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新来的插班生
    不等进门,我便听见宗无泽的房间里面一帮人说话,其中不乏一直看热闹的鬼魂。

    自然说话的那几个是宗无泽和叶绾贞他们。

    走到门口我也没敲门,着急着想要看到欧阳漓,便就这么进去,结果我一进门,所有人包括那些鬼魂都闪开,给我闪出了一条路来。

    自然我看到欧阳漓也容易许多。

    欧阳漓正坐在宗无泽的床上坐着,气色看上去还不多好,但总算是醒了。

    他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胸口微微的敞开,此刻看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我便朝着他抿唇笑了笑,忙着朝着他走了过去,坐下便把他的手给拉了过来。

    其实平常我也不是这般的不知害臊,但我实在是担心的他不行,如今看他化险为夷,自然是高兴的忘乎所以了,于是我便伸手拉了他一把。

    谁知看我拉了他的手,他竟把手拉了回去。

    对我露出十分生疏的眼神。

    我微微的愣了一下,许是他觉得人太多了,和我不该有这般亲密的行为,便也没说什么,倒是把手放到了一边。

    “你好了?”我问,脸上一片欣喜。

    他答,回的毫不陌生:“你怎么也在这里?”

    一时间我便愣住了,欧阳漓言语间明显遮不住的陌生与疏离,我便朝着四周围看去。

    只听叶绾贞说:“他现在只记得他是学校的老师,刚刚来这里找过我们,其他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学校的老师?

    来阴阳事务所找过我们?

    但那都是多久的事情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和欧阳漓已经认识了,怎么会——

    那我和他在后山认识的画面他岂不是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这么想我便有些紧张,看着他问:“你真的都忘了?”

    见我问他,欧阳漓不说话了,漠然的脸朝着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眼,而后便什么反应也没有了。

    “小宁,你别着急,他刚刚醒过来,兴许什么时候就想起来,别着急,这些都是暂时性的。”叶绾贞从旁劝我,我还能说些什么,也只能暂时这么想了。

    但我坐在床上没有起来,反倒是满眼狐疑的盯着欧阳漓看,许是被我看的不自在了,他便要下床,但他身体实在是虚弱,没等下来脸就更白了。

    我忙说:“别下来了,我起来。”

    看他就是不想看见我,于是我便起身挪了几步,站到一边去看他了。

    他这时候也不再看我,而是好好的坐了回去。

    我看他八成也是想要把我赶下床,看我离开他便也不打算下来了,自然看他这样对我,我心里也是不舒服。

    但他现在病了,能醒过来已经不容易了,我也要理解。

    没说什么我朝着一旁站了站,宗无泽便看了看我,见他看我我才勉强笑了笑,而后朝着宗无泽问:“他没事了吧?”

    “说不好,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没事了,只是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不定是撞了头吧。”我说,眼眸已经忍不住朝着欧阳漓看去,但他始终也不多看我一眼,叫人着实有些郁闷。

    以往他总盯着我看,我到也不觉得什么,如今他不看我,我反倒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了。

    不过他既然已经醒了,我心里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坐了一会他有些累了便对着我们几个人一群鬼说,宗无泽边看了我一眼说:“那我们先出去,让他休息吧。”

    “师兄,让他住在这里,那你呢?”叶绾贞急忙的问,我也看着宗无泽。

    “我去他的房间睡,哪里其实都一样。:起身宗无泽去了门外,我们也都跟了出去,但我走到门口还是回头看了看他,只不过不知道是他太累了,还是他不愿意看我,我总觉得他很烦我,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出去我把房门关上,这才跟着宗无泽叶绾贞去前面。

    此时半面在厨房那边做饭,我便去了那边,问半面要一碗面皮,端着去了欧阳漓那边,抬起手敲了敲门。

    “有事么?”欧阳漓门里问,我便说:“要吃饭了,你吃点东西。”

    里面沉默了一会:“不吃了,你们吃吧。”

    听他说好像是不愿意见我,但他的肚子我还有些担心,于是便推开门走了进去,但他见我进去脸色一寒不好看了。

    “你怎么进来了?”他问我,我便一时间语塞了。

    放到过去我不进来他都拖着我进来,放到现在我想进来他都轰我出去。

    “你先吃点,我放下了。”不知道说什么,我只好把面皮放下,转身去了外面。

    其实我想和他说说我和他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我又解释不清楚,外人也不知道我和他整天在一起的事情,看他的样子,我要是现在和他说我和他的关系,许是他会以为我是个疯子。

