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失踪的欧阳漓
    一脚踏空人便掉了下去,跟着就是一阵翻滚,等我反应过来,人也已经掉到了深坑的下面。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上面无形中脱了我一下,我竟没有摔坏,我便也是一阵奇怪,于是便抬头看,抬头果然看见了有两只泥巴鬼在上面一个拉一个的拉着我。

    我也是呼了一口气,好险!

    我朝着泥巴鬼笑了笑,而后便朝着身边四周围看了一眼,发现这下面倒也不深,但是四周围却很黑。

    但黑是黑,却能看见有两通道在两边,我便起来扫了扫身上,朝着其中的一条走去。

    不想耳边再度传来古墓里欧阳漓的声音:“宁儿,去左边的那条。”

    听欧阳漓说,我抬头看了看,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难道说他在这附近?

    “你在哪里?”我问,欧阳漓便说:“我现在脱不开身,宁儿,你去左边的那条,他在里面,把他先带出来,等本王回去替他医治。”

    听欧阳漓说我便知道,他确实是受了伤,便马上朝着左边的那条通道走去,谁知道走进去不远便听见打斗的声音,其中还有老头的大声呼喝声。

    “孽畜,你连他都想占,看来你是真的要不行了,看本道今天不打散了你,省的你在祸害人间。”

    听老头说我忙着朝着里面跑去,结果我一进去便看见满清女鬼一脸凶神恶煞的正与老头纠缠,而老头的身后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欧阳漓。

    一看到欧阳漓我也顾不上其他,忙着跑了过去,结果一看见我,满清女鬼眨眼便跑了。

    老头忙着找了找,抬起手掐指算算,这才回来看我。

    “欧阳漓,欧阳漓。”我一直在叫欧阳漓,但欧阳漓一点反应都没有,昏迷着像是死了一样。

    老头也是给累的快不行了,但他还是弯腰将欧阳漓一把抗在了肩上,扛着小鸡一样朝着外面走。

    我忙着跟了过去,一路上也顾不得其他,一心拉着欧阳漓的手,平常欧阳漓的手不冷总那么温热,但今天他的手烫人的厉害。

    我以为人要是病了手脚都是冰冷的,但他怎么会这么烫,总不至于这么快就发烧了。

    老头一边走一边说:“别掉以轻心。”

    听老头说我忙着把棺材和铜钱拿了出来,顿觉周围的阴气散了不少。

    要是再不行,我就把手指咬破,弄点血出来,兴许就没什么东西敢靠近了。

    我哪里知道,此时的血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一两只小鬼还可作数,但要是遇上了有些道行的,却什么用都不管了。

    到了洞口老头朝上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为难怎么上去了,我便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珠子,摸了摸把泥巴鬼召唤了出来。

    老头看我身边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的泥巴鬼倒是一点不吃惊,反倒是说:“比起你家老祖宗你可差远了,才这么几只。”

    我尴尬笑了笑,看了一眼他肩上的欧阳漓,便说:“我的资质不好。”

    老头笑了笑,泥巴鬼抱起老头和我,老头扛着欧阳漓,把我们送了上去。

    等我们到了上面,我又摸了摸珠子,泥巴鬼一眨眼又回到了我的珠子里面。

    朝回走怕人看见,我和老头走的都是小路,好在已经天黑了,学校里面也都安静下来,没什么人出来,我和老头一路回去也都顺当。

    离开了学校两个人一路回了阴阳事务所里面,进去老头便把欧阳漓送去了宗无泽那边。

    此时宗无泽已经醒了,就是叶绾贞都已经没事了。

    见我们回来他们都去了宗无泽的后院,宗无泽一看欧阳漓的状态,马上叫人封了阴阳事务所的大门。

    老头把欧阳漓放到宗无泽的大床上面,扶着欧阳漓躺下。

    宗无泽忙着去了床边那里,拉着欧阳漓的手腕给他诊脉,但是诊了一会却眉头深锁起来。

    “看不出伤了哪里。”宗无泽说着看了看欧阳漓的眼睛,也说:“他的脉象平稳,不像是伤了身体,倒像是把魂给伤了。”

    说到把魂魄伤了,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以往只听说魂被勾走了,今天却听见一个说伤了的。

    不过我现在都怀疑欧阳漓到底有没有三魂七魄,宗无泽说的话也就不那么的相信了。

    但他们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救欧阳漓的方法才对。

    宗无泽转身去写了两道黄色符箓,准备给欧阳漓贴上,我便有些心急,欧阳漓是只鬼,贴了那个东西更不用好了。

    正当我要出言阻止,老头说:“不用了,让他躺着,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好了。”

    宗无泽看看老头,问:“师叔,您是不是算出什么了?”

