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欧阳漓的冷漠
    上着课欧阳漓便总是盯着聂莹雪看,他的目光叶绾贞都发现了,我岂会看不到。

    只是他现在的样子,更多的我是担心,至于叶绾贞所说的极度,摸着良心讲我都没有。

    下课叶绾贞拉着我去找欧阳漓要去问问,正走到那里,看见欧阳漓叫了一声聂莹雪,聂莹雪便堂而皇之的走了过去,我便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步了。

    也不知道欧阳漓在和聂莹雪说些什么,聂莹雪竟然会脸红了。

    我咬了咬嘴唇,叶绾贞说的对,我是很嫉妒。

    好好的,他找聂莹雪干什么。

    再说说那个聂莹雪,她不是要为了男朋友报仇么,怎么还能对着其他的男人那么生气。

    看他们我就有些不高兴,不愿意看,转身便走了。

    叶绾贞从我身后叫我,我哪里愿意理她,一个人还嫌烦。

    看我生气叶绾贞便也不来追我,但我走了一会看叶绾贞没有跟着过来,便又转身折了回去,去找欧阳漓了。

    一边走我还一边说,欧阳漓在学校里面那么受欢迎,聂莹雪也不是圣人,会脸红也没什么。

    别处没找到,我就去了欧阳漓的办公室那边,抬起手敲了敲欧阳漓的办公室门,欧阳漓便叫我进去了。

    看到我欧阳漓也是意外了一瞬,似乎他就没想到我会找他找到办公室里面。

    其实我也没有想要干什么,但我进了门,反倒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于是我便说:“我是来帮你恢复记忆的,你跟我走吧。”

    我们下午没课,我想带着欧阳漓去后山看看,去了兴许他就能想起什么也说不定。

    其实我也是一时情急,要不他问我找他干什么,我说不出来倒也觉得尴尬了。

    只是我在门口站了一会,路过的人倒是有几个,经过看我在门口等着欧阳漓,便交头接耳起来。

    以往我都有些担心,但此时我倒是变得平静起来,现在的情况,就是别人说出大天来,欧阳漓八成也不想理我吧。

    等了快一节课的时间了,欧阳漓都没有出来,反倒是把宗无泽等了出来。

    我差点忘了,宗无泽的办公室也在这边。

    看到我宗无泽便走了过来,问我:“你怎么来了?”

    我只好说:“我想帮他恢复记忆,想带着他去后山上面看看。”

    听我说宗无泽也只是沉吟片刻,沉吟之后他便信了我。

    “那怎么没进去?”宗无泽问我便显得无奈起来,我怎么能是没进去,我分明是进去了,欧阳漓他没理我。

    “我去看看。”见我不说话宗无泽也没敲门,直接推开了欧阳漓的办公室门,看宗无泽进去门没有关上,我便也跟着一起进去了。

    欧阳漓正伏案看书,看到我和宗无泽也是意外了一瞬,而后看着我和宗无泽想着什么事情。

    “我们想带你去后上看看,看看你能不能想起些什么。”听宗无泽这么说,欧阳漓才从椅子上面起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我看了一眼欧阳漓,但他没理会我,我便跟着宗无泽去了门外,等欧阳漓把自己办公室的房门锁好,我们才带着他朝着后山走去。

    一路走我始终跟在两个人的身边,自然有些学生便看见了我们,期间也听见一些羡慕的话。

    但没人怀疑什么,都是说两个老师特别关心我的话。

    一边走宗无泽一边和欧阳漓说他的事情,但宗无泽不管怎么说,也都说不到我和欧阳漓,这边让我有些无奈。

    不过我也不怪宗无泽,毕竟很多事情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更别说他一个外人了。

    他又不知道我和欧阳漓的那些事情,不说自然也不奇怪了。

    走了一会便到了后山,但后山上面此时显得狼狈,那块坍塌下去的山更是如此,上面也没见长草,便也难看一些。

    欧阳漓停下站在那里站着问:“为什么塌了?”

    宗无泽便说:“还不清楚,但过了七月十五这里就坍塌了,应该和那个鬼王有关,我们还不得而知。”

    “为什么不阻止他成王?”欧阳漓这话八成也是脑子摔坏了才会说,不成王就要灰飞烟灭了,亏他说的出来这话。

    宗无泽看他,笑说:“人有人途,鬼有鬼道,很多事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

    欧阳漓便眉头皱了皱:“但他害人就不对。”

