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谁嫁?
    要说人选,首当其冲的便是夏家三千金。

    夏以琴,夏以琪,夏以书。

    其实夏家还有另外半个千金,就是一家之主夏正阳的外甥女,林雪落。

    封家奢华的长加林肯就等在夏家的门外。可夏家的书房里却吵成了一团。

    封家曾有恩于夏家。一家之主的夏正阳曾经就夸下海口:“我夏正阳的三个女儿,随你们封家少爷选!”

    而现在就是他见证诺言的时候。

    夏以琴:“爸,你今天要是逼我嫁给封立昕,明天就准备好替我收尸吧!说不定不用等到明天,一出夏家的大门,我就会死给他们看。”

    夏以琪直接将一个化验单拍在了父亲夏正阳的面前,“我怀孕了!你要是非逼我嫁给封立昕,那我就告诉全天下的人,说我给封立昕戴绿帽子了!看到时候丢的是谁的脸!”

    夏以书冷声,“爸,我才17岁,还未成年。”

    哐啷一声巨响,气不过的夏正阳将手边的茶具一股脑的摔砸在了地上。

    “我夏正阳白养大你们三个白眼狼了!封家对我们夏家有恩,要不是当年封立昕出手相救,我们夏家早就破产了!现在就是我们夏家回报恩情的时候,可你们一个个的知恩却不报!这是非要逼着我夏正阳当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吗?”

    夏家三千金都闭上了嘴,一声不吭。

    一张两个月前的旧报纸从一个美妇的手中丢在了书桌上。

    “正阳,你先别着急怪你的女儿们。你先看看现在的封立昕都成什么样子了吧。他已经被那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了!即便要报恩,你也不能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坑你推啊?”

    说话的女人是夏正阳的老婆,夏家三千金的妈妈温美娟。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先拿到报纸的夏以琪发出一声惊悚的尖叫,立刻把手中的报纸丢开。

    夏正阳拿起报纸看一了眼,不由得眉头一皱,叹息道:“没想到封立昕烧得这么严重!”

    夏以琴:“爸,封立昕明知道自己烧得不人不鬼,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还非要逼你履行当初的承诺,我看他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温美娟:“正阳,我觉得以琴说得对!看封立昕目前的状况,根本就不能行什么夫妻之欢!他娶一个女人回家干什么?当保姆吗?”

    “我觉得他应该是心理扭曲了,想折磨女人。”一声不响的夏以书突然幽幽的说道。

    顿时书房里便弥漫起了恐怖的诡异。

    “大舅,封家的管家已经在客厅里等了好久。”

    林雪落进来的时候,温美娟立刻两眼放亮,她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林雪落的手,“正阳,外甥女也算半个女儿!封立昕可是封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雪落嫁过去享福,也好过留在我们夏家受苦啊。”

    雪落的心一凉,淡淡的反驳一句:“真有这么好,为什么舅妈你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去封家享福呢?”

    “林雪落,这二十年来,你吃我们夏家,住我们夏家,也该是你回报我们夏家的时候了!”夏以琪嗤之以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