    解释的事就此作罢我也不再说了,看他没事我便也放心了。

    要回去睡觉了,宗无泽从欧阳漓的房门口叫我,我便抬头看他,原来宗无泽也没有去吃饭。

    “怎么回来了?”宗无泽问我,我也不知道他这句话问的是那般,是我去看欧阳漓回来了,还是我不吃饭回来了。

    抬头我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夜晚,星星倒是有几颗,却就是不见月亮。

    也不知道这天是怎么了,怎么总也看不见月亮。

    看不见我便也不看了,倒是和宗无泽说起话来了。

    “你怎么也回来了?”听我问宗无泽便说:“过来看看,吃饭去吧,你这两天也没吃好睡好,吃了饭好回去休息。”

    听宗无泽说我便跟着他去了吃饭的地方,叶绾贞打开了阴阳事务所里面的外灯,周围也算亮堂。

    饭菜都摆好我们便坐下吃饭。

    半面的饭菜做的不比叶绾贞差多少,一样的好吃,我也有几天没好好吃饭了,欧阳漓虽然不认识我了,但他看上去没事我也放心许多,饭菜吃了不少,吃完便回去休息了。

    只是今天晚上的外面出奇的黯淡漆黑,躺下我还有些睡不踏实,总觉得不安全。

    但想到睡着兴许会去见欧阳漓,我便也安心了许多。

    只不过这一晚我睡了一整晚的觉,一夜也没有梦见过欧阳漓。

    早上晨光刚刚扑上脸庞,我便从床上睁开眼睛醒了,醒来后低头看看胸口的玉佩,丝毫没有复原的迹象,心里边一番嘀咕。

    难不成欧阳漓真的出事了,所以就是玉佩都不能愈合了。

    起来我熟悉一下去了外面,叶绾贞早早就起来了,正在院子里散步,看见她我马上和她打了个招呼,起身就去了后院,准备去看欧阳漓,结果我去了才知道,欧阳漓一早就回学校那边去了。

    听说欧阳漓回去我茫然了一阵,要转身的时候叶绾贞从后面走了过来,站在我身后抬起手拍了我一下。

    “欧阳漓说想要加入我们,还说他还会回来,但是学校那边他要回去,晚点我们去学校,我陪你去找他。”

    听叶绾贞说我朝着她笑了笑,心里却有自己的一番打算。

    只不过没说出来而已。

    一前一后我和叶绾贞去了前面,半面的饭菜也做好了,几个人便去吃饭。

    吃过饭我特意跟半面要了点吃喝,拿着去了老头棺材铺那边,不放心老头我总要过来看看再去学校。

    棺材铺里一如往常一样,进门我也没招呼什么,直接朝着老头睡觉的那屋走去,进门地上那个盆子还在那里。

    我叫了老头一声:“老头。”

    老头也没答应,我便走了进去,看老头果然是在床上躺着就走了过去,听到我过去,老头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这才眼皮一开一合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还记得我?”老头说我便笑了,一边问他有没有事一边把手里的吃的放下。

    我抱了一个大碗过来,碗里面有菜有肉,都怪我平常没有注意老头喜欢什么,这时候也只能把半面做了的都给他带一点来了,我还给老头带了两个馒头过来。

    老头看了一眼,伸手拿了一个馒头,送到嘴边咬了一口,放下拿起筷子又吃起肉,我便知道老头是喜欢吃肉了。

    “老头,你的手怎么样了?”我问老头看也不看我的说:“以后是废了,好在命是保住了。”

    听老头说也觉得怪可惜的,但是能保住命也是好的。

    “我要去学校了,我走了。”说完我便起身朝着外面走,老头也没说什么,我便直接离开了。

    出了门叶绾贞正在阴阳事务所的门口等我,问我干什么去了,我便在去学校的路上把老头为了救欧阳漓被僵尸咬伤的事情说了出来。

    “还有这事?”叶绾贞似是不大相信,她不相信我也是半点办法没有,也不再多说,但她就是喜欢说,这一路也是没少和我说这件事情。

    好在到了学校她还有所收敛,也不那么说了。

    早饭我们都吃过了,也没有去寝室那边,直接去了学校的教室那边,早上有一堂自习课,自习课我们自己上,老师也没过来。

    但自习课上发生了一件挺怪的事情,聂莹雪竟然也过来我们这个班上课了,她明明是高我们一个年纪的,怎么突然来了这边,太奇怪了。

    更奇怪的还不是这些,更奇怪的是我们第二节课上课的时候。

    因为是欧阳漓的课,我十分的期待,能见到欧阳漓我便也高兴,我也希望他能想起什么,可结果等他来了,他没认出我,却对另外一个女同学产生了好感,而这个女同学便是刚刚转班过来的聂莹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