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爱惜点儿自己
    给他擦澡?雪落的红唇紧抿,没有应好,也没有拒绝。只是依旧逗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乖乖上楼去给封行朗擦澡的意思。

    要知道,她可是他的嫂子!哪有嫂子给小叔子擦澡的啊?

    见雪落留在原地不动,安婶着急的提醒着她,“太太,赶紧上楼给二少爷处理伤口啊!二少爷血流了那么多,得多疼啊。”

    或许雪落心里是担心男人的伤情的。毕竟封行朗是因为给她当了封一明那一刀才受的伤。可她跟他尴尬的身分,让雪落着实迈不开上楼的步伐。

    “我去找莫管家。”雪落连忙朝楼下的书房跑去。刚刚她跟莫管家一起送走那两个烧伤科专家的时候,听莫管家说过要去书房统计一下金医师的酬劳。

    莫管家果然在书房里。

    “莫管家,行朗的肩膀又流血了,你快上楼去给他包扎一下。顺便帮他擦个澡。”

    雪落在说前面的话时,莫管家因为紧张封行朗的安危俨然已经合上账目站起来了,可一听后面雪落说‘顺便帮封行朗擦个澡’时,莫管家又坐了下去。

    擦澡不是她这个妻子应该做的吗?刚开始,莫管家还是挺同意封行朗以封立昕的名义来征婚,至少这是一个捷径,可以分辨出女人嫁来封家的意欲何为。

    但在莫管家感受到雪落是个善良又温婉的好姑娘时,他又开始同情起雪落的遭遇。不受二少爷这个丈夫待见的日子,可难为这个善良又坚韧的好姑娘了!

    “太太,我这儿还没忙完呢,还是你上楼去给二少爷擦个澡,处理一下伤口吧。伤口发炎了可不好。”莫管家再次翻开了账本,并埋头认真的计算起那一串串的数字来。

    “……”着实把雪落给愣住了:平日里莫管家那么上心封家少爷的安危,今天这是怎么了?

    “莫管家,你先去帮封行朗处理伤口吧。完了再下楼算账不迟啊!”其实雪落还想补充一句:这些账目比封行朗的伤情还重要吗?

    “太太,我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还是你去给二少爷处理伤口比较好。快去吧,别让二少爷等太久了。”莫管家竟然开始催促起了雪落。

    没能请得动莫管家,雪落只能去找安婶。却没想安婶说要给封立昕准备明天的药膳,不得空。

    这分明是在逼迫她林雪落上楼伺候那个拽得二五八万,且对她这个嫂子不尊重的倨傲又无礼的家伙啊!

    寻思封行朗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雪落咬紧贝齿,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楼去了。

    果不其然,封行朗果真霸占在她的婚房里!这个男人怎么连一丁点儿的男女授受不亲的理念都没有啊?大哥和嫂子的房间,他怎么想进就进,丝毫没有一丝的难为情!

    雪落真是服气了这个毫无‘礼数’观念的男人!

    沙发上的男人已经脱去了染血的衬衣,赤着上身自斟自饮着。

    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中,摇曳着少许红色的酒液,像个贪婪的吸血鬼之口;不知道是想吞噬男人内心的寂寞和忧伤,还是想将更为困苦的凄凉之意传达给饮酒之人?

    所以这世间才会有那句:借酒消愁愁更愁!

    “怎么,让你上楼来给我擦个澡,这么难?”一个仰脖,封行朗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不知怎的,当雪落看到眼前的这个浑身包裹在深深压抑中无法自救的男人时,她却没了怨言,也不想再批评或是争辩什么,而是默默的走到封行朗的身边,开始查看他左肩上的伤口。

    伤口上的膏贴已经被他扯掉了。艳红的鲜血染污了他半个左肩。雪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她真的无法想像男人在撕掉那张伤口贴时会有多么的疼!这男人的身体难道没有痛觉吗?

    “雪落,陪我喝一杯!”封行朗的劲臂一勾,雪落便半滚进了他的怀里。

    雪落用双手抵着他健壮的胸膛,柔声轻斥:“封行朗,你别闹了!你的伤口在流血呢!”

    “没事儿!这点儿小伤,死不了人的!”封行朗将头埋在了雪落的双柔之间,很安静。没有其它过分的动作,只是静静的舒缓着压抑了多月的悲凉殇意。

    雪落没有动,也不敢动。她怕自己不经意间的小动作会刺激到男人野兽的一面。还有就是,她也不忍心将他推开……

    封行朗的劲臂将她盈盈一握的腰揽抱得更紧。紧得他的脸和她的胸几乎是无缝隙的贴合。

    雪落突然觉得,这一刻的封行朗,温顺得像个听话又乖巧的孩子。只是男人那健壮的体魄,还有紧勒在她腰际,几乎逼得她呼吸困难的力量在提醒着她:怀里正抱着她的男人,是个危险的成年男子。

    安静了半分钟后,怀中的男人有了动静:他在她胸上不规则的拱着。似在寻求更多的安慰,还是在……在轻薄她?

    这算是男人高技巧的轻薄么?雪落不想往不好的方面去联想。可是……可是女人敏感之极的地方被一个成年男人这么用脸和唇拱着,想不让她有不好的想法都难!

    “封行朗,你别这样……我先帮你处理伤口吧,还流着血呢。”雪落推开了霸占着她一双绵软的男人,瞬间羞红了整张脸庞。红扑扑的,像被慰烫了一般俏丽。

    雪落的动作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第二次弄疼男人的伤口。跟小邢医生学过一回,所以动作还算熟练。雪落从急救箱里拿出了新的伤口贴给封行朗贴上。

    “给你贴好了,你可要小点儿!身之发肤受之父母,你就不能爱惜点儿吗?”雪落忍不住轻怨了男人几句。因为她能看出来,刚刚伤口的迸裂,完全是因为他在外面时,用力过猛所导致。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给自己处理伤口的雪落,喉咙一紧。眸光染上了说不出色调的情韵。

    雪落在不经意间对上了男人的眸光,心头立刻像丢进了几只小鹿似的加速狂跳起来。她连忙侧过头去,不自然的喃喃一声,“我去给你打盆温水。”

    雪落几乎是逃进洗手间的。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想平静下那凌乱的心绪。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就意乱成这样?难道说自己真会像那个男人跟她初次见面时,对她所说的那样:是她对那个男人春心荡漾了吗?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自己又没疯!他可是自己的小叔子啊!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