,我又担心欧阳漓在外面出事,我也只能自己扶着宗无泽了,免得老头去的慢了,欧阳漓出什么事情。

    老头走了我扶着宗无泽去了后院他的房间里面,进门扶着宗无泽去了床上。

    宗无泽就像是死了一样,躺下一动不动的,我便有些着急,不知道怎么帮他好。

    但想想先给他打了一盆水,擦了擦手脚,而后把被子给他盖上,便坐在一旁看着他。

    一般大神伤了都这样吧,恢复元气只是时间的问题。

    宗无泽算是睡了半个晚上,而我便低头看着胸口的玉佩。

    玉佩裂了就成了我的一件大事,我便拿着玉佩去窗口晒月光,但今晚偏偏没有月亮,便让我着急起来。

    也说不清是怎么了,心口一阵阵的烦闷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玉佩裂了,还是因为欧阳漓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

    宗无泽的房间里面坐了一会,便睡了过去,结果一睡着竟梦见了欧阳漓正站在悬崖边上。

    “你去那里干什么?”我问,欧阳漓回头看我,惊吓的我一声冷汗,我竟看到欧阳漓一脸的血肉模糊,结果啊的一声便被吓醒了。

    吓醒我看看宗无泽那边,宗无泽还在床上躺着,人气都没有似的,我擦了擦头上的汗珠,起身去了宗无泽的床边上,伸手在宗无泽的鼻子下面试了一下,还有气我也就放心了,这才坐到一边去坐着,结果我坐下便再也睡不着了。

    老头也到了早上都没回来,早上宗无泽倒是醒了,看见我坐在他房间里面叫了我一声,我这才看他,起来问他怎么样了,他便对着我笑笑,说他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我又给他倒了一杯水,扶着他起来坐下。

    看了他一会我就想要离开,他便叫我,于是我转身看着宗无泽。

    “你是担心欧阳?”宗无泽问,我也没说什么,转身去了门外。

    出了门便站在阴阳事务所的门口等着,结果等来等去也没有把欧阳漓等回来,于是我便有些着急了,回去看看叶绾贞没事,便回了学校那边。

    学校里倒也没出什么大事,但我没看见老头哪去了。

    我先回了一趟寝室,此时还没到上课的时候,但寝室里也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倒是聂莹雪还在寝室里面,似乎是身体有些不适,竟躺在床上轻轻呻吟。

    其实我现在忙得焦头烂额,哪里有心思管她,但看她那么不舒服,脸色又很白,便过去看了她一眼,不想竟看见了另外的一个画面,顿时让我站在那里没有反应了。

    时间好似定格在了昨天晚上叶绾贞进去男寝寝室的那一瞬间,但我看见的却不是叶绾贞进去,而是叶绾贞站在门口的那一瞬,叶绾贞看见的,以及那一抹反射出来的。

    一只女鬼正骑在一个赤裸男同学身上,头发漆黑稠密,但是却很长很长。

    因为叶绾贞的出现,女鬼被打扰,忽然朝着叶绾贞那边看去,一只青面獠牙的女鬼目光凶狠的直袭叶绾贞,呼啸着便朝着叶绾贞去了,结果另外的一幅画面也顿时袭进了我的脑海里面。

    那是一口漆黑的棺材,棺材里躺着满清那只女鬼,原本满清那只女鬼的脸色十分安详,但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忽然尖叫着瞪大双眼醒了过来,双手高举要抓什么人,指甲那么的长,还长出了吸血鬼一样的两颗尖牙。

    僵尸?

    我朝后退了两步,难道说满清那只女鬼已经化僵了?

    看看躺在病床上面一脸雪白的聂莹雪,看看我便转身走了。

    欧阳漓还没回来,我不能再多管闲事了,而且我看聂莹雪也不像是什么好人,好好的我看着她怎么会想起满清那只女鬼来了,怕也不是什么好兆头。

    出门我便朝着学校男寝那边走去,昨天欧阳漓就是在那里消失去追女鬼的,想必一定走不了多远,我好好找找,一定能找到他。

    但我在男寝那边找了一天,也没看到欧阳漓的影子,还给几个男人追着问,要找谁,一看他们就不是好东西,分明就是要占我便宜,我也不好在多逗留,便忙着走了。

    不过我也没走远,而是去了学校教学楼的后面,我是要去看看,到底那只满清女鬼还在不在那里。

    要是在,欧阳漓追的要是她,欧阳漓必定会出现在那里,就是不在也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但我过去还是什么都没找到,而此时天都黑了,我要是再不走,剩下我一个人,要是出了事都没人知道。

    可我又不甘心,便绕着教学楼的外面找,在我看来,就算是满清的那只女鬼知道我在这里,她现在明显很虚弱,也不一定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我便绕着教学楼的后面找了起来,一边手里握着宗无泽的那枚铜钱,一边手里攥着棺材。

    天黑路滑,我竟掉进了深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