    “天机不可泄露,就不要问了,你也要注意身体,这两天看住他。”老头说完便转身出去了,我看看欧阳漓,忙着端水给欧阳漓擦了擦,其他的人都站在一边看,特别是宗无泽,坐到了一边看着我忙前忙后。

    后来叶绾贞说还有些不舒服,人走了,半面也跟着她去了外面。

    房间里就剩下欧阳漓宗无泽还有我三个人了,宗无泽便问我:“要是我也这样,你也这样照顾我么,小宁。”

    听宗无泽说我看了他一眼:“昨天我就这么照顾的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要不你的手谁给你擦的?”

    我其实也没有要宗无泽感激我的意思,话赶话的就说到了这里,就说了。

    宗无泽听我说微微愣了那么一些,而后面朝着我笑了笑。

    笑容挺好看的,他还说:“那谢谢小宁了。”

    听他说我便也没说什么,继续照顾欧阳漓。

    这一夜我始终坐立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特别是低头看胸口那块玉佩的时候,便觉得越发的不踏实。

    这玉好好的,怎么会裂成了这样,欧阳漓不远千里万里的给我传音,他明知道我有难,却没有出现,是不是他也出事了。

    要不是,怎么眼前这个欧阳漓会伤的人事不省。

    我想起身去晒晒月亮,可起来去门口看看,外面却漆黑一片,根本没有月亮。

    沉闷的叹了一口气,人要是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就是月亮都不出来了。

    这一夜我过得异常的漫长,即便是宗无泽和我说了许多的话,我也都忘了他和我说了什么。

    宗无泽后来也累了,便靠在一旁睡了一会,看他也不容易,便拿了一件衣服给他披上了,竟听见他梦呓着我的名字,宁宁宁宁的叫我。

    看了他一会我便也不管他了,他这么叫我让我不自在,我便去了床上坐着,结果等天亮我也困得不行,人也趴在欧阳漓的身上睡过去了。

    但天都亮了欧阳漓他也没醒过来,我便更加的担心了。

    早饭吃过我去找了棺材铺的老头子,结果进去便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便朝着老头的棺材铺里面走进,进去我才知道这股腥臭的味道来自哪里。

    原来,昨晚老头和满清女鬼打架的时候被满清的女鬼咬了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面了。

    昨晚我只顾着担心欧阳漓,根本也没想过别的,此时我才发现,老头的手已经溃烂,而且老头的脸色不好。

    而此时老头的手里正握着一把刀子,桌上放着蜡烛,老头似乎刚刚给刀子消毒过,刀子上面还有烟熏出来的黑色。

    看见我老头眉头皱了皱:“你怎么来了?欧阳漓醒了?”

    “没有。”老头是为了去救欧阳漓才受的伤,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便走了进去,拉着椅子坐到了老头的面前。

    “你想怎么办?”看样子是要把这只手废了吧?

    老头笑笑:“这东西有剧毒,我要是不把这些溃烂的肉都去掉,我很快就要成僵尸了,到时候谁都控制不住我,我要把这些肉都去掉,你看着我,万一我出了事,就用边上的大蒜把我缠上,用那个银器刺穿我的心脏。”

    老头说的吓人,我听的也十分认真,虽然有些下不去手,但总比看他成了僵尸的要好,于是我便点点头。

    看我点头老头便笑了,他还说我没良心。

    但低头老头的手已经开始用刀子在自己另外的那只手上削肉了。

    一刀下去黑色的血留了出来,地上放着一个盆子,盆子里面是一盆清水,水里面有三张符箓纸,黑色的血落在里面,立刻冒出一股黑烟。

    “她已经开始化僵了,现在虽然刚刚形成,却已经能够在里面来去自如,假以时日就是飞尸,到时候谁都阻挡不了她。”

    老头越说越是严重,我便也是一阵心寒,虽然我也不明白飞尸是什么东西,只听过叶绾贞说过跳尸的事,但看老头的脸色也知道,飞尸一定很厉害。

    老头说我边看着,很快老头的一只手削的光剩下骨头了,而后血成了红色,肉也都没有了。

    见老头的小指上面还有一抹黑色,老头毫不犹豫,一刀下去把小手指的骨头削了下去。

    跟着老头把三道黄色的符箓贴在手骨上面,血粼粼着实吓人,但老头撒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他的手上,再看他的手,上面的血就不流了。

    而后老头便要我帮忙包扎上。

    整个过程骇人惊悚,好在我还是挺过来了。

    等我给老头包扎完,老头也回去床上躺着了,看他一躺下就睡了,再看看他那只受了伤的手,我也不好把他叫醒,便起身回了阴阳事务所。

    “醒了!醒了!”一回去,瓷娃娃便在门口大喊,我忙着朝着里面跑,结果门口又摔了跟头,但我顾不上疼不疼的,起来便朝着后院走去,结果去了后院欧阳漓还真的醒了,只不过他这次醒来,对我却什么记忆都没有了,一忘就忘得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