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羞得没脸见人了
    “立昕,是你在里面吗?”在浴室的门口,雪落还是顿下了脚步。温和着声音柔柔的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女人关爱的声音听着很温馨,但那声‘立昕’,却让封行朗微微蹙眉。

    似乎有些想听,女人叫他‘行朗’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媚?

    “立昕,需要我帮忙吗?”雪落又问了一声,见里面久久没有回应,着实担心身体残疾的封立昕一个人不能自理,“那我进来了。”

    自己是他的妻子,伺候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沐浴,也是她这个妻子应该做的。在心理上,雪落做不到去跟毁容的封立昕亲近,但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也算是尽她这个妻子的义务。

    还有就是,雪落心底对封立昕深深的愧疚之意:既然自己决定嫁给了他,就不应该在新婚之夜从婚房里跑出来,而丢下他一个人独自承受。想必他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而浴室里的封行朗,却选择了沉默是金。至于用意何为,那是显而易见的。

    他到想看看,女人在见到他后,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惊慌失措?亦或是春心荡漾?

    于是,男人的唇角微微上扬起一抹邪气的弧度。帅气养眼,却又匪气魅肆。

    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雪落看到了一个足以让每个女人动容的傲然体魄:男性的肌感之美,坦诚得毫无一丝一毫的遮挡。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黑亮桀骜的湿发上,湿漉漉的汇聚成顽皮的水滴,正顺着封行朗的颈脖流淌至胸前,从那小小的尖尖处继续向下,最终落入那伟岸的,唯美的,浓黑之中。

    这一刻,林雪落几乎都看傻掉了。说实在的,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故意要看封行朗那里的!

    这,这可是她跟封立昕的婚房啊!她真的不知道在浴室里冲凉的人怎么会是封行朗!

    或许只是,只是那些滴水太过顽皮,调皮的非要把林雪落的目光吸引过去,她的目光只是被动的跟着那些水滴的流淌而移动着……最终不知不觉的就看到了男人的关键部位。

    “封……封行朗,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雪落惊愕得语无伦次。

    “你什么你?看够了就出去吧。”封行朗不动声色的风轻云淡。

    他扯过一条浴巾,不紧不慢的裹在了自己的劲腰上,然后才开始用毛巾擦拭黑发上的水滴;好像被女人看光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任何心绪。

    可雪落的心却扑通扑通的加速狂跳个没完没了。像是被丢进了n头的小鹿,顿时心生起伏不定的涟漪,羞了她个大红脸。

    “对,对不起。”雪落只觉得自己的脸羞得火辣辣的。没敢多看一眼,便像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一样,急急火火的跑出了洗手间,一路朝楼下跑去。

    好吧,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的体魄真的很健壮很唯美;已经是大三的她,也选修过人体美术课,而如此一丝不着的男人身体,她还真的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心里犹如小鹿乱撞,雪落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自己怎么这么冒失啊,竟然误打误撞的看到自家小叔子的光着身体?而且还是她主动推门进去看的,真够羞得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