    “其实他也没害谁。”我在一旁默默嘟囔,不是我说,是我到如今都没见过欧阳漓害过谁。

    不想听我这么说欧阳漓的目光便冷了冷,我方才知道,一个人的性情是会在失忆之后大便的。

    见欧阳漓不悦我也不好说些什么,便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

    宗无泽在,我也不好带着欧阳漓去山洞里面,只好带着他去了一些有过我们回忆的地方,但他始终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也是无话可说了。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才决定要回去,谁知道下山的路有些不好走,而欧阳漓好似是没来过一样,脚下滑了一下,险些从山上掉下去,我担心他,忙着伸手去拉,结果他是没事了,反倒把我摔得不轻,整个人从山上滚了下去,要不是宗无泽拉着我,掉下去能摔死我。

    脱险我便抬头一脸茫然的朝着欧阳漓看去,他明明可以拉住我的,但他竟没有管我。

    坐在那里我发着呆,是宗无泽一把将我搂在了怀里,吓得说话声音都变了。

    “吓死我了!”宗无泽这么说着,我朝着欧阳漓看着,看他走来眉头皱着问我:“没事吧?”

    没事吧?

    他怎么就问了我一句这些?

    宗无泽推开我忙着看我的身上,结果我竟划破了手臂,手臂上面流血了,看看手臂上的血,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回了他一句没事。

    跟着我就想要起来,结果不等我起来,发现脚也受了伤,好像是扭了。

    宗无泽忙着蹲下把我的鞋和袜子脱了下去,给我看脚。

    我摇了摇头想说没事,宗无泽便有些生气,朝着我说:“怎么没事?都扭了,别在动了。”

    听他说我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我确实是伤了脚了。

    看看宗无泽焦急的样子,再看看冷漠的欧阳漓,便有些不舒服,纵然是我和他没多少关系,他也不能这样对我,刚刚要是没有我,摔下来的就是他。

    想想我便有些生气,但此时宗无泽已经把我的脚摸了过去,正在小心翼翼的给我推拿,我有些难为情便脸上有些红了,正当我想要推开宗无泽的时候,宗无泽的手上一用劲,我便觉得要疼死过去了,忙着嚷嚷疼。

    “好了,不疼了!”听宗无泽说我便低头看着自己的脚,确实不那么疼了,于是便动了动,果然就不疼了。

    不疼了我便想要起来,谁知道我还不等起来,宗无泽便将我抱了起来。

    山上的路已经走完了,他这么抱着我到也没什么难走的了,只不过男女有别,给宗无泽这么抱着总归是不好,我便说:“我自己能走,你放我下来。”

    宗无泽却说:“你伤了骨膜,等会我给你敷了药你才能下来。”

    给宗无泽说我便也不再说什么了,但还是看了一眼边上始终一脸冷漠目光看我的欧阳漓。

    看他我便泄气,好好的他怎么就失忆了。

    现在他看我拒人千里之外,叫人不舒服。

    我本以为宗无泽会把我带回阴阳事务所里面,谁知到他会把我抱回学校里面,结果这一回学校,便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好多人也是在背后议论。

    不过我脚确实伤了,宗无泽帮我也算正常。

    为了不让人说我和宗无泽的闲话,宗无泽给我包扎好我故意说疼的走不了,周围人也就不说什么了。

    其实我也是没办法,好在叶绾贞来了,看我这样心疼的不行,还说我好好的怎么从山上掉下来了。

    看我手臂上面也包扎了,便掉了几滴眼泪。

    看叶绾贞哭我也有些不舒服,便说:“不疼了,真的,要不你看看,我走给你看看。”

    起来我还走了几步,好在屋子里面没人,只有宗无泽欧阳漓他们。

    相互看看,叶绾贞才说:“以后你别管他了,我看他一点不识好歹。”

    给叶绾贞说欧阳漓看她一眼走了,反倒是宗无泽解释:“他也是身不由己,小宁,你别在意。”

    我怎么不在意?

    看着欧阳漓离去的背影便有些失落。

    等欧阳漓走了,叶绾贞把我扶了起来,我跟叶绾贞和宗无泽说了两句话便回了寝室那边。

    进门寝室的室友一看我又受了伤,便也是一脸的无奈。

    “小宁,你要不要跟我们去求神拜拜,你怎么总能遇上事情?”宋玲是个老实人,说话就比较实在。

    别人都不说的话,她就说,对她我也是习以为常了,笑了笑便打算去上铺,叶绾贞要我睡在下面,说她去睡上面,省的我去洗手间什么的麻烦。

    看她坚持,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便和叶绾贞换了上下铺睡,就是晚饭都是叶绾贞给我送过来。

    但也不知道是我换了地方,还是其他怎么了,睡在下铺竟是整夜都睡不着。

    不知道怎么了,左边眼睛半夜的时候开始疼,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在剜我的左眼。

    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从床上醒了过来,而此时叶绾贞也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