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很恩爱的在一起了
    虽说隔着一层人造皮肤,可封行朗还是能感觉到雪落那弹指可破的脸庞;居高临下的姿势,还便于他一眼就能看到女人胸前高高挺耸而出的白如凝脂般的圆浑柔美。

    纤瘦归纤瘦,不过女人还是很有料的。

    封行朗的呼吸变得粗重。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过女人了。

    “雪落,”他喃唤她一声,沧桑的声音带上了情韵,听起来也就绵耳了许多,他问:“我们还没行夫妻之礼吧?”

    夫妻之礼?雪落猛的一怔,立刻从封行朗的劲腿上抬起头来,局促不安的支支吾吾,“不,立昕……你别这样好不好?”

    同样是拒绝,但这一回雪落却拒绝得柔意绵绵的。让人听着都不忍心侵犯她。

    “你不是都已经嫁给我了吗?为什么不愿履行妻子的义务,跟我行夫妻之欢呢?是嫌弃我丑么?”

    女人小脸上蕴出的红霞,落在封行朗的眼中,着实的赏心悦目。他享受着她的局促不安,就像在看一只落在大灰狼口中的无助小羊羔一样,怎么看都楚楚可怜得让人心痒痒。

    “不,我不嫌你丑!我……我……”雪落支支吾吾的,“对不起啊立昕,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你用不着做什么心理准备。只要乖乖躺着,其它的事儿,我来就行了。”封行朗的话,染上了绯色的爱昧。虽说沙哑又苍老,但入耳却粘稠无比。

    雪落的脸红得更甚。几乎快滴出血来了。这男人都行动不便成这样了,怎么还惦记着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啊?实在是让雪落无语凝噎。

    “立昕,你别这样。我们能像朋友一样先相处着好吗?至少给我点儿时间。”雪落真的很难为情。

    “别叫我立昕!”突然,封行朗便轻厉一声。

    雪落一怔,茫然的看着封行朗,似乎觉得这个男人的眸光,总有那么点儿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叫你立昕……那我叫你什么啊?”雪落疑惑的问。

    封行朗微微侧过脸,沉声,“叫老公。”

    雪落抿了抿唇,似乎有些羞于启齿。让她突然改口叫一个陌生的男人老公,还真有些难为情。

    “还是叫封先生吧。”寻思起女人有可能怀有的不明企图,封行朗恢复了冷漠。

    从亲昵的‘老公’一下子跳转到疏离的‘封先生’,雪落淡淡的黯然,但还是顺从的叫了封行朗一声,“封先生。”

    “你嫁来封家,是被夏家所逼?”封行朗试探的问,“总不会是自愿的吧?”

    雪落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坦诚相待,“是我自愿的。我舅舅的养育之恩,我不能不还。立昕……不,封先生,我会尽心尽力照顾好你的。”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这辈子耗死在封家?”封行朗冷声问。

    一辈子耗死在封家?雪落低垂下了头,默了。

    是这个女人隐藏得太深太好,还是正如大哥封立昕所说的那样——她是干净的?

    总之,封行朗暂时还没能从林雪落的眼晴里读出贪婪、阴谋、欲望之类的东西。

    “行了,既来之则安之!雪落,既然你已经嫁进封家了,那就安心的做我女人吧。”不经意间,封行朗又看到了女人那肤如凝脂的丰绵,喉咙一紧,气血似乎不自控的下涌。

    雪落点头。她从矮柜上拿来了托盘,“封先生,我喂你吃晚饭吧。安婶给你炖了猪蹄,入口即化。里面富含胶原蛋白,可以促进细胞的再生。”

    试了一下温度刚好温口,雪落才将勺子送至封行朗的嘴边。

    封行朗抿过一口油腻的猪蹄汤。因为封立昕的饮食放了很少的佐料,实在是淡而无味。却在女人温婉的盛情下,不得不一口接一口的吃着。

    “立昕……封先生,以后就让我喂你一日三餐吧。行朗工作很忙,多给点时间让他休息。我能做好的。”雪落柔声一句。

    “怎么,你想疏离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内心或许是感动的,可说出口时,便成了冷漠。

    “不!不是!我想行朗他终究会娶妻生子的,我这个妻子比他更应该照顾你。”雪落连声解释。

    封行朗凝视着柔情似水的女人。或许她现在眼里还没有那种爱意,但她的柔美相当吸引人。连贯起昨天晚上脱下高跟鞋暴打小混混的场景,女人的韵味着实浓郁。

    “今晚我会留下。”封行朗冷不丁的说道。

    留下的意思是说,他今晚会睡在婚床上?那自己是不是要跟他同床共枕?

    雪落的脸顿时又燥红了起来。怎么办?是拒绝,还是从了他?

    能拒绝吗?自己可是他法律上的妻子!早晚都要跟他睡到同一张床上去的。

    其实封行朗的这个提议十分的冒险。因为这套人造皮肤道具,只有他的上半身。一上到床去,被雪落看到或是摸到他的下半个身体,便会露馅的。

    可封行朗却选择了铤而走险。露馅就露馅呗,大不了让她知道所嫁之人是他封行朗,而不是大哥封立昕。不过就这个小女人对他的恶劣印象,在她知道事实真相之后,她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欢呼雀跃?还是恼羞成怒?估计是后者居多吧!

    其实封行朗这么做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安抚生气中的大哥封立昕。好让他觉得:自己跟林雪落今晚很恩爱的在一起了!

    床头的台灯被关了。封行朗躺到了雪落的身边。他是合着衣服睡的。

    长臂探了过去,环在了雪落盈盈一握的腰际;封行朗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女人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你很怕我?”黑暗中,封行朗沙哑着声音问道。

    “有……有点儿。”雪落不仅仅是害怕,而且还紧张到不行。即便‘封立昕’如何的面目全非,但他终究是个男人。

    “别多想了。放松,深呼吸。我不会碰你。”封行朗安慰着怀中的女人。

    不会碰她?那,那环在她胸上的手臂算不算是在碰她?

    雪落的小挪动不断。男人的浓郁气息直直的往她鼻子里钻。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沁凉薄荷的味道。这个味道好像……好像跟封行朗身上的味道很像!

    估计是他们兄弟俩都喜欢同样类型的洗漱用品吧。

    “别乱动。”封行朗收紧的怀里的女人,钳锢着她的双手,让她无法触摸到他的身体。

    “立……立昕,我,我热。”虽说开了中央空调,可雪落依旧感觉到热得不行。

    “不许叫立昕!叫老公!”封行朗冷厉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