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春春春……心荡漾?
    这男人是谁?

    从男人露出的手臂和遒劲的背影来看,他是个健康的男人,应该不是封立昕。

    封家的家仆吗?

    应该更不是!哪有家仆会像个大爷似的一人霸占着餐桌吃独食的?而且早餐还相当的丰盛!

    那会是谁?

    隐约之间,雪落似乎想起来:三个月前,封立昕好像是为了救自己的弟弟而被烈火烧残的。

    他的弟弟好像叫……封行朗!

    一个神秘的,很少在媒体前曝光的金融大鳄。而且还脱离了封家自立门户。

    雪落想绕到餐桌前面去看看这个男人究竟长什么样时,就听到那邪肆又玄寒的讥讽腔腔。

    “这一大早的,你就这般春心荡漾的盯着我看……也太不矜持了吧!”

    春春春……心荡漾?自己哪里荡漾了?林雪落被男人的话气得无言以对:不就是想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样子吗!这男人怎么像只大孔雀一样,真够自傲自恋得可以!

    随着话声,当男人转过头来时,雪落神情一滞,连呼吸也在不经意间慢了半拍: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很帅!有自傲和自恋的资本!

    见这一对新婚小夫妻一早又杠上了,莫管家连忙上前来打圆场。

    “太太,这位是封家二少爷,封行朗。”莫管家不敢多说其它的。因为封行朗的那双眼眸里已经迸发出了凌厉而锋利的目光。

    原来真是封立昕一直保护得很好的弟弟封行朗!自己好歹也是他的嫂子,他竟然连称呼都不称呼她一声。真够没礼貌的!看来应该是被封立昕给宠坏的弟弟!

    “太太,这是您的早餐。”安婶把雪落的早餐送到餐桌上。

    可雪落却径直端起早餐的托盘朝厨房走去。

    “太太,餐桌那么大,您怎么不坐过去吃啊?”安婶用心良苦的想让这对小夫妻好好培养感情。

    “我不想跟没礼貌的人坐在一起吃早餐!”雪落淡哼一声。

    岂止没礼貌啊,简直就是轻薄。哪有小叔子第一次见面,就说她这个嫂子春……心荡漾的?自己哪里荡漾了!

    没礼貌?这个女人胆敢说自己没礼貌?想跟他封行朗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吗?她还嫩了点儿!

    看来昨晚的那通吓唬实在是太轻了!竟然没把这个女人从封家吓走!

    “安婶,我哥的早餐呢?”封行朗问。

    “哦,我已经做好了。这就去端。”安婶立刻折回厨房,将一个特制的托盘端送到封行朗的手上。里面装的是一些特殊的流食。

    一听说这些食物是给‘丈夫’封立昕准备的,雪落便放下了碗筷走了出来。

    “我来吧。”她觉得自己这个妻子比封行朗这个弟弟更应该去好好照顾封立昕。

    “你来?”封行朗冷眸相对,“怎么,开始装贤良淑德了?昨晚新婚之夜你竟然从婚房里跑出来了……可把我哥气得不轻呢!”

    昨晚的事,封立昕的确很生气:只不过生气的对象是他封行朗。而不是无辜的雪落。

    “……”雪落一阵语塞,小脸也不由得一红:昨晚的事,他怎么也知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