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乖乖听话
    “以琴姐,你要陪我去封家?”雪落着实一怔。

    “嗯。毕竟你已经嫁给了封立昕,而封行朗又等在楼下。有些事并不是我爸能够改变的。你也别太为难你舅舅了!封家可不是我们夏家能惹得起的!所以我决定陪着你一起去封家小住几天,也算我们姐妹俩有难同当吧。”

    其实夏以琴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封行朗也。

    雪落默了。因为夏以琴的话说中了她心头的顾虑所在:嫁都已经嫁了,要是因为自己的一时赌气让夏家受到了牵连,也不是雪落愿意看到的。

    她决定看在封立昕的面子上,原谅封行朗一次。她会严肃的警告那个男人下不为例。

    一边是让她同情和怜悯的封立昕,一边是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小叔子封行朗……无奈的妥协!让雪落的心倍感凄凉。

    下楼时,雪落心绪万千。逃避不了,只能咬紧牙关跟魔鬼做斗争!任何人都会有软肋,他封行朗也不会例外。

    看到乖乖下楼的雪落,封行朗唇角扬起的那抹笑意着实迷人。但落在雪落的眼底,却是那么的欠揍。她恨不得咬上这个男人一口,好让他知道她林雪落也是有利齿的。

    “封少,雪落情绪不太好,我想送她回封家,您不介意吧?”不愧是本市的名媛千金,一句柔若无骨的话,让男人听着很是养耳,便无法拒绝。

    “那就有劳以琴小姐了。”封行朗微微一笑,讳莫如深。

    “封少,我也去,我也去。”夏以琪性格外向,想什么就说什么,向来都是口无遮拦。从她的言行举止中,一眼便能看出她对封行朗的爱慕和喜欢。

    封行朗依旧含着绅士般儒雅的笑意,不咸不淡的谩言:“我担心会挤着夏二小姐你。”

    “不挤不挤!我不怕挤!”一听就是个没城府的女人。

    “以琪!不许胡闹。”温美娟真是被自己的二女儿丢尽了脸。

    夏以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封行朗一行三人离开夏家,气得直跺脚:这个夏以琴,就知道跟她抢男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封二少对跪着舔他的女人不感兴趣!”夏以书冷声讽刺。

    本就憋屈了一肚子的火,听夏以书这么嘲讽自己,夏以琪瞬间便恼羞成怒,“夏以书,你这个贱蹄子,看我不打死你!”

    看着两个追逐斗架的女儿,夏正阳长长的叹息一声:还是儿子好啊!女儿都将是泼出去的水!

    法拉利的跑车只有两座,自然坐不下封行朗、林雪落和夏以琴三人。而雪落又不想去坐封行朗的车,所以夏以琴只能从夏家车库里开出了她的那辆红色宝马。

    夏以琴一双流转的美眸,时不时的紧紧盯着车后那辆若即若离跟着的玄黑色法拉利。有几次差点儿都闯了红灯。她着实被封行朗的无限魅力所折服了。她深深的感觉到:封行朗便是上天安排给她夏以琴的白马王子。

    其实有时候人的命运就是这么的奇幻:如果夏以琴不嫌弃被大火毁容的封立昕而嫁去了封家,那她现在就是名副其实的封家二太太了!只可惜,终究还是阴差阳错了。

    如果夏以琴知道了林雪落所嫁之人正是她暗暗爱慕已久的封家二少爷封行朗,指不定她会如何的捶胸顿足呢。

    “雪落,封行朗应该对你这个嫂子还不错吧?看他都来亲自接你了。”一切有关封行朗的话题,夏以琴都十分的感兴趣。

    雪落默了一下,家丑不可外扬,她实在不想提及这个话题。即便告诉了夏以琴,她也帮不了自己什么忙,便不想说出来让她听着困扰。

    “对了雪落,封行朗有什么兴趣爱好啊?或者有什么爱吃的?”夏以琴继续询问道。

    雪落是个聪慧的女人。从夏以琴问出了这些话,她便察觉到了夏以琴对封行朗有好感。

    兴趣爱好?欺负她这个嫂子,不尊重大哥,算不算?

    至于爱吃什么……一想到昨天自己为封行朗这个恶劣男人忙了一下午的美食,最后却被他羞辱一通,雪落就气得牙痒痒!

    “雪落?在想什么呢?”没听到雪落的应答,夏以琴又问一声。随后微声叹息,“不过你才嫁去封家没几天,不知道封行朗的喜好也是正常的。对了雪落,封行朗这个人好相处吗?”

    雪落又是一阵愤怒上涌。看着夏以琴那无比期待的目光,她红唇微勾,扬眉道:“应该挺好相处的吧!以琴姐,我觉得你跟他特别的相配呢!你,名媛千金;他,卓越出众……”

    在夸奖封行朗的时候,雪落觉得自己特别的昧良心。还卓越出众呢,简直恶劣到无耻!

    “是嘛?”夏以琴笑得楚楚动人,“怕是封二少眼光高,看不上我的。”

    相比较于夏以琪的心直口快,夏以琴则温婉淑女了许多。不过雪落还是能看出来,夏以琴在从后视镜看向宝马车后的那辆玄黑色的法拉利时,美眸里有浓浓的柔情蜜意。

    看来夏以琴真的看上封行朗了!

    雪落抿紧着好看的红唇,不由得也从后视镜里看向后面的法拉利。

    封家院落里。

    雪落依在夏以琴的身后。有她作陪着自己留在封家,或多或少会让雪落稍稍放松一些。

    然而,封行朗健步走了过来,用他高大挺拔的身姿横身在了雪落的跟前。

    “以琴小姐,谢谢你送雪落回家。晚上回去开车小心点儿。”简单直白的逐客令。说得绅士而温情,可实则冷情。

    夏以琴是圈内小有名气的名媛千金,当然听出来了封行朗的意思。他要她现在就离开封家。连喝口水的机会都不想给她。难免会心生落寂。

    “不谢的。”夏以琴生硬一声,“雪落,你要乖乖的,以琴姐回去了。”又温柔又淑德的劝说。

    “以琴姐,你别走!太晚了,你还是留下吧。正好我有话想跟你说。”

    雪落想上前一步去拉住夏以琴,却不想被封行朗健硕的体魄挡着;而且她右手的手腕被一只铁钳似的手紧紧的卡握住,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有话明天再说吧。这么晚了,别打扰以琴小姐回家休息。林雪落,你要懂事点儿!乖乖听话!”封行朗的俊脸依旧温润,只是说出的话却寒上了几分。

    这哪里像一个小叔子应该对她这个嫂子说话的腔腔啊?怎么听怎么觉得爱昧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