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我拜金!爱钱!
    还当他是小叔子呢?封行朗的眉宇微微上扬,觉得似乎很有趣,可似乎又觉得有那么点儿微微的泛酸,想发燥又发不出来的憋闷。

    想到当初以封行昕的名义征婚,寻思着应该不会有什么正常的女人愿意嫁进封家来。却没想林雪落这个看似正常的女人,却做了这般不太正常的行为。

    “说说你嫁进封家的目的吧?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我只想听实话。”

    封行朗不似盘问的盘问口气,至少他这个态度雪落还是难道接受的。毕竟在雪落看来,没人能比封行朗更关心和维护他大哥封立昕的身体和地位。

    “图钱呗!我拜金!爱钱!”既然不让她说得冠冕堂皇,那把自己说得畏琐卑鄙些,或许这个男人就能信了吧。

    或许连雪落自己都很难相信:自己嫁进封家,就只是为了解舅舅夏正阳的燃眉之急,以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做不到跟封立昕去亲近,那就好好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尽到她一个做妻子的义务和责任,仅此而已。至于封立昕的钱,跟她林雪落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手有脚,养得活自己。

    一句听起来很像实话的话,也许未必就是实话。

    封行朗斜眸扫了雪落一眼,声音微凉,“放心,我会满足你这方面的喜好。”

    “……”男人的话,到是让雪落微微呛了一下。满足她哪方面的喜好?爱钱的喜好?

    以为封行朗会把她大肆的羞辱和挖苦一番,可他却没有。竟然还说要满足她的喜好?看来他为了他大哥封立昕,到是挺热心肠的。

    “后背上很疼么?”封行朗浅声问。轻悠的,带着微量的磁兴浑厚。

    话风突兀的跳转开来,雪落还有些不习惯。封行朗这个男人因太过关心自己的大哥,从而爱屋及乌的关心上了她?可刚刚他还嘲笑自己的皮比他要厚,所以才给他挡下那烫人瓦罐的。

    雪落感觉了一下,还是火辣辣的炙疼着。她只能祈祷不要起水泡,不然留下块疤痕就难看了。爱美之心人人有之。留不留疤的,又有谁会在乎呢?也许留下块疤痕,才跟封立昕更配呢!

    “不疼。”雪落淡淡的应道。便默了,侧头看着窗外疾驰的景致。

    下一秒,雪落感觉到座椅的靠背在往后倾着,她这边的空间更大了一些。是封行朗在替她调整靠背,以避免她的后背跟座椅的靠背贴得太近,因为那样会疼。

    雪落的心莫名的慰暖了一下。可男人接下来的话,将她前面的感动一笔抹去,只剩下牙痒痒了。

    “最好把衬衣脱下,会磨到伤口。落下疤痕就不美了。”封行朗说这番话的时候,特别的温情。

    雪落警惕的用双手抓紧自己身上的衬衣,朝封行朗怒目圆瞪过来,一副‘你敢’的防备样儿。

    女人凌厉又可爱的模样,让封行朗的唇角不由得上扬起一抹好看的弯弧:偶尔逗逗这个女人,其实也挺有趣。至少在这一刻,心情不会太过压抑。

    法拉利如离弦之箭,朝着封家呼啸疾驰。要说治疗烫伤的药,想必普通的医院里的都没封家好。而且一个女人的后背,岂是那群闲杂人等可以去看去摸的?要来也应该是他封行朗亲自来。

    跑车稳稳的停在了封家的院落里。雪落刚一下车,男人便健步过来,二话没说便将女人再次扛上了自己的肩膀。

    “封行朗,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雪落着实羞愧难当。一个小叔子在封家人面前肩扛她这个嫂子,万一被封立昕看到了,那成何体统啊。还要不要让她林雪落活了。

    稳健的步伐迈进客厅,安婶便迎了上来。封行朗肩膀上的雪落就更加难为情了,对他又捶又打,“封行朗,你干什么啊?快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脚,会走路!”

    而这一切落在安婶的眼底,却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

    封行朗半赤着上身,挺拔而健壮;娇小的雪落被扛在肩膀上,而且还穿着封行朗的衬衣。安婶不不知道他们小夫妻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这爱昧得你侬我侬的打情骂俏方式,安婶是打心眼儿里欢喜的。这二少爷和二少奶奶终于在向和睦相爱的方向发展了!

    实在是太好了!这样看来,大少爷匆匆忙忙给二少爷安排的这门婚事,还是挺值当的。雪落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

    挣扎不开封行朗的劲臂,雪落只得向安婶求救,“安婶……安婶,帮帮我……”

    安婶却只是微笑,好像在说:太太,我不帮你,才是最好的帮你。你早点儿跟二少爷圆了房,才是大喜事一桩啊!

    见安婶不但没帮自己伸张正义,反而笑得那么的为虎作伥。雪落心里一片悲凉。这封家人,包括安婶和莫管家,都对封行朗护短到毫无原则。好像任由封行朗欺负她这个嫂子似的。

    雪落现在难免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样的下场,自己当时就不应该逞什么英雄,去给这个男人挡下瓦罐。由他被烫伤烫死得了!反正受疼的人也不是她林雪落!

    现在好了,自己当时的关切行为,换来的却是这个男人变本加厉的欺负自己。雪落这心里难免又生凄意。

    在路过二楼的医疗室时,雪落突然扯着嗓子大声喊叫了起来,“立昕……救救我……你弟弟封行朗又对我无礼了。”

    雪落并不想打扰封立昕的休养,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对封行朗起到一定的恐吓作用,从而让他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

    “林雪落,你喊我哥干什么?”封行朗厉斥一声。自己只是想给她涂些烫伤膏,这个白痴女人竟然喊自己的大哥求救?

    “封行朗,你放我下来……”见这样的叫唤起了效果,封行朗有所顾忌了,雪落又连喊好几声。

    “等上完了药,我会放你的!”封行朗没有理会林雪落的叫嚣。

    或许在他看来,这样打俏骂情的方式,才是大哥封立昕更愿意听到的。一个很好的秀恩爱方式!

    婚房里,依旧延续着喜庆的气息。

    封行朗手上拿着烫伤膏,在跟一脸警惕并紧拽着身上衬衣的雪落对峙着。

    “只是给你抹点儿药,别搞得像我要强监你似的。”封行朗冷声。

    “你放那儿吧,我自己会抹!”雪落警惕一声。

    “可我偏要帮你抹呢!”封行朗厉声邪肆。