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孩子应该是爱情的结晶
    目送着男人端着早餐转身上楼去的挺拔背影,雪落的心莫名的一疼。她不知道自己的心疼,是因为男人那兄弟情深的话,还是男人深藏在骨子里刺骨冷意?

    理疗室里。

    封立昕喝了一口弟弟封行朗喂过来的药膳,有些乏力的开口道:“以后这些活儿,让安婶做就可以了。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去陪陪雪落呢。”

    “我已经联系好美国麻省总医院的烧伤科专家,你何时准备动身?”这才是封行朗最在乎的话题。

    “老惦记我的事儿干嘛,你应该带雪落去度蜜月。”

    封立昕又喝了一口药膳,“要是你们这次蜜月有了孩子,我一高兴,差不多就能养好身体动身了。”

    无疑,这是封立昕的缓兵之计。

    “孩子应该是爱情的结晶!我是不会让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怀上我封行朗的孩子的。”封行朗应得坚定又冷意。

    “行朗,雪落是个好姑娘。”封立昕长长的叹息一声,“为什么非要假扮我的样子吓唬她呢?你以真面目视她,她一定会真心爱上你的!不要太为难人家姑娘了。”

    “要我不为难她也可以,乖乖的跟我去美国接受植皮手术!”

    封行朗用雪落反‘将’了大哥封立昕一军。他不能让大哥继续跟自己玩缓兵计了!

    “雪落可是你封行朗的妻子。”封立昕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玩不过弟弟封行朗。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他从小脑子就比他好使。

    “那还不是被你给逼婚的!我都乖乖的听话结了这个婚,你是不是也得乖乖的跟我去美国?非逼我动粗可就不好了。”封行朗半威逼,半诱哄道。

    封立昕的目光再次的落在了那张照片上:悠悠,没有你的世界,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照片上的女人,让封行朗俊眉敛沉:为一个女人,大哥封立昕的意志竟然会如此消沉?

    原本雪落是想趁暑假期间去福利院做义工的。可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人妻了,照顾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应该更为首当其冲。

    所以,吃过早餐后,雪落便准备跟金医师的助手学习怎么给封立昕擦身。

    雪落刚要穿上无菌服,福利院那里就打来了电话,说是池院长病倒住院了。她连忙放下手上的活赶去了池院长所住的医院。

    在不被舅妈温美娟认可和接受的那一年多里,雪落每天都跟着池院长同吃同住。即便以后住回了夏家,池院长也会经常打电话关怀雪落。

    赶去医院才知道,池院长是为了那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募集善款时累倒的。可募集的资金加上医院的减免,还差十万块左右的缺口。可那个孩子的心脏瓣膜手术却刻不容缓。

    十万块钱对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弃婴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般的救命钱。

    可对那些富人来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的善举。

    雪落决定帮帮那个可怜的孩子,同时也算帮一下操心劳肺到累倒的池院长。

    雪落首先想到的,便是去夏家求善款。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去夏家为福利院的孩子们张口了。

    一般情况下,只要数目不大,舅舅夏正阳一般都会答应她的。因为夏正阳知道雪落这个外甥女心地善良。可这回真不巧,夏正阳出差不在公司。

    这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