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这世间,真有这样美好的女子?
    封立昕已经开始用呼吸机了。这些天,他越发觉得自己的自主呼吸变得困难。

    “老金,我的并发症是不是很严重了?”他朝收拾呼吸机的专职医生老金问道。

    “不严重。只是肺部出现了点儿炎症。”老金隐约其辞。

    “行了老金,你不用跟我隐瞒了。其实死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解脱。”

    做为封立昕专职医生的老金,更能体会封立昕每日忍着剧痛的煎熬:他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弟弟封行朗。

    老金叹息一声,“不仅仅是肺部,你肝脏的造血功能,你肾脏的排泄功能都开始出问题了。”

    “你直接说:我还有多少时日可活?”面对死亡,封立昕却问得平静。

    “如果每天仅仅只是保守治疗,最多不超过三个月。”金医生如实回答。

    “三个月……三个月……如果我就这么死了,行朗会更孤独,更寂寞,也就更加的仇恨封家其他人!我真的舍不得他今后的日子只有仇恨为伴儿。那会毁了他的一生。我想给他找个好女人,在我死后能好好照顾他!”

    “谈何容易啊!以二少爷的性子,他怎么肯在这个时候娶什么女人呢?”老金摇头叹息。

    “终归要试一试的。”

    封立昕每天的药汤,都是封行朗亲自喂的。无论多忙,他都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赶回来。

    而这一回,封立昕却把头侧到一边不肯喝,“行朗,什么时候帮我把弟媳娶回家啊?”

    又是这老生常谈的话题。封行朗知道哥哥用心:他想他死后,自己能有人照顾!

    “你这个大哥尚未娶妻,我这个弟弟着什么急啊。”封行朗推脱。

    “我这不人不鬼的模样,哪还有女人肯嫁?分明是要拖累人家姑娘。再说了,我有悠悠就够了!”封立昕淡淡道。

    完全是句大实话,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封行朗将勺中的药送至自己的唇边试了下温度后,再次送到了封立昕的唇边。

    “你不听话,哥心情不好,不想喝!”

    封立昕用上了儿时的招数。只不过那时候大多是为了哄封行朗喝药。

    他能够感觉到:弟弟封行朗眼眸中与日俱增的仇恨,他怕自己死后,封行朗真的会被仇恨吞噬掉。除了报仇,再也没有任何能让他眷恋的人了。

    如果他有了一个家,有妻有子,那就不同了!

    封行朗缓缓的将药勺放回碗里,淡淡道:“要不这样,以你封立昕的名义征婚,如果真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应婚,我就娶她!如何?”

    封立昕一怔:没想到封行朗会答应,更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以我的名义征婚?你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家姑娘吗?”

    “我知道你是怕我孤独。但如果这个女人没有足够的善心,心灵不够干净,目的不够纯粹,你又岂能放心把你弟弟的终身交给她?”

    封行朗可以肯定:不会有什么心灵纯净的女人会来应婚。即便有,也是另有所图。

    封立昕当然不放心!可似乎觉得弟弟封行朗的这个歪理,听起来还是有那么点儿道理的:一个心灵不干净,目的不纯粹的女人,也照顾不好他的弟弟。

    更加捂不暖封行朗那颗仇恨孤寂的心!

    可这世间,究竟有没有这样美好的女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