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总要用一种方式来沟通
    对于二少爷这个新郎装扮吓唬自己新娘的行为,安婶是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她深知二少爷封行朗的脾气,要是现在跟太太坦言了,大家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太太的下场只会更惨!

    可看到林雪落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安婶又于心不忍。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好吧,那太太就委屈着跟我将就一晚吧。”安婶终于还是答应了。

    想把雪落劝回婚房,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如果硬逼,只会把雪落逼回夏家去,那就更不好了。

    “谢谢安婶。”雪落紧紧的跟在安婶的身后进去了她楼下的房间里。

    二楼的医疗室里。

    看着屏幕上在安婶怀里哭得楚楚可怜的林雪落,封立昕微微叹息一声,“这个行朗,又在假扮我吓唬雪落了!雪落现在可是他的妻子啊……这小子真够欠揍的!”

    封立昕顿了顿,喘换了一口气,“老金,你去把那行朗叫过来,我要好好说说他。”

    可金医师却不认同的摇了摇头,“我觉得他们这样挺好的!以二少爷的性子,你越是逼他,就越是适得其反。雪落姑娘受的苦也就会越多!”

    “那也不能由着他扮我去吓唬雪落啊!”封立昕有些气不过弟弟封行朗的行为,“他会把雪落吓跑的!”

    “他们之间,总要用一种方式来沟通的。”金医师看了一眼屏幕上跟安婶一起回房的雪落,“雪落选择留在封家,真够为难她的。其实这姑娘到是挺机灵,还知道找安婶求救。”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行朗把雪落吓跑!多好的姑娘啊!”封立昕想坐起身,却被那些仪器困住。

    金医师连忙上前扶按住了他,“大少爷,这样的过程雪落必须要经历!她要是能不避讳二少爷假扮的容貌而留下,才是能捂热二少爷那颗心的开始!也才值得二少爷去更好的珍爱她啊!”

    封立昕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很认同老金说的这番话。

    翌日。

    雪落是在安婶房间的沙发上醒来的。床上已经没有了安婶的身影,应该是早起做家务了。

    昨晚的那幕历历在目,雪落很想将它当成是一个恶梦,可看看这封家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提醒着她是真实存在的。

    微微的,雪落轻叹一声:既然自己选择了嫁给残疾的封立昕,为什么不能坦然的接受他的容貌呢?可是,可是他的样子真的好恐怖。

    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必须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即便不想跟他有进一步的亲密,照顾好他,总是她这个妻子所应该做的。

    洗漱之后,雪落想去厨房找安婶,看看有什么自己能做的。

    可却看到偌大的餐桌前,却坐着一个人。一个男人,正独自吃着丰盛的早餐。

    因为准备着给大哥封立昕做植皮手术,所以封行朗最近很注重自己的饮食。营养全面,并且有利于皮肤的保养。

    雪落不由自主的走近过去:男人的后背很遒劲,拥有着健硕的体魄;桀骜的短发黑亮健康,还有那露出的麦色手臂,劲实而强健,满是男人的力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